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加载中

王兴一念 美团八年 影响行业深刻变革

华商韬略 2018-08-02 11:44

还差一年就满40岁的王兴,提前迎来了不惑之年的两个礼物:

6月,他苦心经营8年的美团终于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7月,《财富》500强发布榜单,同时公布的“2018年全球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王兴位列第三,是排名最靠前的中国创业者,第一是扎克伯格;王兴的龙岩老乡张一鸣,排名第七。

这个名头或许不是王兴看重的,但是“影响行业深刻变革、推动世界发展”的评判标准,却是王兴一直以来的人生目标,以及定位美团的标尺。

这个荣誉或许还有助于他达成这两年的小心愿。“最近几年我有一个想法,我暂且把它称为地球代表计划——假设某一天我们要开一个银河系会议,我要成为地球的唯一代表,去参加这个会议。”

改变了世界的人,大概都做过改变世界的梦。

王兴从小家境优渥,中学时成为福建龙岩老家第一批拥有电脑的人。互联网让王兴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一个属于互联网的时代正在闪闪发光。

王兴家藏书不少,他看过一阵子《人性的弱点》、《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但很快就失去兴趣,因为“成功学所能达到的高度有限”。

相比这些,王兴更喜欢《未来之路》《数字化生存》这些描绘互联网世界的书,认为“互联网是这个时代最激动人心的事”;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能改变世界,他也由此深信不疑。

王兴从小就对世界的运行原理感兴趣:

他和小伙伴去爬火车,老师问他们为什么这么顽皮,他们回答:我们在研究蒸汽机;

小学五六年级,他和伙伴一起接触无线电,动手做录音机、功放;

中学,他和伙伴一起读比尔·盖茨、迈克尔·戴尔的书,尝试创业售卖调制解调器。

这奠定了王兴以后改变世界的路径——了解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律,把握未来发展趋势,顺势而为,将梦想转化为现实。

王兴中学的时候喜欢玩游戏,上大学之后就很少玩了,“你可以把生活看做终极的游戏,生活是更大的赌场,这样你就不需要玩这些了。”——因为创业成为王兴生活中的游戏,也是他改变世界的载体。

除了创业,王兴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人生设置第二种可能性。这对他来说是“被闪电击中的感觉”,非干不可。

校内网是让王兴崭露头角的创业项目,后来因为缺钱被迫卖给陈一舟,王兴也短暂加入千橡集团。

如果不乱花,卖掉校内网的钱“够用一辈子”;而按照协议,如果在千橡集团多待一年,可以拿到额外的一大笔钱,但王兴毫不犹豫放弃了。

“钱不重要,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2007年,twitter走红,王兴看准了这个机会。于是,饭否网开启了中国的微博时代,比后来成为重要舆论阵地的新浪微博还早两年。

2010年,王兴又创立美团。有人问他,跟校内、饭否等相比,变得笨重的美团是不是变庸俗了?

王兴的解释是:

我们每一次花钱都是在投票,投票选择你想要的那个世界。那么每一次投票都是一次交易,交易额代表投票的多少,代表你影响了多少消费者,我认为这个事情非常重要。

美团的“美”字,寓意美好生活。能不能改变世界,对于王兴来说永远是最重要的。

有人说,评价王兴,要分为美团之前的王兴和美团之后的王兴。

美团之前,王兴的角色是一个互联网创业者,他更关心技术改变世界的可能性;直到美团,王兴才开始在商业世界寻找方法论。

例如做校内时期,投资人问,你们怎么赚钱?他们没想清楚,含糊回答:网站跟地理位置有关,可以做广告投放——当时王兴并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而美团时期的王兴,从一开始就琢磨透了团购的本质,还顺道想清楚了不同互联网形态的盈利模式问题。

美团借鉴的是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但是跟Groupon有本质区别:

Groupon认为商家第一、消费者第二,在商家身上获取价值,毛利率高达40%;美团认为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在消费者身上获取价值——毛利低,必须依靠大量消费者购买才能维持这个模式。

美团的盈利模式就是,减少商家的广告投入,把这部分利让出来,让消费者占到一部分便宜,团购网站也可以分享到一部分利润。

王兴对团购本质的理解建立在他的“四纵三横”理论之上。2009年底美团正式上线之前,他就在公司内部阐述了这个理论:

互联网营销模式,第一个阶段是门户网站,盈利模式是展示广告,目标客户是能够投放昂贵广告的大企业;

第二阶段是搜索引擎,服务中小型企业,只要你有几万块就能买关键词,做广告,一下子将投放门槛降低了很多,精准度也高了很多;

第三个阶段就是电子商务,通过交易来对消费者进行更精准的推广,服务的商家很多都是小企业。

美团的定位就是第三阶段,王兴想做的是,本地生活服务电子商务。这其中有三个关键词:本地、生活服务、电子商务。

首先,在C端,与阿里巴巴做商品类电商不同,美团向消费者贩卖的是各类生活服务——餐饮娱乐等等,线上购买,线下消费;

