广告
加载中

满帮货拉拉抢筹IPO:6万亿公路货运市场背后的数字化战争

懂财帝 2021/07/12 11:51

互联网科技浪潮与资本风口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今年以来,沉寂许久的公路货运赛道再起波澜。5月13日,福佑卡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F-1招股书,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

紧随其后,满帮集团也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击,且动作更快。6月22日,代号“YMM”的满帮集团登陆纽交所,首日收涨超13%,市值突破230亿美元,成功拿下“货运第一股”的称号。

不过,行业战事并未因此而结束。次日,有媒体报道,货拉拉已经以保密方式提交赴美IPO申请,寻求筹资至少10亿美元。

除此之外,据悉,目前滴滴、京东物流、顺丰等巨头均已进入同城货运领域,并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还值得注意的是,携L4级卡车无人驾驶技术的图森未来、智加科技等AI科技玩家也正虎视眈眈,意欲彻底颠覆传统的商业运营模式。

资本热钱持续涌入,多方势力交织缠斗,加上近期中央掀起的网络安全监管风暴,6万亿公路货运行业或即将迎来一场洗牌大战。

1

城际货运双雄

6月22日晚,美国纽约百老汇大街纽约证券交易所内,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张晖敲响了代表着股票成功上市的铜钟。

这一刻,他脑海里或许回想起的是八年前与程维、王刚那一次喝茶聊天的情景。

程维:“运管处的人找我们谈,希望能做个货运信息匹配的信息平台,市场很缺这个。”

王刚:“滴滴做的是人车匹配,物流市场也可以货车匹配。”

而彼时,从阿里离职的张晖正寻找新的创业方向。“老上司”王刚的一番话,使得“做一个货运版滴滴”的想法迅速在他心中萌发。

作为实干派,次月,张晖就联手此前的阿里同事苗天冶,揣着王刚给的80万元天使投资,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荣大厦创建了运满满。

冥冥之中,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同时期,距离华荣大厦仅7公里路程的康馨花园,单丹丹的丈夫王宏鑫正率领着福佑物流在货运行业中拼杀。但当时,运满满想要先做城际货运,而福佑物流则专注于空运,因此双方并没有交集。

不过,在1600多公里之外的西南重镇成都,运满满未来的强劲对手——货车帮正以迅猛之势崛起,其已上线了中国第一个同时面向司机和货主的货运交易平台。

将视野扩大到行业,互联网浪潮在中国奔涌了那么多年,为何直到2013年,货运行业首个在线交易平台才姗姗来迟?

宏观来看,中国的公路货运行业主要分为整车、零担、快递三个细分市场。其中,零担物流和整车物流市场占行业比达86%。

然而,另一个客观现实是,零担、整车物流市场的进入门槛极低,这导致行业长期处于高度分散、复杂且效率低下的状态。据统计,小型车队与个体散户掌握了全行业60%以上的运力,但他们接单方式则是去线下物流园区“找活”。

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曾回忆起在成都考察时的情景,“货车司机一大早就在信息大厅的小黑板上寻找货源信息,平均3–5天得到线索,之后再开着空车去装货,一来一回空载几十甚至上百公里。”

此外,回顾科技浪潮演进史,在2010年之前,以腾讯、阿里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们的业务大多还只集中于社交、电商、信息流等领域,互联网对于线下实体产业的改造还没开始。

货车帮联合创始人唐天广曾提到,“我们面对的用户群体完全没有被互联网化,更不要说移动互联网化,就像在沙漠里面建一个拉斯维加斯。”

灼识咨询发布的研报显示,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公路运输市场,2020年市场总规模达到6万亿元,但数字货运平台的GTV仅占整个公路运输市场的4%。

另外,研报还称,预计到2025年,数字货运平台GTV占比将增长至18%,仅以2020年的市场规模计算,其未来的增长空间至少在万亿元以上。

营销推广出身的张晖早已洞察到了这一市场机遇,他迅速推出了货运运力调度软件。当时的统计数据显示,不到两年内,运满满的用户规模就突破了百万,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卡车调度平台。

但商业版图持续扩张的同时,也引发了价格战,行业老大运满满与行业老二货车帮为争夺客源,疯狂在多地补贴烧钱。

不过这一次,由于监管部门多次约谈,加上已经历过共享出行大战的投资人们不愿意再次看到无序竞争的局面出现,南京的运满满与成都的货车帮很快就决定握手言和,成立满帮集团。

另一边,单丹丹于2014年回归物流行业,创办了福佑快运。次年,福佑快运砍去了全部的零担和空运业务,开始all in整车业务,福佑卡车就此诞生。

公开资料显示,在中国目前的城际公路货运行业,满帮集团与福佑卡车已是最大的两个数字化货运平台。

据招股书,2020年,按照平台总交易额(GTV)计算,满帮称自己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按收入计算,福佑则表示自己是中国最大的技术驱动型公路货运平台。

2

货运版阿里VS货运版滴滴

拆解满帮集团与福佑卡车的IPO招股书能发现,两家公司其实是完全不同的物种。

从业务结构来看,满帮实际上做的是流量型生意,是一个信息撮合平台,其盈利主要来源于供货商交付的金额与付给货车司机之间的差额,可以比喻为“货运版阿里”。

2020年,满帮集团营收为25.81亿元,Non-GAAP净利润为2.8亿元。2021Q1,其营收为8.67亿元,同比增长97.7%,Non-GAAP净利润为1.1亿元,同比大增324.4%。

