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
加载中

都说服装行业一片哀嚎 他们却在悄悄爆发?

亿邦动力网 2020-03-28 06:30

【亿邦动力讯】线下实体店被冰封、外贸工厂订单被取消、库存大量积压……疫情之下,服装行业的痛,不言而喻。

但凛冬也有梅花开,在艰难中,一些企业抓住了线上机遇,发挥自己供应链整合的优势,稳住了脚跟。它们没有受到重创,甚至还在酝酿着一波爆发。

直播的魔力

量品是一个提供上门量体定制服务的男装品牌,于2015年创立,采用C2M模式运作,希望依托互联网、移动支付、大数据等,将用户与工厂打通,实现供应链再造和重构。

量品品牌总监姜蓉告诉亿邦动力,今年3月的销售额较去年同期降低约30%,但上门业务已经在逐步恢复,预测4月可回归正常。

为了改善前端销售不理想的状态,很多企业都开始直播带货,量品也不例外。从2月底开始,量品每周进行两场微信小程序直播,直播间抽奖和各种优惠活动都很多。

实际上,量品去年就希望涉足直播,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具,直到腾讯系直播上线。

“其实我们一直在思考到底用什么直播才合适。抖音、快手、淘宝这种广场式直播需要建立或合作大IP、精准找到用户群体,企业自己做没有流量,也很耗费时间。而腾讯系直播给我们打开了新的大门,我们发现这才是量品一直要找的直播工具。”姜蓉说。

由于量体师与客户都通过微信交流,在微信做直播,只需分享小程序链接给客户即可,这样既能够保证用户精准度,也能维持流量。“这样我们就不一定要打造网红,是找了一个培训部的姑娘培训了两天,让她熟悉产品后就上线了。效果还是不错的,第一场直播就做了50万的销售额。”

据了解,直播间中主播除了展示新品与面料外,更多的是展示总部设计师的搭配。所以在带货的基础上,量品直播还有个功能,那就是“培训”量体师。量体师自己也会观看直播学习搭配,并保存截图,以便之后向客户进行搭配推荐。

销售情况在逐步好转,量品的招商情况也“特别好”,公司三个高管每天每人要视频面试八、九个人。姜蓉表示,疫情后量品可能迎来一波爆发。公司2020年的销售额目标是1.95亿,量体师招募目标为1000人,现在看来招商目标不到半年就能够完成,接下来会持续招揽人才。

“疫情让大家重新思考企业模式和商业机会,很多传统线下店的人需要转型,看到量品模式的优越性就来寻求合作。目前我们集团整个供应链比较完整,运转情况也很好,他们不需要交钱买货也无需开店,只要做好前端服务和销售就可以了。”

同样以定制服务为核心的金定制在疫情期间也稳步迈进。

金定制董事长范剑波向亿邦动力表示,老员工非常稳定,新招员工也不像往年那么困难,反而因为春节休假时间太长,假期积压的订单导致开工初期定单积压。

“在经营方面,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先收款再接单,所以疫情对我们现金流并没能造成任何影响。服装定制服务的是一部分相对高端群体,消费能力较强,服装消费的支出占他们整体支出的比例不大,所以我们的销量跟去年同期相比实际上不降反升。服装定制的消量在逐年增长,金定制近三年来在以每年一倍的速度在增长。”

和量品的应对策略类似,金定制计划从4月开始,每周六进行直播,但主要面向B端进行产品介绍与技术教学,主题包括“2020新款面料册”、“如何做好定制店营销”等。

“由于疫情的影响,新老客户都不能上门拜访,所以我们在新产品推广方面增加了图文推送的内容,提高直播推荐的频率,让客户能够足不出户也能够接触到我们的新产品,定期推出特惠产品,协助下游客户更好地引流。”

平台的机会

疫情下,除以服装定制业务为主的企业没有受到大波动外,诸如百布、衣脉合成这样以线上业务为主、注重供应链整合的B2B平台情况也比较稳定。

百布的核心逻辑是采用自营建立纺织品B2B平台,将原本信息极不对称的上游供应及下游需求链接起来,进行高效匹配,并完成交易闭环。截至目前,已成功入驻的商铺有5000多家,采购商数量达20000多家。

百布联合创始人李亚平表示,“面料行业以现货为主、期货为辅,所以供应商端备货充足。疫情期间,我们平台的交易额变化不大,批发市场一直关停,目前也才刚开两周左右,所以我们的市场占比大大提升。”

