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制造之都”东莞谋变背后:服务型制造铺就荣光之路

一点财经 2021/05/25 16:38

“服务型制造,对于中国成就制造业强国的意义是什么?”

2021年4月底,在由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与东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服务型制造万里行——走进东莞”的活动间隙,《一点财经》就此问题对话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长朱宏任。

他言简意赅:“服务型制造,是中国制造业从中低端迈向中高端的阶梯和桥梁”。作为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战略咨询委主任,朱宏任对发展服务型制造背后深刻的逻辑与服务型制造发展的实际情况,稔熟于心。

早在2020年7月,工信部等15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服务型制造是制造与服务深度融合形成的新型产业形态,是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重要方向。”

虽然前进方向已经清晰,但如果将宏伟的方向具象到每一家制造企业中,服务型制造更像是一片未知的海域。见微知著,广东东莞,知名的“制造之都”,作为一座伴随着改革开放而兴起的工业城市,其无疑是观察中国制造业向服务型制造升级的一个典型样本和最佳窗口。

如果说服务型制造是架设在中国制造由中低端迈向高端的阶梯与桥梁,那么面对新的百年征程,服务型制造将为东莞打开一扇怎样全新的大门?东莞样本又将为中国制造迈向中国服务型制造过程中带来怎样的启示?

01

一个服务型制造企业典型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从全国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太平手袋厂”开始,在商业大厦和工业厂房拔地而起的过程中,今天的东莞已经集聚了超19万家制造业企业,已经有1.1万多家规模以上的制造业企业。

而作为19万分之一,广东合通建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通科技”)的服务型制造发展思路极具样本价值。这是一家典型的生产PCB电路板的企业,赶上了国内电子信息产业快速发展的大趋势,十余年发展下来,合通科技成为拥有3间工厂,六七百号员工的广东省民营500强企业。

作为企业管理者之一,合通科技廖思恒很有危机感和紧迫感:“中国制造业正在掀起一场商业模式变革!如果不及早谋局转型之道,恐怕最后只会被淘汰。”

根据他的观察,PCB行业呈现出三大特点:

上游覆铜板等供应商长期被少数龙头企业掌握定价权,产业集中度高;

中游PCB制造企业竞争激烈,大量尾部工厂产能闲置;

下游消费、汽车、通讯等客户需求旺盛。

如何利用好闲置产能?如何聚合起来实现抱团的生产制造?解决PCB制造企业订单少、成本高、能力差、效率低等问题,这是合通科技在长期运作与思考的事。

经过近6年的发展与提炼,合通科技依托工业互联网的改造,重构了PCB行业的产业链,完成了向“共享制造”的纵身一跃——实现产业链资源聚合、跨工厂优化配置。

拆解合通科技的共享制造模型可以看到,产业供应链平台合通科技通过聚合大量尾部工厂形成灵活开工的产能(f),以此来承接下游厂商(b)的需求订单。下游厂商不必自己去构建产能,直接将需求指令实时发送给工厂生产,便可得到最终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在整个服务链条中,合通科技一方面建立起了PCB制造的聚单、分单、跟单、关单的专业高效体系;另一方面,通过对工厂、下游厂商赋能式服务,实现品质/交期/成本的极致优化,为PCB行业的产能过剩与闲置资源提供整套的服务闭环。

对于合通科技的“共享制造”模式,和君咨询合伙人严晓风很形象的形容称,把一头一头的孤狼整合到了一起,变成了一群群狼,可以接大订单的同时,也有更大更强的竞争能力。“作为一头孤狼的时候,你只能吃一个兔子。如果你要是一群狼集合在一起,那就可以吃大象。”

商业逻辑改变以后,PCB行业的平均准交率(准时完成订单生产指标)在30%左右,联合生产之后提升到了40%-50%。而在把工厂推到市场一线后,准交率跃升到了76%。而合通科技也由2018年营收不过2亿元跃升到2020年的4亿多元。

