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鲜奶当道 奶精还有机会吗?

王晶晶 2021/06/22 18:05

“大杯乌龙奶茶,无糖,植脂末换成鲜奶。”每周三,太白都会在下班后去地铁站旁的奶茶店买一杯奶茶犒劳自己。

太白是众多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中年轻白领的典型代表——在健康饮食的观念深入人心后,除了无糖外,他们纷纷开始对俗称奶精的植脂末say no。

与此同时,在豆瓣、知乎的提问中,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将茶饮中的植脂末问题单独拎出来讨论,对涉及植脂末的茶饮品牌大有口诛笔伐的态势。

图片

C端消费者的需求新趋势很快被茶饮品牌们捕捉到。以喜茶、奈雪的茶为代表的头部新式茶饮品牌开始全面摒弃植脂末;一点点、CoCo等对部分产品进行改良,改用鲜奶;茶百道推出了加3元换厚乳……

消费者端和茶饮品牌舍弃植脂末的做法,给人的直观感受便是,已有63年历史,广泛应用于奶茶、咖啡、烘焙、麦片食品等领域的植脂末,即将成为夕阳产业。

然而,植脂末赛道竟然跑出了一家上市公司。最近,“奶精第一股”佳禾食品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市场将聚光灯再次打在了植脂末赛道上。

据佳禾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3.68亿元、15.95亿元、18.36亿元,植脂末销售占其营业收入的85%以上;净利润分别为1.1亿元、1.3亿元、2.72亿元;净利率由2017年的8.01%提高到2019年的14.79%,2020年受疫情影响也达到了11.26%;维持了较快的增速。

迷人的数据,不禁让人怀疑,植脂末真的已经成为了夕阳产业,还是即将迎来“老树开新枝”的第二春?我国作为全球植脂末产品的重要产地之一,未来的机会点又将在哪里?

01

价值与争议,相伴相生

1958年,卡纳森公司(Carnation)开发出一种固体粉末,具有类似于乳制品的口感,且易溶于水。

对于食品饮料企业而言,植脂末是一种性能极佳的新型食品:不仅能使食品的口感变得细腻润滑,还能通过香精调味,成为牛奶、奶粉的替代,在保持产品品质稳定的同时,极大降低了生产成本。

先看价格。以佳禾为例,其过去三年植脂末的平均价格在10~11元/公斤,而市场上奶粉的售价较低的也要30~50元/公斤。

其次是好喝。植脂末以葡萄糖浆、植物油、乳粉为主要原料,通过一定技术形成更香、更醇厚的口感。

并且,不同于奶粉作为天然农畜产品,不允许有额外成分添加的特性,植脂末不仅可随意调整脂肪含量,还可进行调香、调色、调味处理,从而具有更丰富的口味。

再者,植脂末具有良好的水溶性,能够在水中形成均匀稳定的乳液状,且保质期短则6个月,长则36个月,不仅远优于鲜奶15天的保质期,粉末状形态也更便于运输、保存。

总体来说,植脂末一方面能够帮助食品饮料企业降低成本,另一方面还能改善口味,提升用户消费体验,性价比如此之高,实在让人很难拒绝。

以佳禾食品为例,其下游客户不仅包含统一、香飘飘、娃哈哈、联合利华等知名食品工业企业,也不乏CoCo都可、85°C、沪上阿姨、古茗等消费者耳熟能详的餐饮连锁品牌。

植脂末在食品饮料行业迅速普及了30多年后,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将它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植脂末的生产过程中,其原料氢化植物油会产生反式脂肪酸。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经研究发现,反式脂肪酸会大大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还会干扰必要脂肪酸的代谢,影响儿童的生长发育及神经系统健康,增加2型糖尿病的患病风险并导致女性不孕和罹患乳腺癌。

冠心病、动脉硬化、高血压、血栓……当这些疾病名称与植脂末一同出现在各类媒体文章中时,一部分对健康尤其关注的消费者率先开始抵制植脂末。

事实上,对于人体每日摄入的反式脂肪酸,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是2克,我国规定的是不超过2.2克;并且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中规定,若100克或100毫升食品中反式脂肪含量低于0.3克,可以标为0。

新零售商业评论算了一笔账:以佳禾食品的T50奶精为例,1000克植脂末可以调制20杯500毫升的奶茶,一杯奶茶中约有50克植脂末。如果按照0.3%的峰值计算,将产生0.15克反式脂肪酸。

虽然,0.15克相较2.2克的限量仍有一定差距,但反式脂肪酸广泛存在于植物性奶油、马铃薯片、沙拉酱、饼干、蛋糕、奶油面包、曲奇饼、雪糕、薯条、方便面汤料等各类加工食品中,如此细算下来,在一天的吃食中想要控制反式脂肪酸总量不超过2.2克,似乎很难。

一边是消费者谈植脂末色变,另一边是植脂末因成本、性状等优势而形成的不可替代性,植脂末行业究竟该何去何从?

