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
加载中

特稿丨50亿融资 互联网造车狂奔而来

亿邦动力网 2018-05-05 08:08

【亿邦动力讯】2018年3月26日,项目批下来后,田彬杰彻夜难眠。

他感叹“好多次差点夭折,领导层很支持,但技术上存在争议。”

一名同事曾拍着田彬杰的肩膀说,从广州开到北京“胆子太大了”,汽车还在测试优化,要全负荷2000多公里,电池需要全天候运行,沿途充电桩是否匹配?

新造车势力的长途自驾,国内没有经验可寻,也没人敢挑战。

但是,一个月后的4月23日,小鹏汽车G3发布会上,大屏幕播放“一路向北”的视频,记录了整个项目点点滴滴。

舞台一侧,老板何小鹏身着棕色西装,下身牛仔裤,面带微笑,眼中流露出赞许的目光。

已过知天命的何小鹏看起来与年龄不符,长着一副娃娃脸,却早已是互联网圈里出名的舵手。

这位曾经的UC创始人,曾经创造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收购,阿里巴巴以40亿美元整体并购UC。

正如何小鹏离职阿里,在微博/微信中所说,他将“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这次出发的是小鹏汽车8人车队,他们开着小鹏汽车从广州出发,爬山涉水,一路向北,直奔北京。

北上OR折返?

郴州,是队伍的第一站,距广州390公里。

途中,炫酷的小鹏汽车招来路人驻足。甚至,汽车行驶在路上,其他车主拿出手机拍照。

小鹏汽车是一款新能源电动汽车。它在路边充电桩充电时,不少车主主动询问:“这车卖多少钱?”“这么大的屏幕?”“这车需要加油?”

(一路向北团队照片)

但酷炫的外表下,他们却遭遇当头棒喝。

第一天晚21时,在第一次使用高速路充电桩充电时,一辆车充到80%突然报错,这属于三级故障。

“这很严重。”队员郝帅嘟囔一句,其他人陷入沉默。

队长田彬杰也焦躁不安,他心里知道,任何车辆安全问题,会让项目停止。

“再换一辆车试试。” 田彬杰推测,如果另一辆汽车还在80%处报错,极大可能是充电桩的问题。

后来经过团队中技术人员钟文东多次沟通,确认是充电桩和车匹配问题,汽车换到另一品牌的充电桩,问题解决了。

截止2017年底,我国建成各类充电桩45万个,保有量位居全球首位。京、沪、粤占8成。高速公路有充电站1400多个,站间距离50公里。但是,充电桩运营企业众多,技术标准参差不齐,目前正在逐布改善。

回忆当时,团队成员都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三级故障不能解决,整个行程就将泡汤。田彬杰事后总结,“很多超充桩,你不去充个电试一试,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整个行程充满未知,这是团队面临最大的问题。

麻烦总是接踵而至。

次日,被团队成员称为“移动充电宝”的随队柴油发电车,因为要执行任务,被迫离开。

所有人开始揪心,接下来几天,服务区的充电桩成为唯一动力源。

“我不清楚下一秒,是否出现各种问题。”田彬杰回忆,在前往长沙的路上,他内心紧绷着一根弦。在白天旅途间隙,他也睡不着:高温情况下,汽车连续充电放电,人员疲劳,很多严峻考验要面对。

“到达长沙的时候,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这时车队已经开了700公里。

没有移动充电,没有技术支持,到了长沙已经超过预期。

如果这时折返回去,行动也算是成功。

但是,一路向北的车队选择继续北上。

“PPT造车?”