业务规模方面,2020全年,满帮的GTV为1738亿元,约占中国整个数字货运平台总量的64%。期间,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在货主端,截至今年3月底,满帮平台上货主MAU为140万。

不过据财新报道,满帮集团的货运经纪服务业务的本质是开票业务。2020年,来自开票业务的净收入高达14.3亿元,占满帮总营收超过一半。此外,由于得到了以政府补贴形式退还的增值税,同期,满帮得到的退税收入为9.4亿元。

对此,一位资深的物流行业人士表示,这一利润模式高度依赖于政府补贴政策,盈利空间有限且并不稳固。

而满帮集团也在风险提示中提到,“如果在未来不能获得此类补贴,满帮集团的货运经纪服务对财务业绩的贡献将会出现重大不利影响。”

与满帮的商业模式对比,福佑卡车更偏向重资产,其会介入货主与司机的交易当中,通过算法给运单定价、分配订单,并把控交易的全流程,其盈利来源为赚取货主与司机间的价差,更像是“货运版滴滴”。

受此影响,福佑卡车目前的盈利能力弱于满帮。2020年,福佑卡车营收为35.66亿元,经调整净亏损为0.8亿元,毛利率为3%。而满帮的毛利率则高达49%。2021Q1,福佑卡车实现营收11.83亿元,同比增长76.1%。

在用户数量方面,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福佑卡车累计服务了11174家客户。在承运端人,福佑卡车平台注册司机已达到90.55万人。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专注于整车市场,福佑卡车营收结构中大客户的贡献占比较高。招股书显示,2020年和2021Q1,德邦快递、京东物流、顺丰三大客户总计分别贡献了55.8%和45.3%的总营收。

但据报道,福佑卡车目前正发力SME(中小型托运人)业务,且已有成效。

总结来看,商业模式并没有绝对的优与劣。满帮构建的信息撮合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公路货运行业长期存在的信息差,福佑卡车则在整个物流系统、运力调度、路线规划等货运产业链环节实现数字化转型方面做出了贡献。

毫无疑问,满帮与福佑卡车都是当前中国公路货运行业互联网化、智能化转型的优秀科技样本。

3

整合还是颠覆?

以宏观视角看,满帮的上市并不意味着公路货运行业战事的终结。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8月,满帮收购了省省回头车,开始进军同城货运领域。11月,满帮又依托新品牌“运满满”继续加码同城货运业务。

但同城货运赛道早已是一片红海,货拉拉、快狗打车等早期玩家均拥有一席之地。滴滴则后来居上,在短时间内成为了头部玩家。

据媒体报道,目前滴滴货运日订单已达10万,并已覆盖至19座城市。其中,在最早进入的成都、杭州等地,滴滴货运的市场份额已超过50%。估值方面,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滴滴货运最新估值已达28亿美元。

此外,顺丰已启动同城货运品牌“顺陆”。截至目前,其平台注册司机数超过71万,日活司机近20万。

有意思的是,正当满帮深入同城货运行业腹地,寻求新的增长点之际,货拉拉也开始进攻满帮的大本营城际货运。艾瑞网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货拉拉长途大货车业务范围已覆盖116座大陆城市,包含全中国所有一二级物流节点。

回顾历史,一般来说,行业互联网化的终局就是现有资源的整合,最后出现寡头平台。但科技公司们显然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当前,图森未来、智加科技等AI玩家们正携L4级无人驾驶重卡技术意欲重塑公路货运产业的运行法则。

以图森未来为例,其预想的商业路径是创建无人驾驶货运网络,接入自有或承运人、车队拥有的自动驾驶卡车,为货主提供按里程收费的货运服务,向车队所有者提供TuSimple Path订阅服务。

资本市场无疑希望看到“货运版特斯拉”的诞生,因此,即便图森未来目前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但截至7月9日美股收盘,图森未来市值为114.9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45.02亿元。

除此之外,据彭博社报道,日前,亚马逊正与智加科技洽谈,亚马逊或将有权以每股46美分的价格收购智加科技20%的股份,同时亚马逊还下单了1000套自动驾驶系统。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与中国相比,在美国,货运物流的商业模式早已经成熟。

如CH罗宾逊物流不仅是美国排名第一的数字化卡车运输公司,其业务还涉及航空运输、航洋运输领域。2020年,其营收达到162.07亿美元,净利润为1.73亿美元。但截至7月9日,其市值为123.91亿美元,低于满帮集团的市值。

这主要因为,中国公路货运数字化还处于初步的探索阶段,面对庞大的6万亿增长空间,投资机构们愿意提前给出一定的溢价空间,而这也吸引着众多中国独角兽们奔赴美国资本市场。

不过,对于想要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与AI科技玩家们而言,近期中央掀起的网络安全监管风暴绝不容忽视。

7月5日,国家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发布了对“运满满”“货车帮”网络安全审查的公告,要求审查期间停止新用户注册。7月9日,网信办要求下架包括滴滴货运司机等25款应用。

此外,国家网信办最新发布的通知要求,掌握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有相关专业人士分析,短时间内,货拉拉、福佑卡车等互联网货运公司将不会选择登陆美股市场。

显然,在监管日益趋严的大背景下,互联网货运玩家们要想吃到蛋糕红利,合法合规是基本前提。

总的来看,套上监管的“紧箍咒”最终还是有利于行业与公司的健康长期发展。毕竟中国公路货运行业的数字化故事才刚刚开始。

注:文/懂财帝,文章来源:懂财帝,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懂财帝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