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电商
加载中

中国创新和全球商业新秩序的节点时刻

万鸣宇 2020-08-04 11:40

美国总统特朗普放话最早于当地时间8月1号周六禁止TikTok在美运营的「生死危机」后,这个短视频平台的命运时下又有了新变化。

北京时间8月3日上午,微软官方发布声明。

微软表示会重启TikTok北美业务的相关讨论,和字节跳动的洽谈最晚会于9 月15日完成,此次收购将在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监督下进行。

随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公司内部发布全员信,回应了TikTok在美面临的相关问题。

张一鸣坦言目前还没有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但对于「CFIUS认定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决定并不认同,这意味着他还并不想轻易接受「被迫出售」TikTok的结果。

张一鸣不断强调TikTok「一直以来都坚持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平台中立性和透明度。」

考虑到当前的大环境,张一鸣坦承:「我们也必须面对CFIUS的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

TikTok在美国面临的封杀,是华为之后,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又一场至关重要的战役。字节跳动选择了和华为不同的另一种抗争方式,但现在依旧有很大可能会面临和华为一样的结果。

来自白宫的「核武器」攻击

TikTok与美国白宫密集的直接的对线持续了今年整个7月份。

最早是7月6号,福克斯新闻主播劳拉·英格拉姆在采访中询问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美国是否应该考虑禁止中国的社交应用,尤其是TikTok?对此,蓬佩奥回应:「我不想在总统之前表态,但这是我们正在考虑的事。」

这件事几乎是宣布了要动用「商业核武器」。

很快,特朗普就于7月7日当天确认了正在考虑禁止使用TikTok。紧接着一周,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出面,声称TikTok对美国构成信息安全威胁。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表示,会对TikTok采取行动。

白宫针对TikTok的「抵制」在7月的第三周开始走向经济和立法层面的限制。美国众议员和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相继通过了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的法案。TikTok的处境急转直下。

直到7月31日,特朗普的「核讹诈」变成了有具体时间表的事情。给TikTok下达了最后通牒,要求字节跳动限期出售TikTok的在美业务。

其实对于TikTok的绞杀动作,远远在此之前就已经发生了。而所谓数据安全和用户隐私是白宫责难TikTok的核心问题。关于这些问题的质疑则贯穿了TikTok在美发展的2019年,而这一年正是TikTok在全美下载排行榜登顶榜首,并且广告收入半年增长75倍的「乘风破浪」之时。

比如2019年2月,TikTok遭到美国儿童隐私保护组织起诉,理由是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收集13岁以下用户的个人信息。TikTok收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开出的570万美元罚单。

再比如2019年10月,在诸多美国国会议员的要求下,CFIUS开始调查TikTok,关注重心在于这款应用持有大量用户数据,是否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特朗普竞选办公室甚至用总统和副总统的个人账号在Facebook上投放竞选广告,呼吁选民抵制、封杀TikTok。

这时候,TikTok的竞争对手,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也在舆论上为抵制TikTok推波助澜,他就曾在公开场合多次指责TikTok。而这背后则是Facebook两个模仿TikTok的产品一直在努力反攻,但一直没有进展的恼怒。

TikTok面临的局面,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问题。它正在成为美国恐惧中国创新的出头鸟。

「层层抵抗」的TikTok

面对来自白宫的步步施压,字节跳动也开始了持续的「层层抵抗」。主要的抵抗方式就是消除一切容易被「搅混水」的问题,尽量避免被浑水摸鱼。

针对儿童隐私问题,TikTok上线了青少年模式。这是为13岁以下用户设计的安全和隐私保护功能。与正常模式相比,低龄用户在这个模式下只能观过滤后的视频,并且不允许共享个人信息和视频,也无法私信和评论。

针对数据安全问题,早在2019年,TikTok就宣布将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为了进一步提高透明度,TikTok还成立了一个透明度和问责中心。

通过这个中心,外界可以了解TikTok的审核政策,检查TikTok的实际算法代码。与Facebook、Twitter一样,TikTok也开始发布透明度报告。其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TikTok在全球范围内共删除4900万条所谓违规视频,其中印度和美国是删除视频来源最多的国家。

为了以中立的姿态面向全球市场,字节跳动还在人员上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目前,除了TikTok CEO Kevin Mayer,字节跳动已经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等。

