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
加载中

四年一场发布会:Rokid的AI交互生态野心

亿邦动力网 2018-07-09 08:44

【亿邦动力讯】四年前,人们很难去定义Rokid Alien这样的新生产物,它的中文名直接就是“外星人”,配上高企的售价,注定只有少数人能去亲近,更谈不上理解。在人工智能语音交互的概念──终于因一众百元智能音箱的风靡而──掉落人间后,市场已经可以粗粝地理解智能音箱的身份定位。而即便现在回头看Rokid Alien,它与生俱来的人文气息依然很难让人单纯用智能音箱的评判标准去衡量。第二代产品Pebble以更温婉的形象诞生,少了些无边界显示的盛气凌人,多了些红细胞般的柔顺,但即便是做了无数减法,仍然在售价上高出了友商一个档位。

种种另外界不解的、怪诞的坚持,加上强迫症般对细节的打磨,使得Rokid成为了一家气质独特而凛然的公司。但商业世界不能只靠“内心戏”,戏精人生也无法攀上最高峰。于是在6月底,Rokid用准备了四年的一场Rokid Jungle,发布了一些新产品,也借机向我们和盘托出了它们正在前进的方向。

未来的入口是交互

Rokid的创始人、CEO Misa把这次Rokid Jungle比作“Google IO+WWDC”。它相信,AI时代一定会出现做“垂直做标杆产品+水平开放平台”的公司。

Rokid不是音箱公司,不是芯片公司,它们自称“以人工智能为驱动的交互公司”,做的是不断探索人和科技的交互方式,外在的一切都只是表现形式。从研究到产品,Rokid具备全栈能力,拥有生产、设计、ID、机械工程、操作系统领域的专家。Misa表示,Rokid的目标是用人工智能提供人机交互的系统解决方案,并最终形成行业生态体系。

人工智能时代,交互变得重要的原因在于交互本身成为了入口。PC时代,交互式鼠标键盘,入口是百度和网址导航;移动时代,交互是触摸屏,入口是微信淘宝;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交互与入口融为一体,内容被AI分发,用户几乎不再关心AI提供的歌曲来自哪一个平台。掌握交互意味着掌握了下一个时代的入口,看看如今的百度和腾讯,这无疑值得付出一切。

智能音箱出来前,和AI交互的概念太过奢侈:第一代产品Alien出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它既热情又高傲,最终被热爱这份优雅的人抱回去当成了装饰品。Rokid于是收了收脚步,第二代产品做成了喜闻乐见的音箱,维持了优雅,也变得通俗易懂。

但Misa觉得还不够。Rokid喊出的slogan是“Life together,leave nobody behind.”,AI与人相互伴生,绝不能有谁抛弃了谁。与计算机盛行时产生了一大批“新文盲”一样,AI时代带来了更大的知识鸿沟,这份鸿沟需要AI从更多维去理解和与人类沟通,长久的高高在上保持了调性,却很难解决更多人的“科技焦虑”。作为交互公司,Rokid是普世的,这也是799元的Rokid Me诞生的原因:在审美标准合格的前提下做出最接地气的产品。

节奏和步点

发布会当天,Rokid从积累的100个以上的AI应用场景中拆分出8个,在进入会场前八间小屋里进行展示。人们既可以用语音找到遗失在房间角落的手机,也可以对着镜子看自己变成“实时油画”。

把很多功能统筹在一起是自我内化的能力,而拆分则是对外最好的解释方式。观众们未必知道抽象的Rokid能做什么,但他们能在场景中定位自己。

公司的战略方向也一样。对于Rokid来说,战略拆分早已完成:Home AI→Portable AI→Personal AI的进化图表四年前就被贴在了墙上。这也冥冥中暗合了狂涌的智能音箱大势:最早的智能音箱即由家居场景切入(也的确是最合适的场景),混战至今;BAT三家中最晚出手的腾讯听听,已经开始在机身中放置电池,尝试移动场景;而最高级别的Personal AI,依然是各家争鸣的方向。

这也能解释Rokid一路以来的产品发布路线:初代的Alien是一个家庭场景的机器人,Pebble和这次发布的Me属于内置电池的可移动设备,而正在全力打磨的Glass则是完全私人化的AI交互中心。

事实上,Glass是美国团队默不作声拿出来的作品,连Misa最早都不知道这个作品的存在。这款AI+AR的产品直接带领了Rokid的提速:终极目标近在眼前,得尽快把中间环节打实补牢。

上面提到,Rokid me是普世化的产品,它接通了对审美有容忍限度那群人的管道,同时也接通了生态对Kamino18芯片的认知。这是真真正正扎实的一步:产品上依然绝不制造垃圾但获得了更多的游弋空间,生态上搭建了输出能力,节奏和步点把控得刚刚好。

这是Rokid的中期,但未来并不遥远。

坚持与审美

这是一个消费者追求性价比的年代,也是一个巨头需要性价比的年代。在这样的时代,创业公司想要有一点坚持是很难的。

比如价格,第一代Alien售价高达5000多元,可以买一部旗舰手机;

比如设计,Rokid Me的扬声器和麦克风之间只有1厘米的距离,全球独此一家;

比如音质,售价不超过的Rokid Me,音质达到了两千元的Bose音箱水准……

据说有一次Rokid开内部会,后面有生产计划推着,有人就提出Rokid妥协后的产品也比市面上的同类好得多,被Misa大骂,说“一家产品公司比倒闭更惨的结局就是,按部就班高效精确地制造垃圾”。宁可delay,也不能制造垃圾。

不想制造垃圾是坚持,而坚持是一家公司的魂魄。坚持什么,忠于什么决定了未来能成为什么样子的公司。

还有一个坚持的例子是,如今Rokid的首席设计师姜公略,Misa锲而不舍地追求了他十年。

在今年一月份的CES上,为了展示Rokid Glass,又不想用市面上丑陋的人头模型,Rokid索性自己用3D打印制作了水晶头像,最终获得了“最佳穿戴设备”和“科技创造美好生活”两个奖项。

这是Rokid的产品第三次站上这个领奖台,之前所有的产品从未缺席。

品味被认同、技术被认同、坚持被认同、售价不跟随……上一个类似且最终成功的品牌叫苹果。事实上,“Personal AI”的提法或许正是取材于乔布斯的“Personal Computer”。

上文提到过,Rokid想做的不止是苹果,而是苹果+谷歌,既要垂直做产品,又要开放做平台。因此,Rokid的to C意义被广延:既是to consumer,又是to community。AI时代,一定也会有多个windows和安卓那样的主流操作系统。

Misa相信,“这一轮中国公司也会有机会。”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 零售 # # 人工智能 # # 智能商业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