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亏损收窄同比下降74.4% 困难中途牛如何求变

梁佳灵 2021/06/16 14:05

途牛是一家专注于休闲旅游服务的公司,早年这个定位让途牛与其他旅游公司产生差异化,深受市场欢迎,一度占据休闲旅游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和企业内部的问题越发突出,途牛越来越没落,不但掉出了旅游市场的第一梯队,而且企业还不断亏损。

多年亏损,途牛一度被传退市,但是途牛依旧顽强地坚持着。近日,途牛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本季途牛表现如何呢?

亏损难解

财报显示,本季途牛经营亏损为5486万元。但是与往期相比,本季途牛经营亏损收窄,同比下降74.4%,环比下降93.98%。

本季经营亏损收窄的主要原因是支出的减少。财报显示,本季总营业费用为8352万元,环比下降91%,同比下降73%;本季收入成本为4871万元,环比下降31%,同比下降40%。

本季营业收入并没有对经营亏损的收窄起到积极作用。总营业收入为7736万元,同比下降55.53%,环比下降34.83%。

对于总营业收入的下降,途牛在财报中解释是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和传播带来的负面影响。新冠疫情使得国外旅游市场几乎崩盘,国内市场也深受影响,旅游目的地减少、旅游人数减少、交通受限,途牛的打包旅游服务受到很大的影响。

但是新冠疫情的影响只是无数片雪花中的一片,使得途牛本就亏损境遇更困难一点了。

因为营收一直不景气,“降费减亏”已经成为途牛不得不选择的减低亏损的手段。尽管途牛本季经营支出减少收窄了本季的亏损面,但是这样的减亏方法又能持续多久呢?没有开源,就单靠节流,途牛的亏损问题依旧很难解决。

节流虽好,作用有限

本季途牛已经在尽力减少经营支出降低企业亏损,但是途牛的经营支出仍然超过了总营业收入,企业依旧入不敷出。而途牛的支出主要由营业费用和收入成本构成。

财报显示,本季总营业费用由三个部分构成,分别为研究和产品开发、销售和营销费用、一般和行政费用。其中研究和产品开发费用为1179万元,销售和营销费用为3542万元,一般和行政费用为4474万元。

首先,产品花费。因为途牛一直专注于休闲旅游,因此格外注重旅游产品。在产品路线上,途牛走的是“小而精美”的路线,推出了跟团游、自助游、公司定制旅游服务等产品,为了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途牛前期花费了大量的产品研究和开发费用。但是随着产品逐渐成熟,途牛的研究和开发费用开始逐渐减少。

其次,营销花费。OTA行业是需要进行大量营销的行业,行业的特性使得途牛在发展初期就选择进行大规模广告营销的战略,这个战略是导致途牛开始亏损的原因之一。但是这些年途牛的营销和销售费用一直也居高不下,多年高额的营销和销售费用并没有换来途牛业绩的增长,因此在本季途牛锐减营销和销售费用以降低支出。

收入成本主要花费在线下市场的扩张。途牛的线下市场采用直营店形式,目前途牛在全国31个省份都建立了自营地接社,每个自营地接社都是一笔庞大的开支。此前有财经媒体报道指出,途牛自2018年起开始通过裁员、关店等方式降低收入成本。本季途牛依旧受到疫情的影响,途牛可能会通过减少线下市场开支来降低收入成本。

“降费减亏”有效地使得途牛本季的亏损收窄,运营效率得到进一步提高。但是途牛的变现能力却没有因此得到提高,本季途牛的收入水平反而出现了下降,企业的亏损问题依旧存在,可见“降费减亏”的作用有限。

业务单薄,营收难长

除了经营支出,企业的营收也是影响企业经营状况的重要因素。

携程财报显示,2021Q1营收4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18亿元;同程艺龙财报显示,2021Q1营收16亿元,净利润为3亿元。不难看出,途牛本季营收远低于同行业的携程和同程艺龙的营收,不仅没有盈利,还持续亏损。

对于疫情的影响,携程和同程艺龙远没有途牛受到的冲击大。携程和同程艺龙不仅能经受得住疫情的影响,而且两家企业都实现了盈利,主要原因是两家企业的业务布局更加多元化,每个业务都能相应地分散风险,企业的风险承受能力相对就更强。

而途牛途牛的营收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打包旅游,另一部分是和旅游相关的其他服务。

其一,打包旅游。打包旅游是途牛的主营业务,财报显示,本季途牛打包旅游收入为4536万元。上一季度途牛打包旅游收入为8314万元,本季打包旅游收入环比下降45%;去年同期打包旅游收入为1.20亿元,本季打包旅游收入同比下降62%。

其二,其他服务。途牛其他服务包括景点门票、签证申请、住宿预订、交通票务等服务。财报显示,本季其他业务收入为3200万元。上一季度其他收入为3557万元,本季其他收入环比下降10%;去年同期其他服务收入为5374万元,本季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0%。

相较于其他公司的业务,途牛业务结构不够多元化,风险承受能力就较弱。疫情的到来,使得途牛业务收入出现大幅度下滑。而且途牛主营业务不够多元化,企业的营收能力受到很大的考验,途牛的亏损问题也离不开业务结构的影响。

困局求变

途牛深知如今自身难保,如不自救,谁还能救?

疫情席卷了全球的旅游业,这也促使国内旅游趋势发生变化。更多的人开始转向国内旅游,国内旅游又掀起了一波浪潮,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期间,选择国内旅游的游客占97.6%,出境游的旅客仅占2.4%。其中选择省内周边游的旅客最多,多达65.5%;省外游的旅客占32.1%。可见,国内游和周边游将可能是短期内旅游市场发展的趋势。

途牛也在不断调整业务重心,积极恢复国内旅游业务,途牛还试图通过提高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跟团游服务来提高自己的主营业务。

但根据微热点发布的《2021年Q1全国旅游行业网络关注度分析报告》来看,80、90成为关注旅游行业的主力军。这类主体更喜好个性化旅游,对于途牛现如今的旅游产品中的跟团游和定制服务可能不太偏好。

除了在业务上求变,在营销方式上途牛也正在进行转变,提出了满意营销和数字化营销。

满意营销就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优质旅游服务赢得用户口碑,通过用户口碑带来新用户。数字化营销则是运用社交媒体等数字化工具进行的营销。为了打造数字化营销闭环,途牛推出了“苔客”,利用社群进行营销。除了社群,途牛还尝试过直播的方式进行营销,但是效果不太理想。

尽管途牛已经意识到在现今的困局上要积极求变,但是市场环境是十分复杂和瞬息万变的,途牛能否实现突破改变还是未知的。

注:文/梁佳灵,文章来源:韭菜财经APP,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韭菜财经APP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