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MMC“换将” 阿里社区团购“意难平”

韩志鹏 2021/06/28 16:26

MMC“大将”再易主。

日前有消息称,原MMC事业群渠道负责人邹志俊(花名:峰登)已调离,今后将以阿里合伙人戴珊助理的职务,继续留任集团。

峰登离职后,其职务将由原B2B事业群运营财务总监李博接任;而技术部、运营部和供应链部的负责人均未变动。

这是MMC事业群成立以来首度换将。

今年3月,阿里MMC事业群“急速成军”,全面负责社区团购;继而,盒马集市加速开城,零售通主攻河南,MMC负责人戴珊号称“阿里对社区团购投入不设上限”。

三个多月后的今天,外界没有等来盒马集市的战报,等来的却是MMC的一纸“换将令”,但在美团、多多两大玩家“如火如荼”之际,MMC“临阵换将”或许也另有深意。

这背后,是阿里对社区团购“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意。

换帅风波

本轮被换下的邹志俊,也曾是一位生鲜老兵。

2015年,邹志俊作为CEO,与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创办生鲜电商O2O平台“妙生活”,高峰时期“妙生活”门店的面积达到100多平米,sku达1000多个。

接替邹志俊出任MMC事业群渠道负责人的,是财务出身的李博,曾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安永的合伙人,四年前入职时,职级已经达到P10。

据悉,李和邹都是戴珊的“得力干将”。

在本轮“换将”前,阿里社区团购已经历多轮人事变动。去年9月,盒马优选(现更名盒马集市)成立之际,业务负责人还是盒马鲜生CEO侯毅。

不过,在“三个月仅开出四省、被MDP远远追赶”的成绩单之下,侯毅黯然下课,阿里新成立MMC事业群,由零售通负责人戴珊接管,整合盒马集市与零售通,重新出发。

但重整行军三个多月后,阿里MMC就迎来首轮换将,这背后,或许有着阿里成为大集团后,内部高干“职业经理人化”的问题,战斗力和执行力不统一。

例如拼多多这类现阶段更为扁平化的公司,多多买菜业务由首席运营官、黄峥的师妹阿布统管;凡事以结果为导向、执行力强,多多买菜决定开城当天,两位城市负责人中午买好机票,下午就赶赴新城市启动业务。

而在社区团购这一战中,阿里本应“不容有失”。

即使抛开业务负责人轮换的因素,阿里内部也存在多条社区团购战线,并且很难做到理想状态下的“并行不悖”,甚至会“互相扯皮”。

仅在淘系流量端,阿里社区团购就有淘宝买菜、盒马集市、十荟团三大板块,但实际上,淘宝买菜不承担具体业务,仅是为盒马和十荟团提供流量入口。

同时,有消息称,MMC事业群近期另外正申请新端口“巴巴集”,而且流量需要付费购买,事业群要考虑内部预算等多方面。至于这一新端口如何运用,阿里内部尚未有明确规划。

不过,盒马是集团“亲儿子”,十荟团也是阿里投资的重要棋子,二者又孰轻孰重?

去年11月起,湖南湖北两地的淘宝买菜入口,就已经接入十荟团,但盒马集市去年12月底进入长沙之际,有业务负责人表示,“待盒马集市业务稳定后,会接入淘宝买菜入口。”

有媒体报道,如今在不同省份打开“淘宝买菜”,有区域默认为十荟团,也有省份默认为盒马集市,还有省份可以在盒马和十荟团之间切换。

另据地歌网了解,在湖北等省份,淘宝特价版“淘特”已经接入盒马集市,但流量入口名称为“买买菜”。

业务名称繁多,甚至有湖南当地的盒马团长表示,“打开淘宝买菜,又是十荟团又是盒马集市的,总容易搞混,不知道为什么起这么多名字。”

不统一的名称,是否也意味着更多的资源内耗,以及可能产生的“战线混乱”。

实际上,早于MDP,阿里就已经开展社区团购实验;去年4月,菜鸟驿站在收购“点我达后”推出“驿发购”,试水“自提店”的社区团购模式;去年年中,饿了么“社区购”也在武汉、开封多地上线。

而在今年5月,盒马鲜生更是在京沪两地试水“自提店”,这一业务区别于盒马集市,主要在城市近郊开设门店,用户今日在盒马下单,次日即可到店自提。

多线并举意味着更多可能性和机会,但作为集团公司,这也会不可避免地产生资源浪费或者业务单元之间“扯皮”,例如十荟团和盒马集市如何利用“淘宝买菜”的流量入口。

在今年3月戴珊的内部信中,她表示,集团将把沉淀的所有能力都投入在社区团购业务上,“破釜沉舟”之心跃然纸上,而地歌网此前文章也认为,社区团购一役是阿里“不能输的战争”。

如今,战局扑朔迷离,MMC又如何突围?

局部突围

虽然是“后发玩家”,盒马集市也形成了一定的区域优势。

有社区团购研究人士表示,盒马集市的履约全程使用冷链,分拣和人工成本都高于美团和多多。凭借产品质量优势,盒马集市在武汉市的口碑甚至超过了多多买菜。

武汉也是多多买菜的重镇之一。多多买菜初入武汉时,从办公场地到市场覆盖率,几乎是“一穷二白”,“但员工仿佛都像打鸡血了一样”,而到去年12月,多多买菜已经在武汉转入运营阶段,BD考核以GMV作为“第一指标”。

显然,盒马集市的超越非一日之功。

在四川、湖北和安徽等多地,盒马集市的口碑都不逊于MD(美团、拼多多),但在日单量上,盒马集市还差距明显。有媒体报道称,盒马集市在湖北的日单量达到60万件。

不过,一位宜昌的盒马集市BD表示,自己目前下辖的团点数量达161家,但总日单量仅182单,这意味着每家团点的平均日单量不足2单。

也有部分武汉的盒马团长表示,往往橙心和美团一天能有100多单,但盒马集市可能仅有10单,“(盒马集市)还经常缺货。”

固然,凭借严格品控,盒马集市占据了一定的区域优势,但美团、多多前期的一路冲锋,导致阿里MMC与先发者的分野不断拉大。

目前,在社区团购的长线战争中,美团和多多的胜算最大,美团更有经验和前瞻规划能力,更善于打消耗战;多多在下沉市场的品牌力更强,执行力和战力都更为迅猛。

但战役未到终局,胜算皆未可知。

有全程冷链能力的盒马集市,或许在炎热的夏季更有优势,而市场份额的差距,阿里也在尽全力补强;有消息称,目前MMC事业群也在效仿美团,针对社区团购业务组建专门的商业分析团队。

如果类比来看,阿里和美团两大巨头,继外卖战争后再次相遇;在美团外卖与饿了么的对决中,后者在多轮补贴与运营对决后,仍处于“千年老二”的地位。

但社区团购战局更波谲云诡,新兴巨头在不断撼动阿里的市场地位,甚至颠覆现有的电商格局,对MMC而言,境况已经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否则,社区团购一役,阿里仍然会“意难平”。

注:文/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