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卖身或许是叮咚买菜最好的选择?

唐伯虎 2021/07/02 09:35

2021年6月29日,叮咚买菜正式以“DDL”为证券代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市值超55亿美元。

四年时间,叮咚买菜终于上市。而在叮咚买菜上市前两天,每日优鲜抢先破发上市,以自残的方式打击了对手。

紧接着,叮咚买菜的IPO目标大幅度缩减到此前的1/4,仅计划募资最多9440万美元。要知道在每日优鲜大秀之前,这个目标是3.57亿美元。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两大生鲜巨头流血上市,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最后只能说出那句:“从此刻开始,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

伯虎财经想和大家聊聊,为什么叮咚买菜上市后暴涨,随后股价一路下跌?大势面前,是缴械投降还是All in到底?

枪声打响,没有人能毫发无损。

1

危险

叮咚买菜的上市之路可谓坎坷。

尽管融资10轮,获得高榕资本、老虎基金、软银等数十家知名机构的投资。美股下跌,中概股动荡,诸多IPO项目时间表撞上再加上同行打击,一切并非顺利。

82个财务模型的版本 ,4次递交招股书,最后一次递交的时间是北京时间凌晨5:25:20,距离规定递交的时间期限不足20分钟。

叮咚买菜联合创始人俞乐回忆,上市可谓惊险。

在巨头入场前,盒马、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三足鼎立。这家备受瞩目的公司,却在上市这天经历起伏,让人捏一把汗。

其开盘报28美元/ADS,最高价达29.34美元/ADS,涨幅约24.85%。但随后股价一路下跌,一度跌破发行价,最低价达23.01美元/ADS,最终以0.09%的涨幅收盘与发行价持平。

“怎么跌得这么严重?”一位用户震惊。上市股价一路下跌,行业并不看好。

梁昌霖在IPO现场的演讲分享中,他用这句话结尾:“从此刻开始,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

在军营从军12年后,梁昌霖选择了创业。2003年正值母婴市场火热,他见势创立母婴社区丫丫网,2008年,丫丫网开始扭亏为盈,成了中国最早盈利的母婴网站。2016年,公司被好未来集团收购,当时丫丫网的年净利润已经达到了2650万元。

2014年,梁昌霖创立了叮咚小区,4年时间推出了各种到家服务,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2017年,梁昌霖才最终确定家庭买菜方向,把“叮咚小区”改名为“叮咚买菜”。

不得不说,梁昌霖韧性非常强。创业多年,最终确定生鲜赛道并死磕到底。他把任正非视为偶像,试图一手把一个小公司变成让世界瞩目的生鲜巨头。

可玩家们的陆续入局,也让这块“蛋糕”越来越难分。

虽然招股书上的营收不断增加,但截至目前,叮咚买菜尚未实现盈利:2019年,叮咚买菜净亏损18.734亿元,2020年的净亏损为31.769亿元。

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3个月,叮咚买菜的净亏损13.847亿元。不到三年,亏损已超64亿,并且在此之前,叮咚买菜已经花光了20亿。

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叮咚买菜打法过于激进。

基本都知道,生鲜领域只要铺量、砸钱、做好最后一公里,基本就能打好这场持久战。

但目前来看,叮咚买菜在铺量上就已经扑街。据公开数据显示,叮咚在全国29个城市都进行了布局。

然而,城市的扩张只能算作进入,而无法做到“覆盖”。因为29个点,只能勉强抵得上北上广一个城市的覆盖数。叮咚买菜要想覆盖北上广,还需要时间。

一个仓无法孤立在一个城市存在,它背后就等同于供应链+营销+运营+物流等环节的一整套业务体系。

截至2021年Q1季度,叮咚买菜在全国29个城市建立了950多个前置仓,其中21个城市为2020年新进入。

众所周知,叮咚买菜的前置仓目前属于行业内运营成本最高的仓,因为每个都配置了数量远超行业标准的加工人员,包括水产加工处理、蔬菜按规格分包等,以及自营自养的配送骑手。

这也就意味着,叮咚买菜要承担着巨大的运营成本。在小城市的那零星几个仓,难以产生正向营收,就连大本营上海也尚未取得以市为单位的区域性盈利。

说到钱这块,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叮咚买菜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均为负值,分别为-9.64亿元、-20.56亿元、-10.15亿元。

