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为什么安迪·贾西会成为亚马逊新任CEO?

Zhilavie 2021/06/17 07:46

自1994年创立亚马逊以来,贝索斯一直担任公司的CEO,期间,他将一家网络书店发展成了仅次于苹果、微软的美国第三大市值公司。奋斗了27年之后,贝索斯决定今年7月5日之后“退居二线”,除了未来作为亚马逊董事会执行主席,继续参与亚马逊的重要计划外,他选择将更多时间、精力专注于新产品和早期计划上,如贝索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蓝色起源商业太空公司Blue Origin、慈善基金Day1 Fund等。日前贝索斯还宣布将于下月20日搭乘蓝色起源制造的火箭飞往太空。

作为美国市值第三大公司,贝索斯之后,谁能领导和掌舵亚马逊这艘巨轮?

贝索斯选择了安迪·贾西——亚马逊云AWS的负责人。安迪·贾西1997年入职亚马逊,创建并长期领导AWS,用不到20年的时间将AWS打造成全球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亚马逊最大的利润贡献者。目前,AWS在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长期排名第一,其年销售额已超过400亿美元,贡献了亚马逊整体利润的60%左右。

一向待人严苛的贝索斯对贾西评价极高:“贾西执行最高的标准,他有足够的能力让我们继续保持活力,这让我们变得与众不同。虽然这并不容易,但我预计贾西会让所有人满意。”在他看来,贾西在亚马逊工作的时间几乎与他自己相当,非常了解公司的战略以及文化,“他会是一位杰出的领导人,我对他满怀信心”。

知名金融分析师Dan Ives说,贾西不仅在云计算和技术领域颇有成就,在商界也是最有影响力的领导者之一。据传闻,微软前CEO史蒂夫·鲍尔默曾与贾西接触,有意请其出任微软CEO。2017年,贾西还被考虑接任Uber CEO。虽然备受巨头青睐,但一直以来,贾西非常低调,除了每年在AWS年度大会上演讲,很少公开露面,直到继任消息出来,贾西才走进公众视野。

非技术出身的云业务CEO

现年53岁的安迪·贾西,出生在纽约州,是来自匈牙利的犹太人后裔。他大学就读于哈佛,主修行政管理专业。1990年毕业后,他做过艺术品收藏,还曾短暂创业,之后又回到哈佛商学院,在1997年完成了MBA学业。很难想象,非技术出身的贾西日后会成为带领技术团队的高管。

1997年,亚马逊的年营收从1995年的51.1万美元暴增到1.48亿美元,实现了成为地球上最大书店的愿景。在这一年,贾西进入了亚马逊,成为了公司第一位市场营销经理。他后来回忆,当时希望投入互联网行业,并且相信亚马逊的野心绝不仅仅是做一家网络书店。正如贾西所料,在他入职后不久,亚马逊上市了,紧接着便开始了品类扩张,从图书到音乐CD再到家用电器,一路向着成为全球最大网络零售商这一宏大愿景进发。

在亚马逊工作的早期,贾西并非一帆风顺。1998年贾西参与撰写了亚马逊扩展音乐CD业务的商业计划,但他却没有被选为该业务负责人。之后,当贾西被选作个性化团队的主管时,又遭到该部门工程师们的反对,后者无法接受一位非技术出身的人成为他们的领导。

然而,2002年贾西迎来了转机,他被任命为贝索斯的技术助理。时任行政助理的Ann Hiatt透露,那时贾西与贝索斯几乎如影随形,他会与贝索斯参加所有会议,包括一对一,甚至旁听贝索斯打电话。通过这份工作,贾西深入了解了贝索斯的思维逻辑,能够对他的一些想法提出异议,甚至预见他可能提出的问题。虽然贝索斯的坏脾气让不少人对这份工作避而不及,但贾西坚持了下来。谈到在贝索斯身边工作18个月的经历时,贾西说,“在开始这份工作之前,我曾以为自己的水平很高,而在实际工作中,我意识到自己的标准还不够高。”

贾西在此期间推动了AWS的诞生。

2002年前后,亚马逊为了更快发布产品而不断招募工程师,可开发延时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贝索斯派贾西去了解其中原因。虽然贾西没有技术背景,但却能够理清技术团队问题,他发现产品研发团队各自花在设计与构建基础设施上的时间比开发产品的时间还要多。基于此问题,亚马逊随后决定搭建统一的基础架构,使得不同团队在共享底层设施后可以集中力量开发各自产品。