其次,美团网服务的商家是本地、同城的小微商家,利用互联网去帮助它们展示和营销自己。

王兴建立在对商业模式深刻理解之上的理论基础,让美团与大多数跟风做团购网站的公司区别开来,也成为后来美团在“千团大战”中胜出的关键。

而王兴的预见性体现在,提出这一理论的2009年,建立在对规律预判之上的五个问号,如今都有了能够对号入座的答案。

人们对美团的认识往往处在两个极端——在一些人眼中,美团等同于外卖;对于另一些人,质疑在今年美团收购摩拜达到顶点,美团被认为什么都做,越来越找不到边界。

要看懂美团,就要回到2012年。

2012年对于美团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王兴提出了T型战略:

横是主业团购,竖是电影、酒店、旅行等垂直细分领域——横向做大规模,做到行业第一,纵向深入各个垂直领域。

这一战略的数据基础是,2012年,第三产业(服务业)占GDP比重与第二产业已经非常接近。王兴立刻认识到,这将是第三产业比重小于第二产业的最后一年,美团必须在中国经济转型中抓住机会。

这一战略的商业逻辑则是,按照“本地生活服务电商”的定位,团购绝不是美团的全部,这只是一个入口。所以王兴一直在思考,有没有更新的模式——如果要革命,他也希望是自己革自己的命。

1

2012年,猫眼电影的独立是王兴“T”型战略中那一竖的开端;

2

2013年,推出预定酒店服务(目前已经超过同程携程为行业第一),同年推出餐饮外卖服务(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

3

2014年,推出旅游门票预定服务;

4

2015年,与大众点评合并(大众点评成立于2003年);

5

2017年,推出生鲜超市业务(小象生鲜),同年试点美团打车业务;

6

2018年,收购出行领域的摩拜单车。

由此看来,美团的扩张逻辑实际上非常清晰,并且从未偏移——或巩固“T”型中横向的规模和实力,或丰富“T”型中纵向的领域。

在这个逻辑之下,美团被诟病最多、让很多人看不懂的美团打车和收购摩拜,也就顺理成章了——就像Uber也既做打车又做外卖,外卖订单占到Uber全球业务的20%。

也正如美团在招股书里提到的公司使命: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围绕吃这一最基本的需求,切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因为风险非常大,所以需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王兴在一次采访中提到。

这种优势体现在,以餐饮外卖为代表的刚需、高频生活服务品类,采取交叉销售的方式带动酒旅等其他较低频的服务领域。

通过一系列操作和整合,美团已经变成像阿里、腾讯一样的巨头,而不是一个单纯的互联网公司——“吃”这一刚需则成为美团的流量入口。

成立之初美团内部开会,画了一张图,一边是人体,一边是芯片和机器——前者代表人性,讲究激情,是线下的部分;后者代表技术和逻辑,是线上的部分——O2O,就是要将二者融合在一起。

“随着团购的发展,O2O才真正开端,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会是O2O的十年。”王兴猜中了开头,也猜中了结局。

2014年,美团成立四周年,清华毕业的王兴将年会选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别有深意。

这一年,美团年会的主题是“危·机”。

危险来自两方面:

第一,巨头们已经盯上了O2O的机会——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将战火从线上烧到线下,传统商业巨头也开始寻求线上转型——打通online和offline,已经成为行业标配。

第二,“在科技行业,最大的风险来自新产品的诞生。”除了巨头,还有潜藏在水面下的未知——继团购之后,滴滴和快的成为O2O的新风口。

尽管危机四伏,但在王兴看来,与这些“前所未有、分外强大”的互联网竞争对手同台较量,“是一件荣耀的事”“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这正证明了他一直以来的判断是正确的。

王兴也同时定下目标:我们要从团购的老大做到O2O的老大——不仅是整个行业的老大,而且是每个城市的老大。

美团之前,王兴精通前一个O——online的部分。他信仰技术,迷恋于一串代码就能撬动世界的魔力。

美团之后,王兴抢先了4年,准备好了后一个O——offline的部分。团购时期从零开始建立起的庞大线下团队和商户资源,让美团在城市每个角落扎下根来。

相比阿里、腾讯,美团占尽先机,这是王兴手里的王牌。几番较量之后,王兴也被称为“让马云最头疼的人”。

王兴说,美团的业务特征大多跟位置有关——要么是服务提供者的位置,要么是服务需求者的位置:

一端是线下440多万商户,一端是线上3.1亿消费者——在全国330个城市里,美团的53万骑手穿梭其间,让城市中的任意两点之间发生联系——这其中想象空间巨大。

知乎上有个问题:王兴除了把国外的东西带到国内,他还做了什么?

有一个答案是:他“做”了。

挂在办公室墙上、印着王兴很喜欢的那句“既往不恋,纵情向前”的海报,如今被写进了美团的上市招股书里。

“纵情向前”,用王兴自己的话说就是,“摔倒也要向前摔”;另一句话则是,“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大家总是习惯用工具、入口、平台等概念来衡量公司的价值,这其实是语言对人的禁锢。一个公司的价值归根到底取决于你服务多少人,你给这些人创造了多大的价值。其它都是虚的。”这是王兴的名言。

有人说,美团后期的王兴已经跳出了互联网思维,而是用更普世的商业思维来看待问题、审视自己——从他对公司的价值判断标准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实际上,王兴始终在意的是,改变世界,“让每个人都生活在更想要的世界里”。

文章来源:投中网

# 新零售 # # 美团 # # 王兴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