然而,美国政府到现在都没有切实证据足以证明TikTok有问题,所以只能用「莫须有」的理由,即所谓风险的因素来驱赶这家完全符合美国规定,并保持充分透明的公司。美国的媒体对于政府驱赶TikTok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一直有争议,更不要说美国用户的怨声载道了。

正如TikTok CEO Kevin Mayer所说:「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以更大的举措,围绕算法、透明度和内容审核展开深入对话,并制定更严格的规则。我们正在迈出第一步来解决这些问题。」

字节跳动实际上采用了和华为不一样的「斗争路径」。与华为任正非出面广泛接受媒体采访寻求公众沟通的路径不同,字节跳动选择了业务机制上的「完全透明化」来防止被「搅混水」的策略。

这种通过「讲事实」的抵抗代价,明显不同于华为的「讲道理」,这也因为华为「讲道理」的策略在美国撕破脸的决心面前无法真正产生作用,甚至求助法律去起诉美国法令「违宪」也没有成功,这条路字节跳动再走一遍显然也意义不大。

面对「搅混水」,不断努力「把水变清」可能是字节跳动当时唯一的选择。虽然这种努力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依旧无法抗衡「就是要赶走你」的美国政府决心。但努力使得这段历程留下的故事至少不是个糊涂案,而是个世人皆知的「谋杀」。

张一鸣也在其内部信中提到,「我们不会把TikTok当作一个没有生命的资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竭尽努力来保护TikTok的独特存在,并且希望TikTok的用户体验能够不受影响。」

据了解,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全球公司。最新的情况是,字节跳动正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以更好的服务全球用户。

意思是,张一鸣还会坚持到底。

白宫究竟在恐惧什么

2014年 9月,张一鸣参加了极客公园在硅谷组织的活动,主题为「比较与对话:中美科技行业碰撞」。期间,张一鸣参观了特斯拉、爱彼迎等众多当红的科技公司,也造访了Facebook和 Twitter的总部。

硅谷之行结束后,张一鸣在极客公园的官网上发表了两篇游记。

他意识到,「创新已经延展到了社会的层面了。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不仅仅只是计算、传输、储存、算法方式的革命,也会对人类的经济和社会的组织方式提出了创新的要求。『资源配置由网络重构』与『共享让边界加速坍塌』是两种正在勃发的力量,由此带来更为开放的观念和更冒险的尝试。」

他也更加明确了自身创业的目标,「作为科技的创业者,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冒险者,在看不到边界的地方探索着,我们对现实生活有着巨大的热情,希望能开拓一种新的产品和服务模式来改变传统的组织方式、工作与生活方式」。

仅仅几年后,他践行了这个认知,甚至用中国创新的科技产品点亮了美国市场。

一组数据显示,目前,TikTok在美国的月活用户约为3000万,其中42% 的用户年龄在18-24岁之间,27%的用户年龄在13-17岁之间。这些都是美国Z 世代的主流用户。TikTok用一个新的模式抓住了美国市场新一代的热爱。

如今,TikTok已成为爆款音乐的「源头」,影响了美国流行音乐宣发、制作等各个环节。TikTok也成为美国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一个收入来源。

在TikTok上拥有3500万粉丝的Michael Le得知这款产品将被封禁的消息后,拍摄了一段视频。面对镜头,他说,「TikTok以你无法想象的方式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它,我买了房子,我搬到了洛杉矶,我从财务上能够支持我的家人。」

在互联网媒介从图文向视频转换的过程中,TikTok独特的依靠算法的内容推荐方式,以及信息流的用户体验,震撼了美国科技界。

它也成为了被诸多用户接纳的短视频创作工具,这种创作改变了用户表达的方式,改变了内容生产和组织的形式,进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娱乐和工作的方式,在更深层的维度上影响着美国的年轻人。

而白宫真正的恐惧的,可能就是这种模式、产品技术、以及思维上的创新,它的源头并非来自美国。而它的影响力却在美国势不可挡。

就像华为的5G技术引发了美国巨大的焦虑,这次TikTok这个中国原创的创新,以及Facebook不断抄袭但是依旧无法赶上的局面,也正在触动美国政府最敏感的神经。

在这种局面下,面对下决心准备「掀桌子」的美国政府,张一鸣几乎没有胜算。但这一场有些悲壮的战役,还在继续。而对于全球商业的新秩序和中国的科技创新,将会是值得注视的一刻。

注:文/万鸣宇,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极客公园

# 张一鸣 # # Facebook # # 算法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