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服务
加载中

禁用“口水战”背后: 一场关于移动支付的博弈

依琰 2020-08-07 17:47

一场有关于移动支付的大戏正在上演。7月底,有消费者发现,在美团外卖订餐时无法选择支付宝付款,随后,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的消息引发了一场涉及多方的口水战。7月29日晚,美团CEO王兴发文回应称,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多,手续费也较低,同时质疑“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于是,一场有关第三方移动支付的竞争也开始摆上了台面。

逐梦金融圈

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但凡有现金交易沉淀的平台,都有做金融的机会,且这种大一点的现金交易平台,金融也一定会是其重要的盈利点。

美团的资金交易量是非常庞大的。网经社旗下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发布的《2020年4月本地生活App用户活跃度TOP20》显示,美团仍旧以月活人数14027.46万人占据第一。此外,美团拥有610万商户和4.5亿用户数,是国内最大的生活服务电商平台。在此基础上,美团发力移动支付不足为奇。

早在2015年,美团就成立了美团金服,当时美团就表示,“有信心打造一个千亿资产规模的金融事业”。目前,美团已先后获得商业保理(深圳三快)、第三方支付(北京钱袋宝)、小额贷款(重庆美团三快)等多张金融牌照。此外,美团还于2017年参与发起吉林亿联银行,通过吉林三快持股28.5%,位列第二大股东。

不过,与国民级别的支付应用相比,美团的金融布局还尚浅。在今年一季度我国非金融支付机构综合支付业务的总体交易规模中,从市场份额占比看,支付宝、腾讯金融、银联商务分别以48.44%、33.59%、7.19%的市场份额位居前三位,三者合计占比达到89.21%。此外,腾讯和支付宝都投入了大量财力和人力,并进行了多年的耕耘,而美团想从中分得一杯羹,谈何不容易。

“美团做金融,对其自身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加分项,金融里面盈利模式很多,不过,未来要和支付宝、微信去争夺市场,胜负还并不好说。”张毅表示。

支付大战硝烟起

商战中,支付市场是很多企业的必争之地,其背后是一条很长的商业生态链,获得支付用户就等于获得了一大片消费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和电商市场。

除了银行以外,在支付领域的两大巨头就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相应的金融产品花呗和微粒贷能够走入大众消费群体的视线,离不开各自拥有的庞大支付用户数据。

美团试图禁用支付宝,本质上也是想让美团彻底摆脱支付宝,推广自家的支付,最终建立自己的商业生态。有专家表示,在消费市场有这样一个铁律:一个人只要长期使用一种东西以后,就会对这种东西产生依赖,形成一种习惯。习惯是最难被改变的,但通过禁用支付宝强制改变用户的支付习惯或许没有那么容易。

在信用支付领域,支付宝已率先推出花呗;京东紧跟其后推出了“白条”来对标;微信支付也于今年3月推出新产品“分付”,打开信用支付的大门。

不过,在外卖和到店业务上,尽管阿里系持续加码本地生活服务,但美团在市场竞争格局中仍能保持领先。有专家认为,如果美团“月付”对用户端补贴力度进一步加大,同时,美团信用业务崛起势必会反哺美团整体金融布局,美团在支付领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平台不仅比拼流量,更比拼的是服务顾客的能力以及背后的B端供应链优势。

从当下来看,阿里的淘宝直播风头正劲,必然为平台带来内容和流量优势,也让这场支付金融江湖的战争更加扑朔迷离。在消费金融领域,巨头企业在其得天独厚的流量与内容优势下,未来想象空间巨大。

无边界商业逻辑

事实上,此前,美团高调上线“月付”服务,功能和花呗十分类似,即用户可以先“赊账”,下个月再还款,最长免息38天。美团用意很明显,就是向支付宝的花呗宣战。

从中也可以看到美团无边界的野心。实际上,从成立之初,王兴就带着美团不断地拓展领域边界。短短十年时间,美团已经从一个小型团购网站,成为第三大互联网巨头。业内人士表示,美团之所以能成为如今的美团,最关键的原因是抓住了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并且瞄准了外卖这个超级流量入口。

