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电商
加载中

作为一款中国APP 字节系TikTok正在进行全球自救

曾广 2020-07-24 14:14

据中国日报消息,当地时间7月22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禁止美国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短视频软件TikTok,法案下一步将提交参议院全体投票。

就在两天前, 美国Politico新闻网报道称,美国众议院已经以336比71票通过了这项法案。随着法案先后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这项禁令很快将成为美国法律。

目前该项针对TikTok的禁令只涉及政府官员、国会议员、联邦雇员等官方人员,但据美国政府高层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将禁令扩展到更大的范围。

自7月被印度政府彻底封禁以来,TikTok在美国也陷入封禁风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总统特朗普等人先后表态称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考虑对其进行封杀。

印度和美国两大市场的变故,使TikTok在海外市场的命运迎来戏剧化转折——从野蛮生长到命悬一线。如果美国的封禁措施最终成功落地,则意味着TikTok同时失去了它用户最多和收入最高的两大市场。

从中国到海外,TikTok及其国内版本抖音一直背负争议,从诞生开始就面临着色情低俗、诱导诈骗、侵犯用户隐私以及侵害未成年人等指责。

“TikTok上充斥着炫耀自己颜值和身家的青少年,这还算好的,有很多恋童癖老人与少女的短视频内容,还有一些夸张的、令人不适的奇怪内容。”youtobe上的当红博主这样描绘自己眼中的TikTok。

因为内容方面存在的争议,TikTok此前曾在印尼、印度等市场遭遇下架,并在泰国市场遭遇更加严厉的内容审查,其国内版本抖音也曾被多次整改。

如今这一指责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

作为一款中国APP,TikTok被指责与中国政府存在关联,并可能将其收集的用户数据另作他用。2019年TikTok遭遇美国国会安全审查,情报机构一直试图寻找TikTok向中国传输用户数据的证据。

TikTok曾为此采取一系列措施来规避政治风险和获取市场信任。

为了避免数据安全方面的指责,TikTok针对不同国家的不同市场,在不同的服务器上运行自己的软件,并选择将用户数据存储在当地。在美国市场,TikTok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储存在美国国内,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

为了避免被认为是一家中国公司,TikTok在伦敦、巴黎、洛杉矶、孟买等不同城市设立了办公地点,并从2019年开始在伦敦、新加坡、都柏林等地开始物色新的全球总部。2020年5月,TikTok还雇佣了原迪士尼在线视频业务负责人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 CEO和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

为了在适当的关头与字节跳动和中国政府进行分割,TikTok很早就进行了人员重组和架构分拆,并且大量雇佣海外员工进行内容审核,采取和国内市场不同的审查标准。在印度市场,TikTok上线了数千万个教育类短视频,以回应政府指责,证明自己对印度社会的价值。

当然,一切并未奏效。

2020年7月,印度政府宣布彻底封禁TikTok等59款中国软件,并指责TikTok在未经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将用户数据传输到了印度境外的服务器上。

随着印度正式禁用TikTok,美国、欧洲也开始酝酿对TikTok的最新监管措施,其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是直言,美国将在数周内对TikTok“下重手”。

美国部分政界人士认为,TikTok是中国宣传的工具,存在极大的安全风险。蓬佩奥表示:“只有那些愿意将自己的私人信息交到中国政府手中的人才会下载(TikTok)。”

在美国政府的频繁施压下,TikTok的新总部计划也于近日搁浅。

据路透社19日报道,TikTok此前正在与英国政府协商,谋求在伦敦建立全球总部。次日,英国《星期日邮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TikTok的伦敦总部计划已经化为泡影,而美国的施压可能是背后的原因。字节跳动当晚的回复证实了市场传闻。

而美国人凯文·梅耶尔,则被称作是中国人操纵的“美国傀儡”。

为了挽救美国市场,TikTok不得不采取更多的自救措施,并尽力与母公司字节跳动和中国进行分割。

TikTok的伦敦总部计划搁浅以后,市场认为,TikTok未来可能被迫选择美国城市作为其全球主要办公地点,尽管此前传出的新总部备选城市中并无美国城市。

除此之外,与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完全拆分也正在被提上日程。7月22日,据金融时报等多家外媒报道,字节跳动的美国投资者们正在发起一项从字节跳动手中收购TikTok的计划。

据知情人士透露称,以泛大西洋投资(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为首的投资机构正在和美国财政部和其他监管机构协商,看分拆TikTok能否解决美国对该软件的安全担忧。

除了泛大西洋和红杉资本,部分硅谷互联网企业和美国私人资本也对有意参与此次收购,但泛大西洋和红杉资本是最领先的,因为他们都是字节跳动的早期投资者。据一位投资人表示,字节跳动不愿意与硅谷的竞争对手分享TikTok的代码。

但是目前这项拆分计划可能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美国政界此前更为主流的声音是将TikTok直接封禁。

白宫顾问纳瓦罗此前对媒体表示:“如果TikTok分拆成一家美国公司,对我们也没什么帮助,情况还会变得更糟,因为我们不得不向中国支付数十亿美元,来换取TikTok在美国的运营权。”

TikTok还采取了其他措施向美国监管机构示好。当地时间21日,据路透社报道称,TikTok计划在未来三年为美国增加一万个工作岗位。据TikTok透露,目前其在美国拥有1400名员工,对比今年1月的不到500名快速扩充了将近三倍。

从部分美国官员的表态来看,数据安全方面的指责只是TikTok次轮海外危机的表征,背后还有意识形态分歧和价值观博弈的因素。在美国市场,TikTok拥有数千万青少年用户,平台上大量娱乐化的内容正在对其价值观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

美国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表示,“TikTok威胁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包括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一家外国公司控制本国民众的思想,这在中美两国都是禁区。

当然,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字节跳动在国外开展业务的时候,仍有许多不够熟稔的地方,这可能加剧了其在海外市场的困境。

2017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短视频软件musical.ly时,并未向美国投资并购委员会寻求许可。该许可大部分时候会得到批准,但不申请则可能招致日后的严厉审查。

2019年11月,TikTok高管拒绝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此举被认为恶化了与美国政府的关系。

据《财经》旗下晚点团队20日报道,字节跳动目前正在雇佣说客,试图说服美国政府更改封禁TikTok的主意。但熟悉美国游说制度的人认为,字节跳动的业务自2017年收购musical.ly开始纳入美国管辖范围,迟至2019年开始在美国雇佣说客,时机已经太迟。

作为近年来中国最成功的出海产品,TikTok在海外市场的遭遇是所有中国出海企业命运的一个缩影。

经过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反复筛选和不断锤炼,中国的智能手机、短视频软件和手机游戏在海外市场攻城略地。但是面对一个完全不同于国内话语体系的市场,它们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审查制度、隐私制度、政治语境和意识形态的分歧,都是需要中国出海企业转变思维重新适应的现实规则,而更多的偏见则需要各自背后的政府站在更长远的角度去弥合分歧。

注:文/曾广,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全现在

准备好了么?亿邦未来零售大会来了

进入专题
# 大西洋 # # 短视频 # # 互联网 # # 金融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