舞台一侧,小鹏汽车CEO何小鹏盯着屏幕上的一路向北的历程,微微点头,流露出难得的自信和得意。

公开场合,他不止一次抱怨“造车苦。”

何小鹏把造车比喻不停地填坑,难度比互联网创业高100倍。因为,在汽车行业从0到1,最起码要6年。

一部车有接近3万个零件,何小鹏说,即使零件的出错概率为1%,也就是说可靠率是99%的话。一台车把2万—3万个零件组装在一起,这个车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出问题,根本无法上路。

此前,小鹏汽车设计一款很酷的沙发座椅,智能性高,舒适度好。但是,供应链的同事告诉他们,沙发不能用。因为如果用,需要从车顶吊装到车里,成本太高。

有一次,一位供应商想看制造基地,小鹏汽车总裁夏珩带着客户来到仓库,供应商是三个人,走着走着就剩一人。另外两人说什么也不进去,非要在门口等着。

供应商后来告诉夏珩,他们看见破旧的仓库,一群穿着蹩脚的西装,黑西裤配白袜子的小伙子,怎么也无法和特斯拉联系起来。让两位手下在门口接应,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外面的人能够赶紧报警。“外人甚至怀疑我们是传销人员。”

何小鹏也遇到类似困难。他经常和房地产开发商沟通,但地产老板对小鹏汽车不关注,一连碰壁几次。

小米总裁林斌鼓励何小鹏,小米之家最初开店的时候也不顺利,当规模起来后,逐渐顺了下来。

“我感觉现在比以前痛苦,有很多维度的事情很复杂。” 对何小鹏来说,最初他是不懂汽车制造的,他没有全职参与到小鹏汽车的管理中去,更多的是扮演一种创业导师的角色,但造车的痛苦和波折他都看在眼里。

据统计,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达到180万辆,占全球累计销量超过50%,是名副其实的新能源汽车大国。未来,大众、丰田、奥迪、奔驰等合资与豪华品牌的新能源产品均将在中国市场密集推出。

互联网新势力造车一直不被人看好。

作为传统车企代表之一,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多次怼互联网造车,称这些公司是“汽车圈的野蛮人”,有些企业不懂汽车,也没有很多钱,之所以“造车”,是意在资本市场上圈钱。

或许李书福所说的野蛮人就包括贾跃亭。

贾跃亭把最大的赌注压在汽车上。在2016北京车展,贾跃亭推出电动概念跑车,他现场利用乔布斯式口吻说:“我们用全新方式定义汽车,希望能超越特斯拉,引领行业进入新时代”。

但是7个月后,乐视的资金供应链断裂。此后,外界对新势力造车质疑声更加大。很多厂商,被称为“PPT造车”。

互联网造车运动也不缺少失败。

2015年8月份,博泰欣慰出现资金不到位等问题,推出概念车后就陷入停滞。曾经高喊生态化的乐视汽车,成了乐视生态破产的表象。一度被声讨的游侠汽车,被西拓工业集团接盘,连法人都换了。富士康和腾讯联合推出的和谐富腾,在2016年出现一系列变故后不了了之……

但是,何小鹏没有想到,当初的一群极客少年,真的三年内造出车。

2016年,小鹏汽车正式发布了首款车型BETA版,定位为一款纯电动SUV。随后的2017年,小鹏汽车百亿级生产基地落户肇庆,同时也完成了由优车产业基金领投22亿元A轮融资。同年10月,小鹏汽车1.0版下线。

小鹏汽车终于“苦尽甘来”。

“中国版特斯拉”

何小鹏是不折不扣的特斯拉的发烧友。他的车库停放一辆红色特斯拉Model S,他也是特斯拉首批用户。

2014年,马斯克前往阿里巴巴访问。何小鹏当面询问了马斯克关于专利的问题,对方淡淡一笑:“你们可以拿去用,但是怎么用和我们无关。”

同年,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掀起了新一轮的造车运动,那一年也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时间点。

正是在这一年,何小鹏投资了小鹏汽车,开始新的创业之旅;李斌、刘强东、李想、马化腾等人高起点创办了蔚来汽车,引得淡马锡、IDG、红杉等争相投资;同时期的还有车和家、奇点汽车、乐视超级汽车、地平线汽车……

在得到马斯克许诺后,何小鹏喜出望外,他找来当初创立UC联合伙伴,包括传统车企出身的夏珩。

夏珩同样是迷恋汽车的一名极客。他是清华大学毕业,有大型国有车企经验。早在研究生时,夏珩就在智能汽车实验室做开发。

夏珩曾说,在新能源汽车技术,世界和国内没有那么强的历史差距,他的团队可以说是国内资深的汽车极客团体。2008,他们几个人就参与了做电动汽车电池研发,那个时候整个工业界还没有真正开始做量产化的新能源汽车。