“如果用一个非常简便的话来描述服务型制造的本质,它就是‘增服务、强制造、创价值’”朱宏任解释说,一方面强调要增加服务的投入与产出比重,另一方面又强调制造是根基,将服务和制造有机融合在一起,服务反哺制造,创造更大的价值。

02

“9+x”的东莞实践

“中国的企业以前只学会了如何组织工人,而没有学会如何组织工程师,因此只能在制造业最荒凉的地带谋生。”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曾如此感叹。如果说,过去十年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是诸如“附加值低”“劳动密集型为主”,那么,现在服务型制造新模式的来临,无疑是一场暴风雨式变革的契机。在服务型制造新模式下,这是中国制造企业一次重新布局微笑曲线地位的机会,也是制造业摆脱廉价加工的一条蹊径。

包括合通科技所代表的“共享制造”在内,《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将服务型制造模式总结为“9+X”,还有供应链管理、工业设计服务、定制化服务、全生命周期管理、总继承总承包、节能环保服务、生产性金融服务、检验检测认证服务以及其他创新模式。

按照微笑曲线理论,产业链利润通常呈现一个“V”字形,一头是研发、设计,另一头是销售、服务,中间是生产。发展“服务型制造”,指的是制造业向服务化转型,意在引领企业从单纯提供设备向提供系统集成总承包服务转变,从提供产品向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转变。

毫无疑问,服务型制造有助于企业向高附加值攀升。

按照东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詹志斌的说法,东莞的工业发展过程中两大痛点:一个是核心技术的突破,一个是服务模式的创新。“到2020年底统计,我们全市高企达到6381家,技术交易额68个亿,研发占GDP的比重超过3%,所以从这个研发方面来提升我们的制造业发展水平”。

如今,显见的是,除了类似合通这样的中型企业的服务化转型与探索之外,东莞龙头企业华为在芯片设计、自主可控的技术以及工业互联网方面积极努力,vivo、oppo等企业盈利模式也早已从单纯依靠硬件转换成软件服务。

如朱宏任所说,服务型制造新生态中,既要有顶天立地的参天大树般的大企业,也要有铺天盖地的茵茵绿草和灌木般的中小企业。龙头效应之下,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开始逐步向服务化转型和渗透。

广东国邦清洁自2014年起,向服务型制造企业转型,七年时间跃居国内同业第一,年均增长率50%以上。背后最大的转变就是以前靠卖设备赚钱,今天其90%的营收来自设备租赁。

2020年对中国机床行业来说是个过坎的年份,全行业遭遇寒冬,但创世纪集团却逆市创下出货量2万多台的历史新高。原因就在于它从一个传统代工企业转型为向行业输出先进配套服务的智能装备服务商。

从主攻下沉市场服装制造企业到垂直服装行业供应链管理企业,这是搜于特向服务型制造企业转型的大方向。

不凡商城专注中高端工业制造业及科研院所需的生产制程及研发所需的工具和测试仪器仪表类产品及服务,通过提供专业化行业解决方案,帮助企业提高采购效率,降低采购成本。

米目米则由自动化装备生产企业向工业互联网企业转型,通过设计出相应的服务模块,以工业互联网平台向行业长尾企业赋能,助其降本增效……

虽然各企业外化的服务模式不尽相同,但其本质却如出一辙。它们已经不止是将关注点集中在制造本身,而是创新一个新的盈利模式,使企业通过服务获得更多的收益、更多的附加值和更高的利润。

可以说,服务型制造新模式是一次在制造企业固有盈利体系之上的升维,一次对旧体系的革命。

无论是优先家居将“设计创造价值”作为重要经营理念,还是合通科技的“共享制造”模式,还是更多类似国邦清洁这种向服务型制造升级的企业,它们的理念与实践诠释了服务型制造新模式所带来的深远的影响。

