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快递AB面:巨头血战 义乌休战

林岳中 2021/06/23 16:32

【亿邦动力讯】618落下帷幕。

国家邮政局发布数据,今年618快递业务量收揽65.9亿件,同比增长24.24%。

然而,5月快递“降速了”!

对比4月业务量增幅,5月圆通环比放缓“11.9%”,申通环比放缓“17.2%”。

“一哥”顺丰增幅持平,唯有韵达环比提速2.0%。

图片

从区域来看,监管重拳出击以来,义乌快递业开始进入“休战期”。

所谓“休战期”,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1)单价恢复为1.5元左右,杜绝了一元以下;2)快递公司普遍厌战,呼吁止战;3)网点普遍开始限量,不再追求“冲量”。

01

0.4元

会是极兔百世的上吊白绫吗?

“这一次整顿来得又快又急,而且口气是严厉的。”

作为“原爆中心”浙江的一位快递从业者,李女士认为,极兔速递存在低价倾销,每一单比行业公认的平均成本1.4元/票低了0.4元。

如果极兔速递、百世快递将价格调涨,在相同价格上,极兔这样的后浪如何跟网点齐全、布局深厚的老司机“三通一达”竞争?

“靴子落地!”快递行业分析师王先生认为,在反垄断、要规范的市场大环境下,没有底线的野蛮生长模式将受到抑制,对极兔这样的后来者肯定不是好消息。

《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获得通过以来,义乌正在严格遵照执行。

根据草案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等手段阻断快递经营者正常服务;平台型快递经营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限制其他快递经营者进入。

在采访中,很多快递从业者认为,浙江开了监管第一锤之后,相信许多地方将跟进,全国性监管法规出台也将不远。

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监管研究处副处长耿艳对亿邦动力表示,“浙江草案发挥了十九届五中全会‘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的作用。我们也在走访一些快递企业,了解它们的痛点难点,为今后市场研究,支撑政府制定政策,引导行业规范发展发挥积极有效作用。”

根据邮政业公开数据显示,浙江省2021年一季度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46.10亿件,同比增长92.87%,快递业务收入累计完成261.47亿元,同比增长53.24%。浙江是名副其实的“快递重镇”,规范从这里开始,似乎具有特别的指标意义。

然而,与快递从业者和行业评论者对极兔速递相对悲观不同,资本依旧看好极兔。极兔速递已完成18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5.8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同时跟投,投后估值7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0亿元)。

“国家监督和制定规则,制止不正当竞争,劣币驱逐良币等,要有公开透明的市场规则,企业要在同一规则下有序竞争。”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副会长王继祥告诉亿邦动力,国家不允许有大资本力量企业靠补贴低价倾销,把优秀的规范经营的企业挤出市场。关爱弱势群体,节制资本无序扩张,可能是国家今后政策方向。

“监管政策出台,给极兔们扯扯袖子,从行业长远健康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坚持长期主义的资本会看到这一点。”投资界李先生对亿邦动力说。

02

电商与快递之间的“相爱相杀”

十年中国电商狂飙史,也是中国快递深度进化史。

长江证券曾深入分析中国电商与快递之间的“相爱相杀”,他们从“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角度对两者的关系进行了解剖。

成本效率对电商快递的格局演变具有决定性作用。电商快递的竞争本质上是成本效率的竞争。一线快递企业凭借规模效应和自动化升级,建立起领先的成本效率优势,加速中小快递企业的出清。因此,快递是决定电商竞争力与用户黏性的必要条件。

另一方面,电商平台的“流量边界”几乎决定了快递业绩的边界。电商平台作为电商产业链的绝对链主,拥有核心话语权。在一超多强的电商格局下,上游商家(品牌商、分销商)和下游物流商的盈利和估值空间都受到相当程度的压制。根据长江证券在2020年的测算,电商快递的单票净利润仅为电商平台的7%-8%,而电商快递的总市值也仅有电商平台总市值的5%-6%。

“与电商平台深度绑定,决定了快递企业的生死。”极兔速递东北区的一位加盟商告诉亿邦动力,“虽然拼多多发表声明跟极兔撇清关系,但极兔90%的订单来自拼多多,双方的合作不言而喻。‘四通一达’背靠阿里生态体系,京东自给自足,拼多多需要可靠的快递物流支撑是顺理成章的,再说,极兔速递创始人李杰和拼多多创始人黄铮都是步步高系的。”

从某种层面上说,电商的健康发展已经牵涉到了国民经济发展的高度。与此对应的是,作为与电商“休戚与共”的快递物流重要性也在急速提升。

根据2021年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发布的数据显示:经过初步测算,预计2020年全年全国邮政业完成业务收入1.1万亿元,其中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分别完成830亿件和875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0.8%和16.7%。

快递业务增量惊人,在与电商平台博弈中处于弱势,平均单价不断下降,利润越摊越薄。其结果是快递从业者利益受损,服务品质下降,整个行业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也是监管机构出手的原因之一。

据人民网数据,2020年5月,快递业平均单价首次降至11元以下,为10.46元;10月,平均单价降至9.85元;11月,平均单价为9.86元,与10月基本持平。不断下降的单价让一些问题凸显:快递员权益保障不够完善,基层网点生存压力较大,行业研发投入受限……

长春某极兔速递快递员小李跟亿邦动力“算了一笔账”:正常情况下,极兔派费是1块钱,一天按平均250单算,一个月7500元,驿站分成3000元,剩下4500元。按长春平均收入水平来说,还算不错。不过,这是每天早上6点到晚上6点上班,全月无休换来的,长期这么干,恐怕没几个人受得了。