02

技术研发,破局关键点

中国食品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植脂末消费已达64.43万吨,并将于2023年增加到76.82万吨,年复合增长率接近6%。

无论是从行业数据,还是佳禾食品逐年提升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似乎都预示着植脂末市场还有较大的发展前景。

然而,消费者对于健康的关注与需求,不仅是不可逆的趋势,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由一二线城市向下沉市场传递。

以主打高性价比的蜜雪冰城、古茗等茶饮品牌为例,它们不仅是小镇青年们的最爱,更是佳禾食品的前五大客户。

然而,想要一直靠植脂末俘获年轻人的心,吃尽占全国七成人口的下沉市场的红利,也绝非长久之计。

唯一的破局点就是植脂末生产企业通过技术革新,生产出更健康的植脂末产品。

事实上,植脂末中的反式脂肪酸并非在生产过程中产生,而是来自原料中的氢化植物油。采用加氢技术,使得植物油在常温下保持固态而非液态,有利于进行运输和生产加工。

然而,恰恰是在加氢的过程中,产生了反式脂肪酸。这意味着,植脂末生产企业只要想办法将反式脂肪酸从最终产品中脱离出来即可。

据悉,佳禾食品已经有相关研发技术并投入生产,并且,公司还计划以精炼代可可脂生产零反式脂肪酸植脂末,并预计在2022年末停产所有含有反式脂肪酸的产品。

企业永远是科技、社会进步的重要推动力。在植脂末行业,具有一定规模和研发能力的企业必然应该成为引领植脂末技术革新的中坚力量。

在佳禾食品首次公开发行A股网上投资者交流会上,佳禾方面介绍称,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已组建一支拥有近50名具备专业知识和丰富行业经验的专业研发团队,持续专注于植脂末、咖啡等核心产品工艺、技术方面的研究。

然而,新零售商业评论注意到,2017~2019年度,佳禾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04.36万元、870.75万元、1256.83万元,占营收比重还不到1%(分别为0.22%、0.55%、0.56%),且远低于行业均值(三年分别为1.94%、2.44%、3.25%)。

作为国内植脂末行业的领头羊,佳禾食品的研发投入尚如此惨淡,其他企业想必也不会有更多投入。

如今,佳禾食品上市,有了更多资本支撑和市场机会,唯有肩负起“奶精第一股”的责任,带头在植脂末健康方面做出更多技术延展,才能在赛道上讲出更有意义的新故事。

03

挑战,或许来自外部

植脂末行业技术突破的紧迫性,不仅来自内部,更来自外部。

上文提过,作为奶粉、牛奶的平替,植脂末在口味、储存时间、价格等方面具备绝对优势。

然而,在植脂末飞速发展的几十年中,奶粉和牛奶赛道也一直在向前奔跑,涌现出椰奶、燕麦奶等诸多细分领域的创新;再加上冷链物流水平的不断提升,未来很有可能夺回被植脂末抢占的市场。喜茶等新式茶饮品牌以鲜奶替代奶精,即是最佳证明。

与此同时,植脂末行业还面临着市场教育的严峻挑战。

顾宁不仅是奶茶的忠实拥趸,更对奶茶中的各种添加了如指掌。

她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除了反式脂肪酸,植脂末作为食品添加剂本身还有其他不健康的成分。与其费劲研究自己喝的每一杯奶茶中所添加的植脂末是否含有反式脂肪酸,倒不如多加几块钱喝一杯鲜奶奶茶呢!”

植脂末的健康争议,远不止反式脂肪酸。依旧以佳禾食品的T50奶精为例,营养成分表中脂肪含量高达53%、能量26%、碳水化合物19%,堪称“长肉标配”。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喜茶、奈雪、一点点等品牌都在使用的味全冷藏牛乳为例,配料表TOP3的成分分别为钙(14%)、蛋白质(6%)、脂肪(6%)。

显然,在消费者心目中,已经形成了植脂末不健康的刻板印象。

即便未来能用技术改变植脂末的健康窘境,面向B端客户的植脂末企业也缺乏与C端消费者接触的直接渠道,要为自身正名,除了需要更多互联网思维、用户思维外,必然要经历一个艰难的市场认知过程。

对于植脂末生产企业而言,无论这个行业已经变成了夕阳产业,还是即将迎来第二春,在技术上寻求突破,都将是它们的不二选择。

首先,植脂末被广泛应用于食品饮料行业,从逐年上升的市场数据来看,说行业进入衰退期还为时尚早。

其次,即便已经迈入夕阳产业之列,植脂末行业中的玩家也应该将资源集中投入到对公司成功真正至关重要的核心能力上。

博斯公司(Booz&Company)曾分析了全球65个行业、6138家公司从2001~2011年的股东回报之后,提出:

公司CEO和董事会不应该把时间和股东资本浪费在试图跳入“更好的”行业上。更大的机会总存在于——通过锁定公司战略,加强为客户创造价值、与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的能力,在你所处的行业内改善业绩。

无论如何,对于植脂末生产企业而言,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解决植脂末健康危机已经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接下来就要看这些企业是否有坚定的变革决心、果断的行动力,以及坚实的资本支持……

植脂末的未来空间究竟有多大?让我们拭目以待。

注:文/王晶晶,文章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公众号ID:xinlingshou1001),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