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电子签名20年 中国SaaS产业走到了哪一步?

Hunfool 2022/09/23 09:58

【编者按】数字化服务商一直以来都是电商生态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但又因过于熟悉而被忽视。我们似乎不该忘记,电商每一次迭代和进化,数字化都充当了技术先驱与应用场景的搭建者。我们认为,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算法驱动的未来商业,数字化的价值不可或缺。为了更详细的展现电商的面貌与能力,亿邦动力特别推出数字化实战案例。通过每一期的案例拆解,为电商从业者找到最为实用的行业级解决方案。并在每一次的创新应用中,找到一丝未来的曙光。

当物理世界的流动被反复按下暂停键后,信息的传递甚至交易的达成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加速度向线上迁移。正如十几年前IT信息化建设的普及一样,如今这种与疫情相伴的线上化转变趋势同样不可逆转。

交易是企业生存的必须环节,但即使是“签约盖章”这样交易必要的简单动作,在疫情管控期间都变得极其困难。甲子光年曾在《疫情下的长三角科技公司众生相》一文中提及,今年4月上海疫情期间,不少公司都有“封控前,连夜把公章带回家”的经历。

所以在疫情的冲击下,越来越多企业开始依靠“电子签名”将交易从线下搬到线上。电子签名在帮助企业解决日常合同签约困难的问题上,起到了难以替代的作用。通过线上签约,企业可以打破物理空间限制,快速完成相关文件的签署,通过线上化、数字化的流动,来保证相关业务的正常推进与运转。

就这样,一直不温不火的电子签名开始快速破圈,并在各行各业被应用。

在甲子光年的视角中,电子签名是中国SaaS行业发展非常典型的细分赛道之一。与国外各细分赛道的差异化创新竞争不同,中国SaaS似乎每个细分赛道都存在同质化竞争严重的问题。产品、业务与客户之间相似度极高,竞争内卷严重,进而陷入到价格战、补贴战的漩涡里。近两年,甚至有部分从业者与投资人开始对中国SaaS未来的行业发展持怀疑态度。

在内卷严重的SaaS行业之中,如何才能实现自身的业务差异化,快速寻求突破性增长?未来10年,中国SaaS行业的重要发展趋势又是什么?

1.伴随疫情快速发展的电子签名行业

“海外贸易对时效性要求非常高,不仅牵扯到给客户的履约时间,还关系到货物在港口的滞留成本。疫情让我们的海外贸易签单流程变得非常复杂,每延迟一天都会产生高额费用。

2020年持续至今的疫情黑天鹅事件,虽然给很多传统行业造成冲击,但却加速了全行业的数字化进程。作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后一公里”,电子签名承担着业务线上化的重要交易环节,是帮助企业抓住数字化趋势,找到增长新动能的关键。

实际上,电子签名并非新事物,其在海外市场的应用已非常普遍。2003年成立于美国旧金山的DocuSign就是该赛道的巨头玩家,目前其全球市场份额大约有70%。

2003年以来,美国相继颁布了《统一电子交易法》、《电子签名法》等一系列法律,这使得电子签名的合法性得到认可,行业由此迎来初步发展。DocuSign借势腾飞,最高市值曾逼近600亿美金。

DocuSign的成功,让国内资本看到了电子签名行业的巨大商机。“寻找中国的DocuSign”曾一度被不少机构认为是最确定的SaaS细分投资机会之一。

在这种背景下,电子签名也在中国萌芽。

但由于早期国内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善,加上当时的电子签名技术并不成熟,市场接受程度非常有限。所以当时国内整个电子签名市场的发展都处于蛰伏期。

2014年,随着互联网经济和技术的发展、电子合同需求的激增,以及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完善支持,一些律所、数据安全与互联网等出身的电子签名创业公司开始入局电子签名。国内电子签名行业开始迎来第一次爆发。

随后在2020年初,由于新冠疫情的出现,企业线下业务受到严重影响。电子签名产品成为企业进行线上业务的重要工具,市场需求更是呈爆发式增长。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电子合同签署次数达到557亿次,同比增长99.7%;其中电子签名市场规模突破100亿元,同比增长53.9%,预计到2023年市场规模将有望达到235亿元。

