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三架马车”能拉着腾讯驶向迪士尼吗?

王毓婵 张信宇 2021/06/18 14:05

端午节的前一天,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联合举办了第二场年度发布会。其实距离上一场年度发布会还远不到一年,但腾讯显然等不了那么久。

2020年10月,三个影视主体宣布结成“三驾马车”,誓要推动影视业务和网文、动漫的耦合。这场结合被视为腾讯重塑IP生态链计划中承上启下的一步——在这之前,是4月风格激进的程武取代风格保守的吴文辉入主阅文,引燃5月的“合同风波”,并在9月发布了主动痛陈阅文“组织向心力、奋斗动力和文化价值观出了问题”的内部信。

作为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CEO、腾讯影业CEO、腾讯动漫董事长的程武,已经拥有了足够多的调动腾讯旗下资源的能力,他驾驶着三驾马车已经开跑了9个月,现在到哪儿了?

1 三驾马车拉来的迪士尼梦

2017年1月,美国《连线》杂志发布了一篇名为《下个迪士尼将来自中国,名为腾讯》的文章。当时腾讯已经构建了其横跨社交、文学、动漫、游戏、影视等各个行业的帝国,看起来确实颇具成为下一个迪士尼的潜力。

在各种公司都要做中国迪士尼的当下,腾讯是最接近的那一个。

文章发布后不久,腾讯互娱举办了年度发布会。腾讯影业CEO程武在答记者问时称,“其实迪士尼就是迪士尼,任何人都不会成为第二个迪士尼,但我们可以基于泛娱乐的内容生态构建和可开放的合作,让我们和所有的合作伙伴,都能成为最有特色的自己。”

这在当时确实是一个很稳妥的回答,但现在看来可能只能算外交辞令。接下来的四年半里,程武在解释腾讯影业的业务规划时,会反复拿迪士尼举证。

今年6月13日的三驾马车发布会上,程武在开场演讲中说道:

“前不久,亚马逊宣布以84.5亿的美金全资收购米高梅。至此,好莱坞无论是原先的八大,还是后来的六大,基本都已被收购,始终保持独立的只有一个,就是迪士尼,因为它自身更早就开始重视优质IP的储备。在2019年好莱坞票房前十的电影中,迪士尼独占7席,清一色都是基于成熟IP开发的作品。持续完善IP体系,让迪士尼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确定性。”

从十年前提出“泛娱乐”,到后来升级成“新文创”,程武就一直在积极推销这一理念。基于成熟的IP,降低影视行业的风险,这正是腾讯最希望达到的效果。在这场主题为“影视行业如何在不确定中寻找并提升确定性”的演讲中,程武提到,要探索“创意生态化”与“制作工业化”,“打造中国特色IP产业链”。

简单来讲,IP越成熟,影视化改编扑街的可能性通常就越小。影视公司承担风险的能力越弱或盈利压力越大,就越有动力去开发老IP而不是创造新IP。制作工业化水平越高,IP开发的效率就越高。这是近年来好莱坞续集电影越拍越多的原因,也是程武所说的要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感的意思。

用更多开发已成功项目的续集,来取代盲目下注和创新。

不同于迪士尼的是,腾讯这条产业链的源头不是像漫威、皮克斯这样被重金收购来的IP公司,而是阅文上的网络小说作家。

阅文的年度发布会比“三驾马车”早了10天。6月3日,程武公布了“大阅文”战略升级,提到要“强化IP运营能力,通过加强中台建设、联合决策、委员会等方式,实行IP先规划、再开发”。

“先规划、再开发”,就是把IP开发从短期生意做成长期生意的精简表达。去年,阅文的新管理层已经先后推动成立“阅文动漫-腾讯动漫联合委员会”和“阅文影视-新丽传媒-腾讯影业影视联合委员会”,专门负责IP的筛选规划,程武还是拿迪士尼作参照,称它“有点像迪士尼对整个漫威宇宙进行的系列规划”。

