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
加载中

腾讯钟鼎联合领投 会算法的货运公司有多厉害?

王翠 2021-04-08 08:00

【亿邦动力讯】当国四货车禁止上路时,王师傅卖掉了开了3年的挂车,开始寻找新的出路。“我一个70后,没什么文化,开了一辈子车了,除了继续开车,还能干什么呢。”

19年,王师傅贷款50多万买了一台国五的车,但买完之后,王师傅发现,货源越来越难找。过去,王师傅大部分的货源来自物流公司,因近几年货物逐渐变少,运费越来越低,很多物流公司都倒闭了。

像王师傅一样,面临找货源难题的个体司机占据行业主流,据统计,我国约有货车司机3000万人,其中个体司机占比达到90%。货车空载率为40%,这意味着,近半数时间,货车都是进行的空载运营,而司机寻找货物的平均时间在3~5天。

王师傅买车时接触到的一家运输公司向他推荐了云柚货运,该公司提供每月保底公里数1w5,王师傅说:“我算了一下,发现能赚到钱,就跟他们签合同了。”

云柚货运一端面向货主整合散货资源,一端面向个体司机为其提供货物运输需求,并通过运输过程的数字化,解决车辆运输过程中的配载、路径规划、车辆调度等问题。

日前,云柚货运完成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由腾讯和专注于物流领域的钟鼎资本联合领投。云柚货运创始人周吉龙表示:“对于司机来说,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是每单中间等待的时间过长,而这恰恰是算法可以很好解决的问题。”

从算法公司转向货运公司

王师傅所处的物流赛道为零担物流,零担物流是指在一批货物的重量或容积不够一辆货车时,可与其他货物共拼一辆货车装运,行业称这些货物为散货。

零担物流领域最核心的问题是找货。王师傅也曾在一些平台上找货,像货车帮、运满满等。“一开始还可以,后来的话,不交钱就拿不到一手的货源。”他说。

越是发散而动态的需求越适合用智能化解决方案来提升效率。相比于运输需求相对稳定的快递快运公司,B2B的运输需求更适合用算法来解决。

成立于2016年云柚货运最初定位是算法公司,以算法加咨询的服务方式帮助企业做决策。创始人周吉龙毕业于北大微电子专业,先后在麦肯锡做咨询、中金做投行、德意志银行做投资,对数字模型有很强的职业敏感性。

偶然间一次服务,周吉龙发现,物流领域中B2B运输市场有3万亿规模,且两端供需非常分散。供给端基本都是像王师傅一样的个体司机,没有车队,没有组织,履约服务能力很差。而在需求端,货主在发货时间、发货数量上都很不稳定,且希望成本降到最低。

集合了C端小件运输需求的快递快运公司完成了揽货之后,会将需求整理得非常规整,司机往往就在固定线路上往返进行运输,这样的往返班车运输实质上具备非常高的效率。但对于发货各方面都有不确定的货主来说,简单的往返跑会拉长司机的空车等待时间。对于B2B运输市场,动态网状调度会更加适用。

当时云柚提供的服务是帮运输企业去做智能化调度,通俗来说,就是匹配车跟货,在这次服务之后,周吉龙发现这个市场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他说:“我们看到了场景,看到了需求,看到了提升空间。在18年那个时间点上,云柚开始布局运输场景,说得土一点,就是货运公司。”

用快车+专车的形式搭建运输网络

在确定应用场景之后,云柚选择以专车的形式开始切入。有一批像王师傅一样的货车司机带着车入住云柚平台,搭建起一个轻资产车队。现阶段,云柚专车只接受13米高栏车这一种车型。周吉龙解释道:“这种形式减少了我们的资金投入,同时帮助云柚了解物流行业,在这一阶段,我们数据、算法、运营等方面也越来越完善。”

现在,云柚物流与货车司机的合作模式分为两种,王师傅直接签署合同的为一种,这种形式类似与滴滴的“专车”,有标准化的定价,标准化的结算,货车司机需要接受派单制。“这种形式可以避免一定的市场变化,云柚有固定的公里数价格,保底的公里数。”周吉龙说道。