巨额支出,现金流为负,叮咚买菜危险重重。

而在最后一公里,叮咚买菜不仅猛砸钱打造前置仓,也在SKU上坚持产地直采。

截至今年一季度,叮咚买菜SKU总量超过12500个,而在整个商品大类中超过85%都是产地直采。叮咚买菜甚至还在云南、贵州等生鲜原产地投建了多个合作种植/养殖基地。

如此重模式的运营,使得叮咚买菜入不敷出,盈利成了难题。

此外,透过招股书可以看到,梁昌霖花的钱大多在营销上,促销补贴占了非常高的比例,而该投资很难转化为自己的竞争壁垒。

消费者往往是冲着叮咚买菜的补贴下的单,一旦没有补贴或梁昌霖提供的补贴低于其他APP,这些人很快就会毫不犹豫地转向竞争对手怀抱。比拼一分钱买菜,谁能玩得过谁一目了然。

难不成,叮咚买菜要效仿京东融资百亿长线奋战?但京东做的是多大的生意?估计能顶得上叮咚身处的生鲜产业的整体规模了。

2

金主的心思

战争搅动的不只是战局中人的心,还有追逐利益的资本。

关于本次上市,有媒体评价:“这些投资机构的目标只有一个:绞尽脑汁把叮咚买菜弄上市,然后套现走人。”

尽管,梁昌霖在IPO现场表示上市不是为了圈钱,但从叮咚买菜历轮融资来看,叮咚确实缺钱了。

据公开数据披露,叮咚买菜先后完成了10轮融资,累计数十亿美元。

2014年,叮咚买菜获得了好未来集团、涌铧投资的天使轮融资;

2018年,是叮咚买菜的融资高峰期,一共融资5轮,高榕资本、达晨创投、老虎环球基金、红星美凯龙等6家机构进行了投资;

2019年,叮咚买菜依旧靠融资造血,进行了2轮融资,此时今日资本入场,数家投资机构投资。

从以上融资列表来看,说叮咚买菜是“当红炸子鸡”也不为过。

甚至乎,高榕资本合伙人韩锐表示投资叮咚买菜从首次见面到打款只用了13天。

可到了2020年,叮咚买菜已经拿不到融资。

这一年,叮咚买菜收入反超每日优鲜,并在2020年一季度借助疫情拉开差距。可亏损一直存在,2020年叮咚买菜净亏损为31.77亿元,相比2019年的净亏损18.73亿元,同比增长了70%。

同年,美团、滴滴、拼多多等巨头入局社区团购,这也对企业在一级市场产生较大的扰动,影响一级市场定价,直接导致了叮咚买菜融资后劲不足。

2021年,叮咚买菜又进行了两轮融资。4月,今日资本、红杉资本等14家投资机构入股。5月,软银集团投资了3.3亿美元。

回顾叮咚买菜融资过程,近一年非常艰难。

而最早期的机构投资方高榕资本,加投3次也在2019年后的几轮融资中都不再参与。

截止2021年5月底,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融资次数均在10起及以上,融资金额在即时生鲜电商竞争者中排名前列,分别为21.7亿和10.3亿美元。

每日优鲜主要投资者为老虎环球基金、青岛国资委、腾讯等,背后有国资和互联网巨头身影。而叮咚买菜主要投资者则为老虎环球基金和软银集团。

从叮咚买菜的投资机构来看,具有产业背景的资方屈指可数。

换句话说,这些投资机构的目标只有一个:绞尽脑汁把叮咚买菜弄上市,然后套现走人,因为他们没有将叮咚买菜嫁接自身资源的可能性。

回看叮咚买菜上市数据,上市首日开涨超19%,表现看傻一众投资人。

叫人哭笑不得的是,由于叮咚买菜的代码DDL与滴滴的代码DIDI相似,导致很多美国散户投资者错把叮咚当成滴滴。

甚至,某知名投资人还在朋友圈提到,“好像美国有些投资人把叮咚买菜的股票代码当成滴滴的了。”

随后,涨幅迅速收窄,收盘时仅微涨0.09%。由此来看,叮咚买菜此番上市多数人不看好。赚不到钱,一直是生鲜电商行业的大难题。

方正证券去年8月曾做过一个统计:全国4000家入局者,95%亏损,4%持平,只有1%盈利。那95%亏损的玩家,大部分都被淘汰出局了。

与盒马不同的是,叮咚买菜没有和腾讯、阿里等战略资本绑定,这也导致叮咚没有足够的弹药和巨头们对战。

可话说回来,为什么高榕资本、今日资本、软银都表现出对叮咚买菜的信心?