快递物流的健康发展,才有可能支撑中国线上零售业更好发展。因此,电商平台对快递物流更是愈来愈重视。从京东自建物流开始,电商巨头就逐渐重视建设自己的物流系统,快递行业也因此实现数字化转型取得快速快速增长。

阿里几年前成立菜鸟网络,通过占股形式将三通一达一百世招入自己麾下。京东累计参与了10起物流相关的投融资、并购事件。拼多多和极兔速递与安迅物流达成合作。

从国家层面看,电商与快递物流的协同发展,已经成为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重要组成部分;安全、快速的快递服务不仅能提高消费者满意度,更是打通内循环、畅通物流的应有之义。

3月29日,商务部和国家邮政局联合发布《关于印发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典型经验做法的通知》。《通知》称,商务部会同国家邮政局围绕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优化配送通行管理、提升末端服务能力、提高协同运行效率、推动绿色发展等方面,总结了12项工作任务的典型经验做法。

以北京为例,为了加强规划引领,保障电子商务快递物流基础设施用地,北京市将快递服务设施及用地纳入本市物流专项规划、物流业提升行动计划,统筹规划全市“物流基地+物流中心(园区)+末端配送网点”三级物流体系,并通过优化存量土地资源,新建与改造相结合,推动三级物流体系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

03

电商“火了”

快递“病了”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网络零售规模超8万亿元,电商渗透率接近30%。根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49亿,占网民整体的79.7%。

“从人、货、场分析,2020年电商行业发生了很大变化。”电商行业营销专家熊利认为,国潮崛起、品类细分,从标品到非标品,货的形态也在快速变化升级;社交、游戏、直播等带货场景发生根本变化,再加上疫情的因素,2020年,中国电商市场迎来了更大的爆发。

一位快递行业创业者告诉亿邦动力,“当电商平台遭遇麻烦时,快递行业也会跟着麻烦;可是当电商热火朝天的时候,快递行业未必能赚大钱,外面只看到光鲜亮丽,增量不增收是常有的事。”

“首先跟股东作一个赔礼道歉,我真的认为(2021年)第一季度没有经营好。在管理上,我是有疏忽的。”4月9日,顺丰控股董事长、总经理王卫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回应了公司一季度预亏情况。

“纯粹是业务量太多了,我们也投得太快了,导致(利润)一下就下去了。”顺丰公关总监陈希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运力很多是租用的,价格波动,一下贵了很多,我们始料未及。还有件量变化方面的影响。目前(运输)网络刚性成本比较多,有些件量没有预期多,摊分不均匀。”

王卫的“道歉”像一个缩影,映照着2020年快递行业的生存现状。翻开圆通、顺丰、韵达、申通发布的3月份经营简报,不难发现,各家快递企业业务量跟业务收入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然而单票收入却是持续走低:圆通3月单票收入为2.25元,同比下降11.03%;韵达单票收入为2.19元,同比下降13.44%。顺丰单票收入为15.74元,同比下降12.12%。申通单票收入为2.25元,同比减少27.65%。而且,这种单价仍有继续走低的趋势。

从快递企业2021Q1财报来看,可以用“惨案”来形容,申通进入2021年,其可能转盈为亏,一季度亏损额最高预计将达1亿元,众邮亏损2亿。

“那个降低单票价格仍有利润甜头的时代已经过了,现在每下降一点都是在稀释企业的利润。”《物流时代周刊》认为,反馈在末端就是不断被压低的派费,这种以价换量的商业模式,让行业竞争陷入了一个不良的循环中。

“快递行业是不是陷入了内卷化?”在顺丰呈现惊人的亏损后,许多媒体纷纷下了这样的标题。

亿邦动力翻阅去年同期的快递行业文章,看到的却是一片欣欣向荣,一年过去,在电商深度变革,更加火爆的背景下,快递行业却滑向亏损的泥淖。

“当然,顺丰的亏损原因是很多的,比如,顺丰购买更多飞机、投资物流基础设施,这些投入是坚持了‘长期主义’的,从长远来看,必将有利于顺丰的发展。”顺丰一位运营经理告诉亿邦动力。

而快递行业内部的相爱相杀会不会也是造成利润率下降的原因?极兔速递“低价战略”让其不到一年时间做到了2000万单/天,并撼动了快递行业的既有格局。

“总的来说,当前国内快递市场主要还是依附于电商平台作为出入口。”快递市场分析人士王先生认为,“未来能够‘保基本’的快递公司都得背靠一棵电商平台‘大树’。从四通一达构成的菜鸟系,京东自建物流,到极兔与拼多多的私下绑定,再到顺丰略显尴尬,发现需要自己发展电商业务,都说明了这个道理。”

阿江是北京一家社区团购业者,他发现消费场景的变化正在打造物流新形态,商品“本地发”、同城速递越来越多,很可能给快递业带来深层次、颠覆性的变革。

“市场环境的巨变,很可能重塑快递格局,”一位顺丰前经理告诉亿邦动力,顺丰亏损固然有长期投资带来的影响,但发票电子化大大降低了顺丰高附加值业务,并使其不得不俯下身子与四通一达争夺电商快件。

“这时候,半路上杀出一个搞‘价格战’的极兔速递,已经很难过日子、主导权被电商平台掌握的快递业神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多方关系瞬间充满了火药味。”上述人士说。

未来,拼多多能否“插队”建起物流城池、京东个人快递业务能否进一步突破、阿里能否组织好四通一达加固城墙,都将成为市场上的看点。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