以第一批搭上三驾马车的《赘婿》系列为例,接棒《庆余年》,剧集从开机到上线只用了八个月,播出期间带动原著小说阅读日活人数翻了17倍。去年,《庆余年》第二季已经开始启动,今年,《赘婿》第二季以及《赘婿之吉兴高照》也已经在筹备之中了。

2 热门IP不是万能药,效果还要再等等看

2019年,腾讯影业在年度发布会上公布了34个影视项目的进展。2020年,数量增加到了56部,今年则是70部。三驾马车并轨之后,产出速度明显加快。

与计划表的高歌猛进不同,短期财务表却很难让人满意。2020年,阅文集团由盈转亏,全年净亏44.84亿元,而2019年盈利10.96亿元。

由于马车不再各自奔跑,而是绑的很紧,一驾马车的失灵也会影响到另一驾马车,新丽正是造成阅文亏损的主要原因。公告显示,2020年,阅文集团叠加对新丽传媒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44.057亿元,修改其获利计酬机制导致公允价值亏损净额6.046亿元。

由于疫情原因,阅文与新丽传媒修改了对赌协议,按照2020年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修订后的股权收购协议,新丽传媒终于在2020年完成了对赌。而自从2018年8月被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对赌。

阅文集团解释称,影视行业受到宏观环境的影响,在疫情下影视行业受到了较大冲击,新丽传媒的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

2020年对于影视行业来说是很糟糕的一年,但也恰恰是这种糟糕的氛围带动了缩减成本和规避风险的急迫需求,也推动了三驾马车的并轨。

如同前文所说,影视公司承担风险的能力越弱或盈利压力越大,就越有动力去开发老IP而不是创造新IP。这个趋势正在全行业蔓延。《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显示,2018年、2019年309个热播影视剧中来自网络文学改编的有65个,占比约21%。而2020年,这个数字飙升到了60%。

但即便如此,因受新冠疫情造成的影视剧制作发行延期的影响,2020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还是同比减少了22.5%,甚至比在线业务还少了14.91亿元。要知道,在未受疫情影响,也没有三驾马车的2019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还能比在线业务高出7亿元。

在疫情得到控制的2020年,阅文的版权运营业务已经有明显好转。不出意外,2021年这个数字会上升至一个更高的水平。

但需要警醒的是,纵使热门IP能降低一部分不确定性,也并不是万能药。目前来看既叫好又叫座的IP改编作品非常有限,像《赘婿》这样能以一己之力拉动视频播出平台爱奇艺一季度收入的剧集毕竟也只有一部,我们尚未看到这条IP长链的后半截。就像最赚钱的漫威系列电影是《复仇者联盟4》,而它需要《钢铁侠》从2008年至2019年长达11年的稳定铺垫。

当我们谈论《赘婿》时,实际上不是太早了,而是太迟了。游戏IP改编而来的《古剑奇谭》是2014年的剧,小说IP改编而来的《花千骨》是2015年的剧,《陈情令》、《全职高手》、《长安十二时辰》等开播也是2019年的事情了。中国影视行业在IP开发上的布局远比三驾马车的结合要早得多,但如同程武所说,一直都是短期生意。

2019年,在数部热门IP改编剧的催化下,阅文版权翻倍收入大增,时任阅文集团联席CEO的吴文辉认为中国影视行业在IP改编上还有点短视。

五六年前,IP或者网络文学改编这件事还是非常稀罕的事。三四年前,IP改编突然火爆,中间有一个快速催熟的过程。这里面很大的原因在于影视业受到了资本的驱动快速膨胀。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需要大量的作品、需要大量的原创脚本来快速帮他们做产品的制作。所以,这时候对IP产生了巨大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对于IP如何使用,行业大都缺乏很好的经验。在使用IP的过程中,受资本利益驱动,很多影视公司比较短视,很多人把IP当成一个流量工具或者是吸引用户的工具。

如今吴文辉已经荣退,三驾马车的驾驭人是程武。《赘婿》第二季的出现似乎代表了IP开发正在从短期向长期过度。而它的效果还需要今年市场共同的见证。

注:文/王毓婵 张信宇,文章来源:36氪,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36氪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