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
加载中

从风口到VC闻之色变 果小美们的生死240天

Emma 2018-05-11 15:27

伴随风口极速回落的,除了猩便利,果小美似乎也没有逃过。从2017年6月末获得第一轮融资,到爆出果小美已撤退传闻,只经历了240天时间。

5月4日,北京中汇广场写字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果小美的货架被快速拆除,架子和果小美的广告牌并没有被带走,散落堆放在地上。“它们进来时声称是接的老虎快购的班,平时都是快递来换货,现在拆也没打一声招呼,也不知道谁是对接人。”该公司行政表示。

2018年春节前,投中网采访无人货架品牌友盒便利创始人陈惠鲁时,他曾预测,不用半年,如果未来三个月无法获得新融资,还会有知名的大品牌“死掉”,如今一语成谶。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投中网,“VC已经闻无人货架色变了。猩便利和果小美就是个碎钱机,把整个行业都带沟里了。”他还表示,去年猩便利亏欠供应商货款的事,波及了全行业,“供应商基本不给无人货架企业账期了,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压力非常大。”

同时被波及的还有产业资本。去年底一些产业资本看到风口退潮,开始出来接触资质还不错的企业,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做尽调,但现在问题频出,“也被吓着,谨慎了。”

为了获得更多融资机会,一家此前已经在多个城市实现盈利的无人货架企业,目前也新搭建了尝试消费应用区块链的团队。“不管业务是不是做的扎实,在原有无人货架方向上现在融不到资。”

融资搁浅?

4月25日, “果小美要解散”、“果小美大裁员”等传闻在脉脉上迅速传播。果小美官方第一时间回应,果小美一直都在,并否认裁员一事。但5月4日,有媒体实地探访果小美中关村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甚至有消息称,果小美团队已经吃过散伙饭进入清算环节。

投中网尝试联系果小美创始人至尊宝(阎利珉),截至发稿还未获得对方回应。还有媒体消息称,之所以会有果小美裁员解散传闻流出,是因为其原定的新一轮融资搁浅。

此前,一位参与过果小美融资的投资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果小美新一轮融资已经差不多,预计近期会开发布会。果小美曾合作过的公关团队此前也向投中网透露,2018年春节后会有大动作。

2017年12月果小美C1轮融资宣布之时,阎利珉还透露C2轮融资也即将结束,“现在再拿VC的钱已经没意义。”这让业界猜测,新一轮融资投资人可能是产业资本的战略投资,阿里的可能性最大。但上述新一轮融资,至今还未有披露。

有媒体报道中提及,新融资迟迟未达成,是阿里在融资关键时刻出现了内部分歧。“阿里内部一方赞成投资,因为阿里在战略上确实需要果小美来完善新零售布局,并且还有计划未来把果小美并入饿了么,但另一方则坚决反对。”

该报道还称,果小美员工表示虽然传闻四起,不过公司账上现金充足,还没到工资发不出来的地步。

画一个饼与5亿融资

2017年6月果小美在成都成立,这个夏天,创始人阎利珉给IDG资本合伙人楼军“画了一个饼”,用无人货架做轻骑兵,将办公室流量倒入线上复制聚划算模式。一听完这个故事,IDG当即决定投资。一直关注阎利珉的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以及雕爷孟醒都成为了果小美的天使投资人。

靠一个商业理念就获得资金追捧,果小美不是第一个,之所以能快速集结大量知名机构和投资人的钱,重要的原因是其豪华的团队,创始人阎利珉是原阿里聚划算总经理,总裁殷志华曾是美团华东大区总经理,美团网前COO干嘉伟是果小美参谋长。

于是,不到200天里,果小美获得IDG、蓝驰创投、祥峰投资等机构投资,融资金额超5亿元。2017年9月,在宣布完成千万美元A轮融资后十余天,果小美宣布与主打智能零售货柜的番茄便利战略合并,这也是当时业界的第一波同业合并。

同年12月阎利珉对外宣布,果小美已完成C1轮融资,金额达5000万美元。本轮融资由祥峰投资领投,老股东IDG资本和蓝驰创投等持续联合投资,弘道、沂景、德商等跟投。

从一出生开始,果小美代表的第一梯队就以快速著称。

2017年6月,阎利珉聚集了美团、宜家、阿里的多渠道人员,在成都的一家咖啡馆聊无人货架创业,7月7日,就获得了跟企业签订的第一份协议,7月12日,第一个货架走进办公室,一路狂飙的扩张就此开始。

4月末果小美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日均交易额已破百万,服务企业超8万家,业务覆盖全国59个城市,货架终端数量近10万。还有媒体报道称,果小美的日均交易额已超100万。