通过一“纵”一“横”战略,百布在行业上游生产环节的AIoT设备超10万台,系统化覆盖行业织机产能约10%,并推动产业链智能化、信息化升级为交易提高了匹配效率。据李亚平介绍,百

布预计2020年AIoT设备累计覆盖40万台,行业织机产能覆盖率有望达到40%-50%,整体交易规模在去年近百亿的基础上翻2-3倍。

“我们认为搭建供应链是相对比较成熟的方式和模式,今后会继续向前推进。2B企业如果能按部就班积累搭建供应链,能量会比以前更大,单个客户挖掘和新客获取都会提升,供应链的每一个变化带来的增长都将是指数倍的。”

衣脉合成是服装货源供应B2B平台,通过聚合原创设计工作室ODM/OEM供应商为线上线下服装零售商及批发商提供源头成衣货品。专注线上的轻资产模式使得企业在疫情期间还是能够正常经营。

衣脉合成官网截图

衣脉合成联合创始人兼CTO陈德明向亿邦动力表示,目前平台每天都在上新,因疫情原因,有近70%的实体店都在转型线上,很多供应商都愿意拿产品在平台上线,目前每天都有上新,但本来打算在广州举办的时装周和供应链新品发布会被搁置了。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更多看到的是机会。因为原来是传统线下批发比例较大,但疫情催生很多线上机会,我们正好在做线上批发,相信将来会有更多供应链资源和零售资源。我们的愿景就是做互联网批发的一级平台,希望能够培养用户脱离原来线下批发市场看货找货效率低的方式,转到互联网服装批发平台。”

谈到对服装行业的信心,陈德明表示自己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全年可能恢复到去年的七八成左右,挺住的人应该会慢慢恢复,越往后越好。现在,企业能坚持活下来就是胜利。”

痛定思痛

在看到危中有机的同时,还是不得不承认,服装行业在疫情中暴露出太多问题。

如今中国每卖出1亿件衣服,实际生产2-3亿件。“就算现在服装行业整个停下来 ,库存都够全国人穿3年,这是个什么概念?”姜蓉不无感慨。

“举个例子,有家服装企业去年销售额近180亿,因此对今年预期很好,春天本身也是旺季,就备了大概30亿的货,结果因为疫情备货马上就变成了库存。库存卖不出去,夏天又要到了,秋冬又要开始备货了,下一批货还做不做?上下游供应商是否能配合?传统服装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库存无法变成现金流,这影响整个供应链的运作。”

库存的折旧速度是惊人的,一年下来货值还不足原来的一半。春装库存增加,直接影响现金流的运转,传统服装企业的发展堪忧。

与此同时,随着疫情在国外的爆发,跨境采购受到影响,外贸企业的处境更加艰难,有些从业者甚至自嘲道:“2020年,谁敢跟我比惨?”

目前外贸工厂的订单相比去年同期下滑50%-60%,3月中旬开始,大量订单被取消。一位业内人士向亿邦动力表示,“以国外订单为主的工厂更难过,本来已经开始加班忙着出货了,突然接到单子取消的消息,损失惨重。有些接受员工集体辞职,还有的可能随时关停。”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外贸企业可以如何自救?服装行业又该如何反思?

李亚平认为,接下来内需没有太大的影响和变化,国内市场应该逐步恢复,外贸影响比较大,以外贸为主导的企业可以把眼光向国内转一转,适当加强自己的内需市场。

“不过,外贸市场和国内市场还是有蛮大差异,外贸工厂能否适应好这个变化、及时调整经营方式、抓取更多经营时间和机会,还要看本身的调整能力。能活下来的可能会比以前发展得更好。”

而从整个服装行业来看,这次疫情凸显出了无库存、供应链整合能力强的平台优势。

相较传统服装企业,像量品、金定制等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没有库存,而是先有需求,再有生产。量品创始人虞黎达曾公开表示,希望将服装行业从现货模型变成期货模型,先买衣服再生产,做到不浪费,也愿意将系统开放。

对此,陈德明表示,今后的服装行业应该考虑按需而动,而不应该一直延续提前布局、大量生产的老路。“而且现在很多供应链企业已经在做调整了,自己开直播、淘宝店等,直达C端消费者。单纯靠供应链的企业比例变小,走向多样化经营的比例会大大提升。”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 产业互联网 # # 服装 # # 供应链 # # 外贸 # # B2B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