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
加载中

“舍命狂奔” 叮咚买菜能否跳出社区团购罗网?

米海哲 韩志鹏 2021-05-13 11:57

靴子落地。

5月12日,叮咚买菜完成3.3亿美元D+轮融资,软银愿景基金领投,高鹄资本担任财务顾问,而叮咚D轮累计融资金额已达10.3亿美元。

截止目前,叮咚买菜已经完成十轮融资,并且还在不断补充资本弹药。此前有媒体称,叮咚买菜计划今年IPO。

与资本动作同步进行的,是叮咚买菜在加速开城。

成立前两年,叮咚买菜一直蛰伏在上海;在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叮咚买菜便开始“南征北战”。去年疫情期间,生鲜电商迎来春天,叮咚买菜又开启新一轮大扩张。

仅去年11月的一个月内,叮咚买菜就新进入近10座城市,而今年,叮咚买菜已经扩张至29座城市。开城数量远超每日优鲜。

相较于成立近七年的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成立伊始便冲劲十足、舍命狂奔。如今的前置仓赛道,两家也已平分秋色。

疫情之后,国内生鲜电商也进入“大乱斗”模式,社区团购汹涌来袭,包括美团、滴滴、拼多多、阿里、京东等巨头系数入局。

大扩张中的叮咚买菜,遇上来势汹汹的互联网巨头,又将如何破局?

加速狂奔

生鲜电商是互联网最难啃的蛋糕之一,但从始至终都不缺乏入局者。

2017年5月,叮咚买菜在上海成立,以“移动端下单+前置仓配货+29分钟内即时配送到家”的模式提供生鲜菜品服务,主打“0起送费、0配送费”。

成立前两年,叮咚便通过疯狂地推的方式,迅速“占领魔都”。随后,叮咚买菜深耕上海,截至目前,叮咚买菜已经在上海布局了近400个前置仓。

不过,上海只是叮咚买菜的第一站。在上海静默两年后,叮咚开始全面发力,希望将上海的开城经验快速“复制”,随后扩展至华东、华南市场。

深圳市场,便是叮咚买菜进军华南的一次“阅兵”。

2019年8月,经过46天的市场调研与供应链系统建设后,叮咚买菜进入深圳,运营7天后,深圳日单量便接近3万单,每天新增用户率增长超过70%,而后福建,厦门也相继开通。

借深圳一役,叮咚完成了对仓配、供应链跨区域作战的训练。

而在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生鲜市场随之迎来大爆发,叮咚买菜的扩张也按下了“快进键”。

去年4月21日,叮咚买菜”正式在北京上线。首批开设的18个前置仓,涉及1800多种品类,分布在回龙观、双桥、青年路等社区。

仅去年11月,叮咚买菜就新进入接近10座城市。除上海、杭州、北京之外,叮咚先后进入江苏、广东、河北、浙江、安徽、四川等省。

截至目前,叮咚买菜已上线29城, 共有10000多种SKU,品类主要有新鲜蔬菜、水果、肉禽蛋、活鱼活虾、米面粮油等多种商品。

据叮咚买菜提供的最新数据,目前叮咚买菜在全国有1000个前置仓,日订单量达70万单。

火线融资、快速跑马圈地,在前置仓和供应链建设、广告投放上不断加码,叮咚买菜在前置仓赛道可谓是“异军突起”的存在。

但生鲜电商依然是增量市场,抢占份额并非易事,生鲜市场的低毛利率与高损耗,让叮咚每一次的扩张成本都随之上升。

由于前置仓模式的局限性与外部激烈竞争环境使然,叮咚买菜的扩张仍充满挑战。

群狼环伺

生鲜是个大赛道。欧睿数据预计,2020年中国生鲜零售市场规模可超5万亿元。

作为消费互联网的最后一块“处女地”,生鲜赛道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巨头加入其中。这同样也意味着,叮咚买菜将面临无数的强敌。

前置仓赛道中,盒马鲜生等“店仓一体”自成一派。截至2021年1月份,门店数量已超过261家;美团买菜背靠美团大平台,自带流量,目前已经上线全国6座城市;每日优鲜则缓步推进,目前也在16座城市上线。

