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呆萝卜“回春”:生鲜玩家生死录

韩志鹏 2021/06/17 18:00

曾经陨落的“生鲜明星”呆萝卜,正在回血。

日前,呆萝卜创始人李阳在接受采访时称,呆萝卜要在今年和明年立足合肥,在可持续、盈利的前提下,再寻找一个适配模式的增长路径。

截至目前,呆萝卜仅在合肥、阜阳和芜湖三座安徽省内城市运营,自提门店数量约为150家,其中130多家都在合肥市内,这里也是呆萝卜的大本营。

另据地歌网了解,呆萝卜自今年5月起就在合肥招聘销售人员,保持稳定扩张。

创业生死无常,“停摆”近一年的呆萝卜,又喝下一碗“回魂汤”。

经历过破产重组后,呆萝卜曾一度收缩阵地,放弃大举扩张,成为盘踞在安徽市场的区域玩家,继续践行自提店模式。

2020年是生鲜赛道极为特殊的一年,MDP将社区团购战争推向高潮,曾经濒临在死亡边缘的大量中小生鲜玩家,都乘上了行业东风,如今“回魂”的呆萝卜也是如此。

但回春之后,区域生鲜玩家的前路,依旧布满阴霾。

01

生死一线

2016年起,合肥街头涌现出大量绿色招牌的店面,门店面积约30-40平米,店内陈列着生鲜、日用百货商品,但顾客不能在店内直接买货,而是在网上下单,次日在店内自取商品。

到2018年,这类绿色招牌的门店,在合肥市的数量超过250家,而这家名为“呆萝卜”的企业,已然成为生鲜赛道的“后起之秀”。

当年8月,呆萝卜获得1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随即“跨省开店”;2019年,呆萝卜再获6.34亿元A轮融资,并在当年加速扩张,覆盖全国19城,门店数超1000家。

一时风光无二。

殊不知,高光过后,呆萝卜却加速坠落。拿下6亿元融资后,呆萝卜曾在单月内开出300家门店,并大举发力商品补贴,李阳还曾表示:准备了5000万元做补贴。

典型代表是呆萝卜在2019年9月推出的“肉类五折优惠”,600克五花肉的售价仅为菜市场价格的一半,部分门店还提供“现切猪肉”服务。

结果,在提出“5000万元补贴”计划的一个多月内,呆萝卜就消耗了3000万元的补贴成本。

败局端倪显露。

逐渐地,呆萝卜线上商城的sku不断减少,多地员工遭裁撤,B轮融资也被传出“未能及时到位”;进而,合肥街头一间间挂着绿色招牌的门店,逐一被关停。

直到2020年1月,呆萝卜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曾经的生鲜明星跌落;接下来一整年,呆萝卜收缩市场份额、转入低调经营。

曾经“家底殷实”的呆萝卜,依旧没能挺过寒冬。

呆萝卜一直采取轻资产的加盟模式,线下加盟方要向呆萝卜缴纳15万元保证金及6000元的年房租。

不过,即便采取加盟模式,呆萝卜所处的生鲜赛道,赚钱并不容易。有媒体称,呆萝卜的生鲜客单价相较于菜市场便宜20%,毛利极低,基本是“卖一单亏一单”。

生鲜销售的成本主要在流通环节上,尤其是物流保鲜环节。这一方面,呆萝卜基本是从原产地仓库进货,中间不加价,并且自主承担物流相关成本。

“用生鲜做导流,再用标品盈利”,呆萝卜的标品净利率大约为10%。但有数据显示,截至破产重组前,呆萝卜仅有20%左右的门店实现盈利,一部分门店是“纯亏损”。

在合肥本地,伴随供应链体系逐步成熟、门店规模及用户粘性提升,呆萝卜能实现盈亏平衡,而一旦走向全国,供应端成本大幅上升,这会将呆萝卜卷入亏损漩涡。

呆萝卜的死结正在于此——“规模不经济”,这也是生鲜电商面临的普遍难题。

2019年底,与呆萝卜资金链濒临破产同步发生的,是一批生鲜电商的死亡,鲜生友请、妙生活、我厨……纷纷因融资困难、资金链断裂,相继退出历史舞台。

武汉的前置仓企业吉及鲜,更是在三个月内会见上百家投资方,也未能敲定一笔融资。

在风口上的生鲜电商,却于2019年底坠入冰点,当外界纷纷议论生鲜电商将去向何方时,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却成为生鲜电商的“强心剂”。

到2020年下半年,互联网巨头入局社区团购,生鲜赛道“烈火烹油”,呆萝卜也在其中觅得生机,但故事的主人公,已不再是呆萝卜这些昔日的“生鲜明星”。

生鲜玩家的鏖战,将在巨头之间展开。

02

鏖战

相比于呆萝卜的自提店模式,社区团购在销售端持续压缩成本,例如通过签约小店成为自提点,给予团长10%甚至更低的佣金,替代了加盟自提店的角色,且密度更高。

另外,在履约上,社区团购在流通链路上设置了更靠近自提点的网格仓环节,同样采取加盟制,在保证“次日达”的同时,进一步降低履约成本。

一份研报数据显示,网络快递全链路单票履约成本约2.3元,日均单量1000单的前置仓单票履约成本约11元。但社区团购的单票履约费用,仅有约0.97元。

不过,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今年一季度,包括美团优选在内的美团新业务亏损达到80亿元;去年四季度,美团优选单季度亏损就达到30亿元。

和呆萝卜一样,社区团购的钱,还是亏在供应端。

即使在社区团购领域,生鲜依旧是“高损耗、低毛利”的生意,甚至在消费者补贴之下,社区团购经营生鲜基本都是负毛利。

不过,社区团购仍在供应链上持续投入,包括与多地的县、乡合作,发力产地直采,进一步节省中间环节的流通成本,并在多地招募优质供应商。

大举投入之下,主流社区团购玩家实际是在比拼效率。

高效率意味着,社区团购平台要以“更低亏损换取更高收入”,例如多多买菜为加强对供应商品质、履约的管理,便采取重罚机制,“如果是冻品化冻,可能美团优选发现一次罚500元,多多买菜就要罚2000元。”

供应商罚款仅是一环,社区团购的“效率”涵盖运营、履约等多个环节。

呆萝卜就曾在“效率”上犯过错。有媒体报道,去年年中,呆萝卜在武汉等地的仓库已经租赁完毕,月租金20多万元,但员工和物资直到9月底才到位。

还有消息称,此前呆萝卜在芜湖等城市的仓库使用率不足20%,“往往租了1000平米的仓库,800平米都是空着的。”有内部人士称。

今非昔比,伴随社区团购的战线拉长,以MDP为首的互联网玩家,正在发起一场“效率革命”。

“革命”意味着,很多玩家都可能被淘汰。

MDP及互联网巨头的入局,将社区团购战争提升到百亿级别,更多中小玩家也只能偏安一隅,在少数一到两座城市进行区域化运营,控制成本、实现盈利。

即使呆萝卜在地方市场“回春”,这一轮生鲜生死录,依旧是由巨头继续“书写”。

注:文/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