无疑,它们正在成为转动制造行业服务化升级的新力量,并正以此刷新和提升中国制造的形象,让中国制造绽放出更高的价值和新的光彩。

03

“制造之都”谋变背后

“制造之都”东莞向服务型制造谋变,不仅量化地表现在数据提升之上,背后更是一大批传统制造业的光荣变革之路。

正如朱宏任对于东莞制造业向服务型制造转变是个历史必然的判断一样,近些年,东莞制造业企业在一轮又一轮的转型升级中,符合当地产业特征的服务型制造路线逐渐浮出水面。

面对新的百年征程,“当前服务型制造已经呈现出蓬勃发展势头,一批制造企业积极向服务环节延伸,新兴的服务型制造企业不断涌现。”

朱宏任指出,在这一过程中需要企业从思想上转变思路,“服务型制造更加强调从客户的角度出发,从需求端出发,并且它要求有一个适应型的组织变化,这个组织变化将是更多面对客户,更多体现跨领域、跨学科的服务,同时,还要把自己产生的价值与客户、与需求方共享。”

朱宏任认为:目前我国的服务型制造已经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集中体现了三个特点。

一是新技术助推制造业服务化转型。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平台,以拓展供应链增值服务为核心,制造业与服务业正深度融合。大力发展量子通信、人工智能、智能网联汽车、智能装备制造、软件服务等制造业服务化新产业,对加快制造业向柔性化、智能化和高度集成化转型起到显著作用,应继续鼓励企业利用信息网络技术在供应链内及供应链间实现服务化。

二是新模式提升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水平。以产业转型升级为导向,引导企业进一步打破大而全、小而全的格局,分离和外包生产性服务业务,向价值链高端延伸。着力推动工业设计、节能环保、维护维修、软件和信息服务、工业物流、检验检测和人力资源等服务。

三是新业态提高公共服务支撑能力。加强公共服务平台、产业孵化基地、要素市场及产权保护等服务能力建设,为制造业服务化发展提供支撑服务。加强宽带网络、数据中心等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着力提升数据采集、数据挖掘、云计算以及数据安全传输的保障能力。加快完善5G基建和推进5G网络覆盖,扩大热点覆盖范围,提高大流量移动数据业务承载能力。

服务型制造近年的蓬勃发展,得益于高屋建瓴的政策指引和支持机构的推动。

2019年1月,服务型制造研究院着手筹建,是服务型制造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服务型制造已经从单个企业的局部行为,变成了从国家层面上加以全力支持和推动的行动。”朱宏任表示。

而作为服务型制造理念传播与政策宣贯的重要抓手,“服务型制造万里行”活动就像是制造企业元气的汇聚场,将服务型制造理念的种子播撒出去,并逐渐在全国各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正如《一点财经》内容团队调研和访谈的东莞十余位企业领袖,我们发现无论是制造能力、创新能力亦或是服务能力的共享,东莞的这些样本企业都在依托当地产业集群发展,创造出服务型制造的发展生态。它们与工业与信息化部提出的制造业未来发展方向,以及“9+x”服务型制造模式,相得益彰。

有高屋建瓴的政策指引,有务实推动中的企业实践,作为世界知名的“制造之都”的广东东莞,无疑已成为观察中国制造业向服务型制造升级的一块试验田。

“力争到2022年,东莞培育形成1个产值超万亿、3—5个产值超千亿的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构建起支撑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这是《东莞市建设广东省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实验区实施方案》所提出的目标与寄望。可见,东莞肩负着广东省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实验区的建设重任。

如何通过产业变革构建起支撑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从传统“世界工厂”向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之都”转变?在产业集聚下,如何擦亮“制造之都”的金字招牌?这是留给东莞制造业的重要命题。

可以预见,当底层软硬件技术逐渐完善,整个制造业通过服务化升级让生产效率得到更大提升的同时,必将擦亮东莞“制造之都”的金字招牌,也必将提升中国制造在国际范围的竞争力。

在全球范围内,一个和服务化更紧密结合的中国质造、中国品牌的新时代正在到来。届时,中国制造这个“世界发动机“将更加动力澎湃。

这场变革席卷的不仅仅是东莞,还将改变中国大地上许许多多同等命运的地域、企业与企业家。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注:文/一点财经,文章来源:一点财经(公众号ID:yidiancaijing),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一点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