显然,无论北京还是上海,一二线城市已成为前置仓玩家们的主战场。

前置仓平台对一二线城市的抢占均是志在必得,但从下沉市场发起进攻的社区团购玩家们也不甘落后。

作为叮咚买菜的大本营,上海早已被多家社区团购巨头觊觎。今年一月,多多买菜正式开城;三月初,橙心优选、美团优选等相继入沪,巨头们正“围攻”魔都。

同样,在超一线城市北京,以美团、橙心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平台,以每日优鲜、美团买菜为代表的前置仓平台,都是难分伯仲。

因此,即使在超一线城市,用户追求“快节奏、高品质”的同时,仍有一大批价格敏感类人群,对社区团购模式有一定需求。

于叮咚买菜而言,即使已经在上海实现全覆盖,但社区团购玩家们的先后入局,无异于瓜分了前置仓模式的蛋糕。

社区团购来势汹汹,这是叮咚买菜无法忽视的对手。

另一方面,前置仓模式一直以来都面临“难盈利”的质疑。这主要是因为平台在扩张过程中,每进入一座新城市,供应链、直营仓配队伍几乎需要重新搭建。叮咚买菜一路开城的同时,也在一路烧钱。

2020年一年,叮咚买菜就累计消耗掉20亿之多的资金。

这意味着,叮咚买菜在扩张规模的同时,必将承担亏损“失血”。而叮咚买菜的老对手每日优鲜,已经在2019年底宣布实现盈利,转亏为盈。这对仍处于亏损状态的叮咚而言,无疑是一种压力。

叮咚买菜虽有强大的供应链体系,但也缺乏流量入口。今年4月,每日优鲜与叮咚买菜同时被传IPO、争夺生鲜第一股。

这既是对前置仓第一赛道的争夺,又是叮咚目前获取融资,缓解“焦虑”的一种方式。

一方面,外界希望前置仓这一新赛道,能为迟迟无法突破盈利瓶颈的生鲜市场,带来新的希望;另一方面,从现实层面考虑,作为新零售发展至今为数不多的硕果,已经入局的资方自然也希望看到前置仓模式能创造丰厚回报。

群狼环伺,局势未明。叮咚激流勇进是果敢,但生鲜电商乃长久之战,后期的远航,仍离不开充足的“弹药”保障。

前行隐忧

相比于前置仓,模式更轻的社区团购也在“加速狂奔”。

入局社区团购近半年,美团、橙心和多多均覆盖全国超千座县市,日单量均顺利突破千万件。要知道,这是十荟团、兴盛优选等老玩家,用时三、四年才实现的目标。

从五环外杀入五环内,如今,在全国几乎每一个省份、县市,用户都能使用互联网新三家提供的社区团购服务。这是现阶段前置仓们只能望其项背的成绩单。

同时,在模式上,社区团购也展现出自身优势。

例如,通过“今日下单、次日自提”,社区团购以相对“牺牲”时效的方式,降低了流通环节的成本,并且改造了传统的物流链路。

不仅是物流环节得到优化,在商品供应端,社区团购直接向一级经销商,乃至源头和厂家“直采”商品,传统的“分级经销”模式被打破,流通成本也进一步得到压缩。

在改造商业模式的浪潮下,互联网巨头们寻得了新的“流淌着牛奶与蜜之地”。

相比于“高价+及时达”的前置仓模式,“低价+次日达”的社区团购,满足了大量用户的需求。虽说生鲜还是增量市场,但生鲜消费往往是集中式的,社区团购依然分割了市场总需求。

毕竟,很少有家庭一天采购两次菜。

况且,互联网巨头们甫一入场,就将自身长板发挥到“极致”。美团“地推铁军”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还未上市的滴滴,在砸钱上更为高调。

多多买菜更是强化了主站App的导流作用。武汉一位多多团长就表示,每天来门店取货的用户,几乎都是新客,很多顾客并非是周边小区的住户。

流量与资本,叮咚买菜在此方面的优势并不明显。敌人打到家门口,叮咚买菜也不得不变。

在生鲜市场总需求被分割的背景下,叮咚买菜只得继续扩张,而超10亿美元资金“到位”,叮咚买菜的“大扩张”策略还会继续深化。

不过,未来社区团购大有颠覆传统电商之势,这一波浪潮之中,已经是生鲜赛道“新星”的叮咚买菜,是否会入局?何时真正进场?这依然是未知数。

无论是否入局,于叮咚买菜而言,“负重前行”依然会是长期路线。

注:文/米海哲 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2021亿邦未来零售大会新消费峰会

点我报名
# 未来零售 # # 生鲜 # # 美团 # # 生鲜电商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