正是有了这个超级流量入口优势,才使美团能够快速扩展其商业版图。2012年,在美团准备C轮融资之时,王兴强调,美团要对标的是全球商业巨头亚马逊。据了解,亚马逊的战略底层逻辑,即是迅速将利润投入到创新业务中去,进而得以不断扩大业务边界。一直以来,美团也是遵循“无边界”的核心战略路线,不断进军新领域。

美团在场景流量引流方面很有一套。美团的业务版图包括同城出行、美团外卖和到店+酒旅,其中美团外卖是整个美团系的核心流量入口,也是最大的流量入口,不过属于中客单价微利。

据了解,同城出行是整个美团系的周边流量入口,同时也承担起免费广告营销的重任,而且是属于高频低客单价中亏。而到店和酒旅服务是整个美团系的核心商业化业务,属于低频高客单价高利。

业界分析,美团的流量底层逻辑其实是通过外卖和同城出行为平台带来高频流量,进而拉动高利润的酒旅和到店业务,而后者则为前者持续“供氧”。这意味着,美团通过重资产的O2O,将用户流量围拦在自己平台内,并且流量可以在各业务的多场景中进行导流,通过一个账户就可以将跨多个品类和业务的用户心智高效占领。

但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电商模式的崛起,美团的流量正在逐渐被分割,美团本身也正在承受流量增速放缓的压力。

2019年美团虽然实现了盈利,但美团在商户端和用户端的增长速度,已显疲态。同时,交易用户数增长趋势也开始放缓。而且,阿里巴巴将支付宝升级为生活服务平台,全面向美团腹地进攻,一方面以低佣金抢夺B端用户,另一方面携手12亿支付宝C端用户压境。正因为如此,美团的压力可想而知。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全面进军支付领域,王兴有着自己的思考和棋局。当下,美团系已成长为一个庞大的生活体系,覆盖生活方方面面的场景,像外卖、机票出行、到家服务、酒店住宿等场景都和移动支付有关。先花后付的“月付”这种功能显然更能够吸引以及留存新用户,同时通过支付环节,增强自家App的用户黏性,一方面缓解流量增速方面的困局,一方面反哺自己的平台生态,可谓一箭双雕。

美团与阿里的恩恩怨怨

美团与阿里之间的“纠缠”其实早有渊源。这已经是美团第三次取消支付宝支付。2016年、2018年曾有过两次用户反映美团点餐短暂无法使用支付宝支付。

但在美团发展早期的情况,其获得的融资大都与阿里巴巴有关。尤其是阿里2011年对美团的B轮投资,让美团在“千团大战”中存活了下来,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转折是从2015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开始的,阿里撤资,腾讯转而多次追加投资美团。目前,腾讯仍持有美团18%的股份,是美团的大股东。

另外,阿里撤资美团后又反手收购了饿了么,抢占外卖市场份额。如今,美团和饿了么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在不少领域针锋相对。

除此以外,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盒马鲜生等也与美团旗下业务重合。今年3月,阿里巴巴旗下支付宝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被视为向美团宣战。

今年7月30日,也就是在美团与饿了么打“口水战”之时,蚂蚁集团旗下花呗对外宣布新产品“花呗月月付”正式上线,消费者使用该服务时可分月向商家付款、无任何手续费、少占用花呗额度。

“目前花呗月月付采用的是邀约制,先向部分用户开放,8月开始将加快邀请节奏,届时更多用户都能用上,也将推动消费市场的进一步复苏。”蚂蚁集团花呗生态运营部总经理亦醒表示,与花呗分期不同的是,花呗月月付按月付款,不会按订单总额占用花呗额度。“举例来说,用户想要购买一门5000元的教育课程,用月月付分10个月付款的话,只需要当前有500元花呗额度就能完成购买,接下来每个月自动付500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花呗月月付在帮助商家降低用户门槛,打开增量,这也被看作是在支付领域的新一轮抢占。

注:文/依琰,网站:中国商网(ID:www.zgswcn.com),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中国商网

直播带货、私域流量、零售业、产业互联网、国际电商等同行

欢迎加入群聊
# 美团 # # 支付 # # 支付宝 # # 王兴 # # O2O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