但与电子签名市场快速发展、百家争鸣相伴的是,“野蛮增长”的声音不绝于耳。由于电子签名业务相对单一,市场竞争集中度较高,厂商们在竞争之中经常短兵相接。成王败寇的商业逻辑,让头部企业越做越强,追随者则逐渐被并购,市场马太效应越发明显。

2.白热化竞争的电子签名行业如何突破?

e签宝创始人兼CEO金宏洲看来,to B领域发展周期很长,不是靠一两次的爆发就能解决战斗的,而是需要靠技术和产品上持续领先的综合优势一直向前跑。

“跑着跑着你就会发现,对手已经被甩开,甚至很多对手都不见了。”金宏洲直言。

从1.0软件时代到2.0 SaaS时代,再到3.0的智链时代,在业务和产品创新的过程中,一方面,企业的客户结构发生了变化:从以往的互联网公司,延伸到需求范围更广、业务更综合复杂的大型制造业等传统企业;

另一方面,产品的智能化技术应用也是过程当中的必然趋势。

这两大变化,实际上也正是如今中国SaaS行业正在经历的共同趋势。

在金宏洲眼中,数字化时代,电子签名已经是政务、商务乃至个人事务数字化转型不可或缺的环节,应用场景持续拓宽,市场规模也在持续上升,电子签名一定是产业数字化时期的新蓝海市场。

从实际应用来看,电子签名不仅能够帮助企业提高商业流通的效率,将疫情带来的签单影响降至最低,还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大大提升了申报效率,展现了极大的社会价值。

3.未来10年中国SaaS行业发展的标准范式是什么?

事实上,网络效应在电子签名领域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由于合同签署是双方或多方行为,因此如果一家企业使用某第三方电子签名平台,势必会带动其上下游关联企业也使用该平台,尤其是电子签名涉及的还是一个覆盖To G、To B、To C的复杂生态。

To G、To B、To C既独立又是整体,是相互加持的关系。To G业务占据特殊地位,G端连接了B和C;有了更多的B端和C端用户后,会促使更多的G端和大B使用电子签名服务,这就是网络效应的体现。

那SaaS企业如何才能更高效的实现网络效应呢?

金宏洲认为,聚焦大客户市场更能激发电子签名网络效应。它就像一颗钉子,能把产品楔入到生态里面,扩展到大客户生态网络的其他企业中。

大客户牵涉的上下游企业很广泛,一旦核心大企业使用了某款SaaS产品,往往能带动上下游企业应用,从而结出一张基于整个供应链上下游的网络。所以扩展客户规模和行业至关重要。

SaaS行业经历了近10年的发展,拓展核心客户已经是行业共识,这也是SaaS行业客户群从中小企业普遍转向中大企业的客观趋势。

以北森为例,早在2014年,北森创始人纪伟国就坚定的选择了大客户的路径,且笃定PaaS能力才是服务大客户的核心。彼时,中国的大多数SaaS公司都出于更好做标准化的考量,选择锚定中小企业市场,直到2016年,大家才逐渐达成中国SaaS要做的是大客户的共识。

但一个客观的事实是,KA客户并非仅仅一家就能服务好,一定要联合生态合作伙伴共同服务。

实际上,生态打法,在互联网巨头以及国外的头部SaaS企业中已经成为共识。比如:DocuSign集成到微软、Salesforce、Zoom、Oracle等平台,给客户提供DocuSign+合作伙伴解决方案;Workday提供外部连接API,Slack可以直接调用,不同SaaS企业之间通过API接口实现互联互通。

因为KA客户不只是需要一款SaaS产品,它更需要的是一整套的数字化系统解决方案,所以生态打法成为SaaS发展的必由之路。

未来,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将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办公、HR、CRM、ERP、电子签名等各方面的数字化工具,这是一个系统化工程。

虽然目前国内SaaS行业,包括电子签名行业发展,跟美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一旦企业的数字化意识全面建立起来,SaaS行业一定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正如红杉中国合伙人周逵所说:“To B是个慢生意,但前景光明,建议中国SaaS企业以更长远的眼光规划发展道路,以平稳的心态静待花开。”

文章来源:甲子光年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