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优信的IPO经历 爱回收的轮回宿命?

摩根频道团队 2021/06/17 15:34

有这样一种说法,一个社会二手交易的比例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确实,随着国内经济发展,二手生意也在高速发展的路上狂奔。与此同时,在探索适合自己的本地化商业模式上,或许也有一些必要的“学费”要缴,这条赛道不是所有的赛手都能脱颖而出。而它的生意是否健康、模式是否符合常识,谋求IPO往往会成为它的“卸妆水”。

此前二手车电商“第一股”优信,上市第三天股价大跌逾7% 盘中一度破发。上市15个月股价跌八成。截止到目前,其股价也恢复到当初发行价一半的水平。

如今,商业的轮回似乎再次发生,近日即将IPO的万物新生(爱回收),给人的感觉似乎和此前的优信有不少相似点,譬如说二者都发生的IPO前夕大股东减持。如果以优信为“镜”,或许会让我们对万物新生的IPO之路产生一些更深层次的认识。

如出一辙的大股东减持,透露出怎样的IPO讯息?

不得不说,如今万物新生的IPO之旅,似乎很容易让人想到之前的优信。

此前优信曾被指,创始人戴琨把2.8亿美元从公司转移:上市前拿走第一批1亿美元,后又拿走1.8亿美元,当时优信股票还处于锁定期。

如今,恰逢万物新生IPO的节点上,其创始人被曝在上市前连续两次减持股份。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2021年2月前,爱回收CEO陈雪峰共计持有13283317股普通股。2月8日,陈雪峰转让了992513股给Shanghai Jinglin Jinghui Euaity investment Center(limited Partnership)。招股书还显示,在爱回收最新的F轮融资中,C&XF(陈雪峰持股实体)再次卖出了1003468股爱回收股份,S&WJ(孙文俊持股实体)卖出了600645股。

不得不说,这一事件曝出,关于其套现的讨论声在网上也传了出来。即便不是套现,这或许也会给爱回收的员工和投资人们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

通常情况下,创始人为什么会减持股份?在大众看来,很多有发展前景的企业创始人,只会担心自己的股份再融资的过程中被稀释,而不会主动减持,这或许会给人一种在“博傻”的认知。

一方面,股票可能有潜质利空的可能。公司有什么潜质风险,没有人比创始人更清楚了,过去确实有些股东在上市公司大利空没有爆发之前减仓套现。如今,万物新生发生这样的事,可能会让外界有类似的担心。

另一方面,在外界看来,或许是创始人对未来发展不看好。提前减持,可能反映出对于公司业绩提升没有信心,只能想办法把二级市场的股份兑现了再说。

但无论是哪方面的原因,对于万物新生而言创始人减持这件事可能会带来许多不好的影响。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尤其是在一些投资机构、散户们眼中,上市前套现,他们可能会下意识的认为公司一把手自己都不看好公司的发展了,这其实不利于接下来的企业价值评估。

而对于企业内部而言,创始人如果套现走人,可能会给内部管理、员工一个不好的感觉,这或许会给公司接下来发展带来不好的影响。

当然了,此次万物新生创始人减持也有可能只是正常的行为,比如他自己现在确实缺钱了。但是在旁观者看来,即便是真相恐怕也很难被说服大众。再联想到优信当初上市后股价的表现,同样操作的爱回收或许很难给人足够的安全感和确定性。

模糊的价值定义:业务比重名不副实?

通常我们评价一家企业的价值高低是,最简单的逻辑其实从两个层次出发:一是所处赛道的潜在价值;二是“赛手”自身的能力如何。

从赛道来看,国内二手电商发展前景毋庸置疑。根据MobData研究院的数据,国内的二手市场规模正在迅速扩大。2018年,中国二手闲置年交易额为7420亿,2019年为9646亿,2020年则上升到了12540亿,市场规模已达万亿。

但是从多个维度来看,爱回收似乎并不像是一个优质的“赛手”,或者说它是这条赛道上一位比较另类的赛手:

在外界看来,万物新生旗下爱回收、拍拍们虽然顶着二手电商交易平台的名号,好像和闲鱼、转转们一般。可2020年万物新生(爱回收)自营商品收入中,有88%的商品销售是通过B2B模式的拍机堂卖给B端二手商户的。

根据其对外发布的信息显示,2020年爱回收的196亿GMV中,国内加海外to B业务的GMV达到113亿。此外爱回收2020年的营收中,自营商品收入和平台收入里to B销售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8%和50%,to B销售带来的收入占比为83%。

如此看来,万物新生似乎并不像是一家to C的二手电商交易平台,这样一来,或许对其所处赛道的价值评估可能需要另当别论了。

一方面,缺乏C端用户基因,招股书没有批露用户数据,和其自称的二手消费交易平台好像不是那么的吻合。根据QuestMobile的监测数据显示,爱回收、拍机堂、拍拍在2021年4月平均的DAU日活数据分别为1.7万、3.3万和3.5万。在外界看来,万物新生(爱回收)to C的交易量似乎来自于拍拍。而拍拍,更多有一部分吃的是京东的红利。