另一种则是“快车”形式,对于这部分司机,云柚有一定的货车标准,双方约定好可以接单的参数。快车下的司机可以自主选择订单,运营效率都由自己把控。

云柚把这两种车型放到调度网络上,凭借其算法的背景,司机的空车率大大降低,每个司机都可以比之前多跑几百公里。云柚实现的调度效率显著高于个体司机,这是云柚擅长的事情。用周吉龙的话来说:“这是云柚的长板。”

在司机眼中,一辆货车的运营单单提高运输效率并不够,成本是影响司机们收入的另一重要因素。月运输公里数乘单公里收入就是一辆货车的月收入,因此,降低单公里运输成本是所有司机的目标。

周吉龙告诉亿邦动力,个体司机没有强算法,但是他们可以像机器一样规划出最快速、最省钱的路线。“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发现一个司机把一段700公里的路分成18段走,在这个路线中,司机需要上下高速9次,即省钱,罚款几率又小。”

在任意一条路上,如何规划出比个体司机成本更低的路线是云柚需要克服的短板。否则当云柚规划的路线将成本提高时,司机多跑的几百公里可能就会被抵消。针对这一问题,周吉龙给出了回答:“在我们看来,每个个体背后都是一个人工智能,他们能够对路况、费用等信息进行处理。而我们用标准化的方式,在数据积累下,搭建出运输体系下的基础设施,从数字到决策、执行。”

对于这套基础设施,王师傅表示,刚开始的加入云柚的时候,还是用的高德,现在只需要看app就好了。在app上,去哪取货、送去哪里,走哪条路都已经规划好了。

“虽然合同里写的是保底1w5,但实际上每个月跑1w6到1w8是很正常的,这样的话,每个月,我都可以多赚几千块,甚至是一万。不仅赚的多了,而且,运费、路况等都不需要我们操心了。”王师傅说道。

扩张运行区域和车型

云柚的算法能力可以支持十万单量级的实时决策,秒级输出路径规划和调度方案,支持实时动态调度、定价和运营决策。基于算法决策,云柚实现了平均单个车辆运行效率及净收入提高60-70%。

去年,满帮党委书记、副总裁徐强在公开场合表示,满帮平台上的司机月均行驶里程,从5年前的9000公里提升到了现在的13500公里,月均承运次数从14次提升到了20次。空驶率下降了20%,月接单量较平均水平多2单左右,司机年均收入增加4.2万元。

目前,云柚在上海、广州、成都、重庆、武汉、长沙、郑州等地构建起运输网络。云柚已服务上千家制造业企业、贸易流通类企业及三方物流公司,月收入数千万,业务量以每季度翻一倍的速度增长。

从规模总量看,2019年我国社会物流总额达到298.0万亿元。物流行业又分为即时物流、同城物流、快递、零担、整车以及航空、水路等。从企业角度看,即时物流下有闪送、达达等;同城物流有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等;快递有顺丰、三达一通等;零担有德邦、安能、云柚等;整车有满帮、鸭嘴兽等。

据了解,满帮在2020年11月完成17亿美元融资;货拉拉在今年1月完成15亿美元融资;滴滴货运在今年1月完成15亿美元融资。

周吉龙提到,行业竞争的重点并不是上述这些企业,关键在于能否大幅度地战胜市场原有的运输方式,即效率、成本都战胜个体司机。

周吉龙表示,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扩大业务规模、扩张运行区域和车型;加大研发投入,尤其是数字孪生的建设及算法。“接下来,我们打算把上述几个城市的运输网络壮大,扩大专车的数量,同时新增专车车型,然后再向更多城市扩张,理论上,云柚的运输网络应该覆盖到每一个城市的。”

在这一发展路径中,数据并不是挑战。云柚在2016年转型初期就意识到数据的重要性,因此,在一开始收集数据时,云柚是覆盖全国范围进行收集的。从技术层面来说,云柚走的更快一些。更多的挑战可能在销售效率的提高上。

周吉龙提到:“在去年年底,我们还在解决货车的运营效率问题,我们坚信这是核心闭环问题,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后,之后面临的问题就是销售增长问题了。”据了解,目前,云柚中销售团队占比为百分之十左右。云柚2021年的目标是,业务体量增长5-10倍,团队会进行一定的扩张,其中销售团队在其中会占大多数。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我们要认真地为产业互联网颁一次奖

奖项申报
# 独家 # # 产业互联网 # # 算法 # # 物流 # # 货车帮 # # B2B # # 汽车 # # 出行服务 # # 共享出行 # # 网约车平台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