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缺席”社区团购 百度“尚能战否”?

李明轩 2021/04/21 12:29

2020年,一场互联网大战在社区团购赛道打响。

放眼望去,社区团购巨头中缺席了百度。

市值接连被美团和拼多多反超,曾经中国互联网第一的百度,如今“掉队”之声却不绝于耳,BAT中的“B”难再抗鼎。

今年百度成立造车公司,联手吉利入场新造车领域。造车一役变得风生水起,但这是一场长线战争。而如今,社区团购这场战事已经是烈火烹油,现阶段,中国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全面参战,除了百度。

难道,百度真“甘心”做社区团购的“局外人”?

01

巨头游戏

2020年下半年起,社区团购“众神归位”。

6月,滴滴在成都试水社区团购平台橙心优选;7月,已开展多轮调研的美团成立优选事业部,由S-team成员陈亮领头,首战在山东打响;8月,多多买菜在南昌、武汉两地展开运营。

巨头参战迅速,且底气十足。王兴不止一次在内部会议上表示:社区团购是必须打赢的仗;黄峥也说:多多买菜将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程维更是宣称“投入不设上限”。

于是乎,烧钱大赛开始,各路巨头快速投入资金、疯狂竞逐。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里,美团、多多和橙心已经覆盖全国上千座县市。

巨头大举“撒币”,老玩家亦按捺不住。

被誉为社区团购“老三团”的兴盛优选和十荟团,前者深耕湖南市场多年,截至去年12月,在长沙已拥有超过7万个团点;同一时间,十荟团在湖南也拥有超过6万个团点,并且还在持续不断招人。

十荟团和兴盛优选的背后,还有巨头身影浮现。十荟团上了阿里的牌桌,兴盛优选更是接连捧得京东、腾讯的玫瑰枝。

同时,于京东、阿里而言,社区团购也是必抢赛道。

去年9月,阿里旗下盒马集市率先在武汉开城,并在去年年底,进军社区团购“光明顶”长沙;今年,盒马集市又相继在南京、重庆等地开城。

京喜拼拼亦是雷厉风行,在传出刘强东将亲自带队社区团购消息的三个月后,京喜拼拼13城同开,目前进驻的地级市超过70座。

“新科劲旅”与老牌巨头同台唱戏,幕后更多玩家也伺机而动。

去年10月开始,多家媒体相继报道称字节跳动将成立社区团购一级事业部,或取名“今日买菜”;另外,快手也被传出曾前往长沙调研社区团购,宿华还被拍到过,出现在兴盛优选的总部。

作为消费互联网最后的流量堡垒,以及再度深耕下沉市场的机会,中国互联网TOP10的巨头都不会错过社区团购这波红利,纷纷投身这场消费互联网的最后战役中。

但巨头百度,依然悄无声息。

实际上,八年之前,移动互联网大幕拉开之际,百度也曾豪掷百亿、提出航母计划,但如今,多数已是一地鸡毛。

02

几度沉浮

曾几何时,百度也全力进攻过本地生活领域。

2013年,百度斥资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拉响转型移动互联网的冲锋号;一年后,O2O概念再度翻热,美团、饿了么激战外卖领域,百度也顺势杀入。

2014年,百度提出“连接人与服务”的战略口号,当时LBS事业部的一支团队负责将第三方外卖平台接入百度地图,并由此发现外卖市场的机会,最终在内部成立了百度外卖团队。

百度高度重视外卖业务,当年产品运营岗面试的第一题,就有关百度外卖的推广。而不同于美团、饿了么进军校园,百度主打白领市场,并与第三方劳务公司合作,建立自有配送队伍。

2015年11月,百度外卖在完成2.5亿美元融资后独立拆分,覆盖全国100多座城市,注册用户超过3000万;百度外卖迅速在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

但处于高光时刻的百度外卖,转眼就开始坠落。

2016年初,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发起冬季战役,给骑手放了春节假期的百度外卖,也因此在春节过后遭遇运力不足问题,长时间内招不到骑手。

这还不是最糟糕。在美团、饿了么大肆烧钱抢市场时,2016年3月的B轮融资中,百度外卖宣布,60%的资金不用于市场投入,到当年7月,百度外卖再次调降补贴。

彼时数据显示,仅7月一个月,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就下滑了4%。

到2017年,百度外卖相继提升商家佣金和配送费,市场份额再次下滑;直到当年8月,饿了么官宣收购百度外卖;一年后,百度外卖更名“星选外卖”。

“百度外卖”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外卖大战一地鸡毛,百度糯米的团购大战同样如此。2014年,百度全资收购团购平台糯米网;第二年,李彦宏放出豪言:“账上还有500多亿现金,先拿200亿来把糯米做好。”

敢砸200亿资金的百度糯米,与大众点评、美团大有“打对攻”之势,节日补贴、大促一个不落。

但形势又一次急转直下。

糯米被百度收购的第二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做了长达一个小时的开场演讲,但却只字未提“豪赌200亿元”的百度糯米。