另一方面,一家2B的平台,未来只能算是供应链的一部分,其实并不具备稀缺价值。而2C的流量平台不同,手握流量,才有更多货源和转化的可能,未来想象力才更大。从这个维度来看,更像是2B的万物新生似乎没有讲好二手电商交易的故事,而这或许让人容易再次想到优信。

优信当年收入占比最高的是贷款收入,占比为48.4%;排第二的是to B交易收入,占比为26.6%;而to C交易收入仅占优信全部收入构成的11.8%。因此也有人打趣称,优信是一家金融公司,而非二手车电商,持续亏损,不得不走上上市的道路上。

如今的万物新生,谋求IPO背后的动机或许也吸引不少人的关注。

如果闲鱼或者转转已经上市,谁是第二谁是第三也就无所谓了。可现在不同,爱回收要当这个出头鸟,咖位不够,可能也要承受“抢C位”的质疑声,让大众对其上市动机产生怀疑:是否缺钱了?是否在一级市场融资难了?为什么融资难,是不是不被看好?

说了太多相同点,其实有一点爱回收与当初的优信有所不同,那就是各自当初所处的行业地位来。

优信当初上市,说自己是行业第一,实际情况外人不得而知。可只说知名度,或许在大众眼里它其实与瓜子、人人与之三足鼎立。可爱回收呢?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爱回收在二手电商的行业地位,较之前优信在二手车电商领域是有所不如。优信都没能获得自己满意的市值,爱回收又会如何呢?结果可能并不乐观。

增收不增利的“囚徒困境”:行业第一股名头价值几分?

如果爱回收真的上市成功,行业“第一股”的名头似乎也给它带来不了什么增值光环。相反,作为上市公司之后,或许也要承受一些过去没有的压力。

2020年,万物新生(爱回收)的自营商品收入达到42亿,商品采购成本36亿,自营的毛利率为17%。此外,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21年Q1,万物新生(爱回收)的平台服务费收入为2.0亿,年同比增长137%。履约费用为2.2亿,营销费用为2.2亿,服务收入连履约费用都不能覆盖,这样的平台单元经济模型似乎并不理想。

此外,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1亿元、7亿元、4.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3.8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净亏损9000万元。虽然近年来万物新生的收入稳步提升,但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局,公司业绩持续亏损。

一旦成为上市公司,它要发财报,很多东西要展示给大众,这可能会给其舆论管理层面带来一些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说过,绝不会流血上市,只有估值到40亿到50亿美元时才会谋求登陆资本市场。如今,尚未实现盈利的爱回收冲刺美股,这好像就是在流血上市,持续亏损的爱回收和当初优信的情况相似。

此外,根据万物新生集团(爱回收)更新的招股书显示,发行股票价区间为13-15美元/ADS,其IPO估值区间约为34.5亿-39.8亿美元。

即便超额配售,似乎也达不到40亿的目标,曾经的上市豪言好像都很难兑现了。而且,考虑到爱回收的营收状况,恐怕很难给资本市场信心,不确定性似乎比较强,股价恐怕很难让爱回收满意。

而上市过后,如果还是持续亏损,资本市场的态度可能会反映在股价上,对于投资人而言,这样的股票恐怕会敬而远之。此外,最近网上关于爱回收创始人提前减持的讨论和担心蛮多的,而爱回收方面似乎也没有正面回应,这或许也反映了企业其实缺乏某方面的能力,这一短板或许也会在上市后会进一步被放大,进而降低企业在投资人心中的评分,股价很难理想。

眼前的营收状况不是很理想,而未来的成长空间似乎也充斥着挑战。

从行业角度来看,目前行业领先集团优势越来越大,闲鱼、转转把持的第一梯队已经非常稳健,马太效应显著,行业集中度不断上升,给后来玩家的机会其实也越来越少了。

从爱回收自身来看,如今其平台模式的发展似乎也不是那么的理想,在确定性层面可能稍显不足。自爱回收合并拍拍这么久,好像也确实没有特别明显的效果。毕竟C2B的回收与B2C的卖货本质是两种生意,做供需匹配平台,核心壁垒在于做好供应链,爱回收要想实现模式转型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如此看来,行业第一股的光环似乎真的不算什么大的利好消息。

对于万物新生而言,上市不代表上岸,未来它所需要面临的挑战可能还有很多。不过就目前而言,眼下的上市关似乎就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就像优信,万物新生无法做出给市场预期的UE和利润,而优信在美股的现状或许很难让人对万物新生的未来充满信心,在加上创始人减持消息影响,这或许给尚未IPO的万物新生蒙上了几层阴影。

注:文/摩根频道团队,文章来源:摩根频道,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摩根频道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