投资人捕猎的时候到了。

晚点LatePost就曾报道过那些接触过兴盛优选的投资者,这些投资人释放出足够的热情,是因为想要从中捕捉获得财富的机会,在巨头的真金白银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看好兴盛未来的命运。

“主战场长沙被分流,员工被撬走,你说有半点让他开心的事情吗?” 一位想接触兴盛优选的投资者说道。

话锋一转,他接着说,“我们不在意一家公司生死与否,我们是在整个赛道里寻找可投资标的。”

资本不会担心某一家公司的命运,他们担心的是赚不到钱。有人快速地逃跑了,兴盛优选的一位股东开始私下出卖它的股份;有人还在试探,在赌最后的参与机会,“被巨头收购也不是个坏选择”;有人在调研完这些创业公司后,转手买了拼多多和美团的股票。

那么,叮咚买菜的结局是什么?

3

卖身不是个坏选择

“今天开始忘记我们的股价,让我们一起奋斗,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做时间的朋友,创造长期的价值。”

这是多无奈,才会说出这番话。

在美团、拼多多等众多拥有强大的流量入口平台夹击下,叮咚买菜砸广告砸了多少钱,才有今天的成就,说不在乎股价是不可能的。

共享单车最终卖身给巨头的前车之鉴,同样也会在社区团购上上演。没有背景的叮咚买菜难逃相同的命运。

叮咚买菜上市后,资本套现退出在伯虎财经看来是正常操作。

没有了资本的支持,叮咚买菜如何讲好增长故事是梁昌霖焦虑的事情。

为了实现增长,叮咚买菜今年推出了儿童食品专区和“快手菜”业务,通过增加毛利较高的预制菜品,提高客单价,作为配套设备,叮咚买菜的线下鲜食店也在试点中,后续熟食、热食等毛利更高的新SKU。

叮咚买菜或许想用局部亮点的放大,来弥补品类覆盖上的不足。

回到盈利上,如今叮咚买菜不仅在供应链、营销上猛砸钱,在团队架构上,截至2021年一季度,公司共有全职员工3098名,产品开发人员就达到1320人,占比43%。

在伯虎财经看来,三年还没盈利,不仅距离梁昌霖自己一年盈利的预估差距有点大,对比同行的差距也很大——盒马在去年9月份就宣布在上海、北京的门店已经实现全面盈利,且这两个区域的线上占比已超过75%,预计明年可以达到90%。

留给叮咚买菜的压力,并不小。

再环顾如今战局,叮咚买菜被挤压,即便不卖身也步步维艰。

在巨头入场前,盒马、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三足鼎立。而巨头入场后,格局完全改变。

美团、滴滴等原本与生鲜电商毫不沾边的外卖、出行类互联网企业也从本地生活角度切入生鲜电商,分别推出美团买菜与橙心优选。

2018年以来,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大传统电商玩家也盯上生鲜电商,并纷纷将生鲜业务当成战略版块对待。

截至2021年3月31日,阿里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金额为4736亿元,京东、美团现金储备为1388亿元、178亿元,不论哪一家,对于叮咚买菜都足以形成碾压性的优势。

从阿里、美团、滴滴到拼多多,国内主要的互联网巨头大多走的是免费或补贴-垄断-收割的路数,可是,叮咚买菜的命不太好,梁昌霖在创业初期走了弯路浪费掉不少时间,等到他反应过来时,世道已经变了。

尽管遭到多家官媒对互联网进军社区团购的炮轰,今年3月,阿里还是专门成立了MMC事业群加码社区团购业务,甚至喊出了投入不设上限的口号。

在伯虎财经看来,叮咚买菜面临着和兴盛优选一样的抉择。

多位行业人士都表示,社区团购最终会形成全国性寡头化、区域性特色化的市场格局,同以往的外卖、打车大战相比,社区团购线下属性更强,创业公司活下来的可能性更大。但即便能存活,在巨头眼里,创业公司已经在寡头的竞争赛中出局了。

在滴滴办公区,除了拥挤的工位外,最引人注目的是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出现的宣传海报,书写着 “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战争越来越激烈,如今来看,叮咚买菜卖身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并购通常发生在行业的早期和晚期,但在所有人都还在场上的当下,没有人愿意轻易交牌。

梁昌霖不甘心,可叮咚买菜也打不过巨头。

注:文/唐伯虎,文章来源:伯虎财经,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伯虎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