与此同时,百度外卖也仅是由于代言人的关系,被李提及了一次。因为那场大会的“主角”是人工智能。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了:百度全面转型AI、陆奇入主、Apollo自动驾驶项目上马……而硬币的B面,则是百度O2O业务彻底淡出历史舞台。2018年5月,爱奇艺正式收购百度糯米影业,作价2亿美元。

曾经50亿美元估值的百度糯米瞬间坠落,而2016年时,李彦宏就已经给O2O业务下了“死刑”:如果真的做不过,就不做。

时也,势也,命也。

纵观百度在“航母计划”后全盘的移动互联网布局,高价收购的91无线最终折戟沉沙;有一定口碑基础的百度音乐倒在版权大战的前夜;视频网站中排名前列的爱奇艺,依旧逃不出亏损漩涡。

百度入道本地生活之“难”,难在何处?

03

梦在何方

实际上,百度在移联网领域并非没有“拳头”产品。

根据百度2020年四季度财报显示,仅搜索核心业务创造的收入就达到231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超过75%。截止去年年底,百度App的月活用户数,也超过了5.4亿。

手机百度、百度地图、爱奇艺……百度在移动端开辟了多个流量入口。但百度从PC互联网时代积累下来的模式基因,并不容易撬动。

如今再看八年前百度收购91无线,其还带有搜索引擎的思维。以主动检索为核心的“应用商城模式”,实际已经难以适应急剧变化的用户习惯。

百度糯米亦是如此。2016年,糯米上线了本地直通车产品,这是一款为本地生活服务商家提供线上推广服务的平台,而彼时百度糯米的广告及创新变现产品,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已经达到7成。

《财经》的报道更是指出:百度糯米是当作广告业务在做,不是当作O2O在做。当然,生活服务平台广告化并非错误,关键在于,百度模式的基因太深。

时至今日,不同平台、不同广告内容都展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B站、抖音……更多玩家在分食有限的广告市场蛋糕。

这不会颠覆百度的业务基本盘,但会冲击业务成长性。

因此,在商业模式转型上,百度也可谓历经千帆。2008年上线的“有啊”电商,是百度探索电商业务的第一步,但这款C2C电商平台,每月仅能拿到上千元的推广费,发展三年仅打下1%的市场份额。

上线“有啊”期间,百度还与日本乐天合作推出B2C电商“乐酷天”,但由于乐酷天高层均由日方掌控,其并不熟悉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最终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2011年,百度有啊被整合进爱乐活;2012年,乐酷天关停;2013年,爱乐活转型为电商导购网站;一年后,爱乐活更名“乐货”,转型为会员制电商。

2015年,百度再战电商赛道,一口气连推返现购物平台“百度VIP”、智能创新产品网上商城“百度未来商场”、高端品质电商“百度MALL”3家电商平台。

但两年后,这些平台悉数关闭。

不可否认,百度搜索引擎有流量优势,并且有遍布全国的销售代理做支撑,但百度在选品、运营和售后等环节缺乏经验,电商又极为考验精细化运营能力,豪气入局电商的百度,并未迅速补齐短板。

百度入局电商的最大一役,就是2014年联合腾讯、万达成立“腾百万”,计划5年内投资200亿元,打造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公司。

日后复盘腾百万的失败,王健林也直言:“(别家)任何流量导入进来就需要花钱,我们不需要花钱,自己就有。但这些流量怎么变成钱,这两人(李彦宏和马化腾)听了觉得有点可能性,说行,就弄了。”到最后,王健林甚至说:自己才是(三人中)最懂电商的那个人。

2017年,百度电商业务彻底关闭。

实际上,在生鲜电商领域,百度并非从未“染指”。2015年,百度就曾联合泰康人寿投资B2C生鲜电商“中粮我买网”超2亿美元。

2018年,社区团购第一次成为风口时,百度被曝在内部孵化名为“百优品”的生鲜电商项目,由前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推动,希望通过盘活全国各地的销售代理商资源,建立起生鲜的供销体系。

但这一至今都未公布商业模式和具体雏形的生鲜电商项目,早已“胎死腹中”,曾经的老臣向海龙,如今已是国美线上平台的CEO。

物是人非事事休。

入局电商屡屡碰壁,百度想改变基因底色谈何容易,这意味着持续每年上百亿资金的投入,而如今,百度要将更多资金,投入人工智能和造车领域。

AI和造车是持久战,全面商用化落地还需假以时日,但社区团购赛道已经燃起熊熊战火,当下缺席的百度,并不意味着会一直缺席;百度若能通过投资形式入局,也不失为一招妙棋。

但社区团购这一仗,极可能颠覆现有的电商乃至零售格局,怀揣此梦想的互联网巨头们,早已鸣响战鼓、全线杀入。

宏大图景已然浮现,百度“尚能战否”?

注:文/李明轩,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