2003年,贝索斯与高管们商议是否可以开展云计算业务,帮助其他公司解决基础设施问题。但亚马逊这一年才实现盈利,主营业务刚走上正轨,此时贸然开辟新业务,风险很大,因此一些高管提出了反对意见,而贾西却率先表示了支持,他认为云服务解决的基础设施问题正是开发工程师们所需要的。贾西后来解释说,很多公司都会专注发展和自己核心业务相关的新业务,考虑是否具有相关性,但亚马逊不是,公司会考虑新机遇的市场规模、是否满足市场需求、亚马逊是否能有创新。如果满足了这三个条件,就会义无反顾去做,哪怕和亚马逊目前的业务毫无关系。开启云业务时,贾西仅要了57人组建团队,而当时亚马逊员工约有5000人。

在贾西的坚定领导下,2006年亚马逊首次对外发布了一系列AWS产品,正式步入云计算市场。同时,AWS还在业界首创了一套不同以往IT公司的收费模式,即只为所使用的服务付费。至此,AWS真正成为了全球第一家云服务提供商,占领了市场先机,贾西也成为了亚马逊著名的S-Team精英团队成员之一。S-Team是亚马逊内部的最高管理团队,他们定期与贝索斯开会,商讨与制定公司重大决策。

AWS最初客户是硅谷的互联网公司,如Airbnb、Uber、Netflix等。2012年,AWS击败了IBM,拿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云业务订单。随后,越来越多的美国政府机构、大型企业成为了AWS的客户。AWS还大力拓展了海外业务,到2016年,AWS已成长为全球公有云市场中无可争议的先行者和领头羊,贾西也在这一年成为AWS CEO。

既能深入了解复杂技术,又能明白解释技术细节,非工程师出身的贾西成为了业界罕见的带领先进技术团队的高管。有人评价他:贾西理解客户,了解驱动商业决策的因素,有着敏锐的市场嗅觉,是一位精明强干的商人。

亚马逊文化的传承者

除了拥有出众的商业才能,贾西还是一位继承了亚马逊文化的、卓越的管理者。

“贾西是亚马逊人的缩影,是亚马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亚马逊前董事会成员如是说。在坚持客户至上、强调执行力、关注细节、重视长远发展等很多方面,贾西与贝索斯有着惊人的相似。

贾西长期从客户角度出发,将“客户至上”贯穿到解决方案、产品定价、服务优化等各环节。前亚马逊CIO评价说,贾西具有独到的能力,能够把握客户需求的本质,并将其置于前列。贾西表示,与许多成功的企业一样,AWS的创立几乎是偶然的,但成功则取决于对客户的不懈关注。很多企业都声称自己始终以客户为中心,但很少有企业能够做到言行一致。

贾西有着果断的执行力。当看到好的事情时,他常说,让我们开始吧。当需要做决策时,他通常会快速反馈,不会犹豫不决,并能够欣然接受失败。当面对激烈竞争时,他杀伐果断。2013年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大幅下调EC2部分服务价格时,贾西却坚持己见,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他决策正确。为了对抗来自微软Azure、谷歌云的激烈竞争,过去多年,贾西带领团队在持续优化AWS产品与服务基础上,不断降价,使得AWS在提高利润的同时,还保持了全球第一的市场领先地位。

贾西能够看到更多不被提及的技术细节,提出没人讨论的业务问题等。他说,“领导人有时犯的一个错误是与业务细节距离太远。事实上,每个企业总会出现正常、不正常的工作情况。没关系,只要洞察到不可见的问题,就可以对其进行修复、快速地校正。但是,如果你与细节相距甚远,又没有正确机制来检查正在发生的情况,那么找出过去6到12个月发生的问题并纠正,将变得非常困难,因为漏洞在不断加深。”贾西参与日常工作的程度非常高,他认为,有效管理的一部分是要了解组织各个层面的情况。

贾西习惯性考虑未来两到五年的事情,他建议,无论公司还是个人都必须考虑未来朝哪个方向发展,而不仅只考虑如何服务好客户与合作伙伴。他说,“如果读过贝索斯在1997年5月公司上市时写给股东的信,你就会明白,寻求短期回报的投资者不应该投资这家公司。我们始终立足长远,致力于为客户做出正确的选择,并且我们一直非常虔诚地遵循这一信条。”