事实上,果小美起初用的无人货架轻骑兵概念,是早年淘宝复制聚划算和目前大火的拼多多类似的玩法,先铺点吸引流量再将流量转到线上,即便前期零食亏欠,后面也都能赚回来。果小美此前也在微信上推出了拼团活动。

但市场推广中,遇到的局面并不可控,有脉脉用户爆料,尤其在非一线城市的拓展中,员工刷单、盗损率、非刚需等问题时有发生,给运营带来不少负担。

快融资、抢点位策略失效

“如果没有补贴大战,或者不惜代价,不看毛利的话,可能会盈利,但在中国这种可能性不大。”2017年果小美首轮融资发布,阎利珉接受投中网采访时直言,曾负责淘宝聚划算的阎利珉深知移动消费行业的玩法。

他的确猜中了一些后来发生的事,但或许市场争夺的残酷,早与淘宝时代不同。

阎利珉曾给投中网算过一个货架多久回本的账,货架成本300-400元,一架子货的成本约600元,BD的成本在100元,一个货架点初始成本为1000元,“毛利大约30%,如果不发生很多补贴、红包,两个月内单点是看的到利润的。”

但后来的现实是,BD的成本并非理性的100元一个点,投中网此前采访友盒便利创始人陈惠鲁时,曾获得一组数据。

以北京为例,友盒此前BD一个点位的花费是600-700元,但行业竞争最激烈时,该花费达到3000元。“风口来之前,同行竞争是拼人员上门服务质量,换货速度、品类运营,到2017下半年,变成了只看谁点位多。”

阎利珉还说过,自己最在意三件事,一是速度,二是运营兜底,“办公室很多,你进去之后能不能站得稳,能不能把客户服务好,决定你的稳定性”。三则是融资能力,“天下最贵的是免费的午餐,所以一定要有足够的弹药”。

因此果小美一边快速占领市场,一边频繁融资,而且相对成本,它们选择了速度,“如果一开始就要攻供应链,要花很多时间跟资源谈商家,会降3—5个百分点,那时候可能时间会耽误了。” 阎利珉说。

入局者迅速争抢点位带来后果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点位,出现了无故替换对手货架、偷换货、五个公司摆放三个货架的情况。“货架的本质是像毛细血管一样的微型超市,但麻雀虽小要五脏具全,不能说无人货架不再是便利店,变成了互联网公司,短时间想要铺到几十万的速度,对供应链是极大的考验。" 陈惠鲁表示。带着光环和大资本的创业者,习惯性地以为,先抢占市场再优化。但随之而来,用户间微妙的信任感开始产生,一旦运营跟不上,信任消失,以点位来促发引流的作用立即就失效了。

无人货架已融不到资

虽然官方已经辟谣融资遇阻一事,但无人货架行业此前报出的快速扩张所产生的问题,例如资金压力、最初粗放管理带来的隐患等,都迫使入局的创业者们开始思考转型。

已许久没有发声的猩便利也在做新的尝试,5月9日其对外宣布,获得上海首批便利店热厨许可,成为上海首家经营热厨的便利店,同时猩便利还透露,已经有自建的鲜食生产基地,“搭建起完整的鲜食供应链”,来补齐供应链短板。

无人货架企业必须转型的另一个因素来自于,去年底今年初,以猩便利为首的行业知名企业发展不利后,带来的行业连锁反应问题。

“VC已经闻无人货架色变了。猩便利和果小美就是个碎钱机,把整个行业都带沟里了。”一位投行人士告诉投中网,去年猩便利亏欠供应商货款的事,波及了全行业,“供应商基本不给无人货架企业账期了,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压力很大。”

同时被波及的还有产业资本。事实上,去年底一些此前观望风口的产业资本,看到风口退潮,开始出来接触一些资质还不错的企业,甚至有些已经开始做尽调,但现在问题频出,“它们也被吓着,谨慎了。”该投行人士说。

一家此前已经在多个城市实现盈利的无人货架企业,目前也搭建了新团队尝试消费应用区块链。“不管业务是不是做的扎实,在原有无人货架方向上现在融不到资。”

但行业人士看到的关于无人货架与新零售的探索尝试,并非只有悲观。一位关注早期消费升级领域的投行负责人孙彦军表示,开放式货架现阶段的确冷却了,但那些在写字楼、大堂的封闭式,甚至单品自动售卖机的势头现在反而是不错的。

文章来源:投中网

单篇购买 ¥0.0
# 零售 # # 新零售 # # 智能商业 #
赞(0)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
打开打开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