亚马逊员工用强硬、公平来描述贾西的管理风格,《Business Insider》报道,在亚马逊众多高管中,多数员工认为贾西是最好的。贾西被形容为一个真正的好人,然而他对员工高标准严要求,且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应对挑战。

在Chop会上(Chop早先指头脑风暴、计划等研讨会,现泛指贾西召集的各类重要会议),贾西常常会提出尖锐的问题,也会就某个想法反复争论,还会直接否掉创意、裁撤毫无准备的员工。为了准备Chop会,各个团队通常要花数周时间,做几十种不同版本的文档。做足准备甚至比提出正确想法更重要。前AWS主任说,贾西不容忍任何愚蠢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准备好,特别是当你想蒙混过关时,他会知道并当面戳穿。在Chop会上做不到最好的人不会获得第二次机会,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然而,如果你能证明自己的想法正确,即使不同意你的观点,他也会尊重你。AWS员工称,贾西虽以强势著称,但他不会大喊大叫,也不会排挤员工。

在面临竞争时,贾西颇具攻击性。过去几年在贾西默许下,AWS起诉了多位跳槽到直接竞争对手的中高层管理人员,阻止或推迟他们在新公司履职,这被认为是贾西诸多竞争策略之一。他本人被形容为一个不惜代价取胜的人。贝索斯很少卷入与竞争对手的口水战,即便遭到甲骨文创始人埃利森等公开嘲讽,也很少直接回应。而当贾西面对埃利森的挑衅时,他会毫不示弱地回击甲骨文的产品又老又贵,客户早就受够了。

具有卓越的商业与管理能力、带有强烈的亚马逊文化底色,这样的贾西赢得了贝索斯与员工双方面的认可。

贾西的挑战

如今的亚马逊已远远超越了电商,成为了全球顶尖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有着难以撼动的商业地位,它的市值已高达1.6万亿美元,员工数量已超过130万。有媒体评论,贝索斯选择在这个时候退出或许再合适不过了。对于贾西出任亚马逊的第二任CEO,业界普遍也持看好的态度。eMarketer分析师表示,贾西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亚马逊公司的精神内核,即如何运用数据、如何深思熟虑地寻找机会。贾西虽尚未公开谈论亚马逊的下一步愿景,但了解他的人称,很显然他会延续贝索斯既往的政策与方向。

虽然被一致看好,但摆在贾西面前的挑战也非常艰巨。

受2020年疫情的拉动,亚马逊销售额急速飙升,股价增长了60%,表面看公司正处于黄金时代,不过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

最受关注的是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调查。2019年6月3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宣布对亚马逊等四家科技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经过长达16个月的调查,反垄断小组发布了一份报告,认定这些科技公司存在垄断行为,呼吁加强对它们的审查和监管,完善反垄断法或拆分它们的业务,不排除提起反垄断诉讼。紧接着欧盟委员会2019年7月对亚马逊发起反垄断调查,并在当年11月发声明称,欧盟认为亚马逊违反了该地区反垄断规则,并将针对其购物车BuyBox、Prime会员功能等展开第二阶段调查。最近美国华盛顿州又对亚马逊提起了反垄断诉讼,指控其滥用在电子商务市场的主导地位损害竞争。

面对越来越大的反垄断压力,贾西被期望处理好亚马逊与各政府监管机构的关系,应对好这些棘手的反垄断问题。但显然,这并非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除了反垄断的难题,亚马逊还长期受到多项劳工方面的争议和指责。其工作环境恶劣、工人保障差工资低等等问题,如今遭到越来越多员工的投诉与抗议。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疫情期间,亚马逊招募了超过40万的员工运送日用品和医疗用品,其中近2万人感染新冠病毒。如何打破企业沉疴,改善和解决这些矛盾,也是贾西需要面对的。

在亚马逊的业务方面,贾西面对的挑战同样艰巨。比如云厂商之间的竞争正日益激烈,AWS未来如何实现持续增长,保持市场领先?在几款高预算游戏取消之后,亚马逊如何整合分散的视频游戏业务(即旗下Twitch游戏直播平台、Amazon Game Studios游戏开发平台、Luna云游戏平台),以提振游戏业务?在零售业务上,与第三方卖家展开合作后,如何严控质量的同时避免卖家转向Shopify等竞争对手?……

在贾西的带领下,硅谷巨头亚马逊如何应对上述的挑战,或者揭开怎样的新篇章?让我们拭目以待。

注:文/Zhilavie,文章来源:砺石商业评论(公众号ID:libusiness),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砺石商业评论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