之前,很多来自BAT等公司的互联网人开始和他接触。甚至有一位投资人,连特斯拉和《哥斯拉》都分不清楚,就和他们谈造车。但何小鹏的真诚与决心打动了夏珩,他们梦想打造 “中国版特斯拉”。

彼时,夏珩作为CEO,何小鹏作为投资人,与YY创始人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时任腾讯高管吴霄光和经纬创投张颖等多位互联网大佬、组成豪华天使投资联盟,共同投资创立了小鹏汽车。

(何涛(左)、何小鹏(中)、夏珩(右)组成了小鹏汽车的核心管理团队)

在一个废旧的仓库,角落摆着破旧的沙发,弹簧都能清晰可见。正中间摆着一辆宝马轿车和一辆特斯拉。

“拆!”夏珩一声令下。

几位年轻人,先把宝马拆了,后又把特斯拉全部拆散。经过对比和分析,他们发现,特斯拉技术也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而且很多部件供应商都来自中国。

“中国汽车人或多或少有点像当时的国足,太憋屈了! ”夏珩说,他迟早要造出“中国版特斯拉”并畅销全球。

当时还是投资人身份的何小鹏也长出了一口气,但也充满疑惑:“这帮人真能短时间内造出一辆能在路上跑的电动车?”

狂奔

现如今,何小鹏生产的小鹏汽车正驰骋在高速。

当“一路向北”车队抵达长沙后,选择继续北上。“南下700多公里,北上1400多公里,车队承受的风险差不多。”

田彬杰回忆,当时在吃饭,大家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很紧张,当得知可以“继续北行”之时,大家鼓掌欢呼,举杯相庆。

北上的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有时,田彬杰的车队有时在服务区转了一圈,找不到充电桩,在工作人员指引下,发现在服务区外面立交桥下。有时,充电桩位置被社会车辆占用,也有充电桩损坏的情况。

“很多人意识不到,新能源车会跑高速。” 田彬杰说,虽然移动充电宝离开,但反而可以更快速前进,他们一步步逼近终点。

(一路向北车队在途中)

近四年的时间里,千亿资金流入互联网汽车行业,与之相关的品牌名单越来越长,赛道越来越拥挤,较量越来越激烈,战局也越来越混乱。

数据显示,2017年整个造车新势力企业完成了225亿元至235亿元融资。小鹏、威马、蔚来成为最受关注的三家厂商,他们都亮相或上市了量产车,并获得各大投资机构的关注。

小鹏汽车在融资方面并不占优。2018年1月,小鹏汽车完成人民币22亿元的B轮融资 累计融资超过人民币50亿元,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富士康及IDG。

何小鹏表示 , 未来的目标是融资100亿。

据不完全统计,在今年北京车展期间,至少有10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参展,新面孔新车型已经让此次北京车展的热闹程度远超以往。特别是以蔚来、威马等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展台,人气度直逼豪华车展台。这出乎业内预料,也让造车新势力们颇感意外。

“三年前,我们与传统车企讲互联网汽车,他们的多数反应是:这能不能做?现在越来越多的传统车企找到我们探讨做互联网汽车,他们现在的问题多为:怎么做?”阿里OS事业部总经理谢炎说,现在传统车企对互联网汽车的态度已经全然不同。

何小鹏在担任小鹏汽车CEO就职仪式上表示,他将在智能汽车领域all in至少10年。自己主要负责的工作中,就包括融资和建设团队这两件大事,目前正在北京、广州和硅谷大量招人,并最终确认了AI无人驾驶和智能网联方向。

就连他的潜在竞争对手,蔚来汽车创始投资人兼董事李想表示,何小鹏选择离开阿里,去做汽车,这将极大增加小鹏汽车竞争力。

马云曾经说过,一个人成长最快的方法是与更高层次的人对话。

一路贵人,丁磊、李学凌、俞永福、雷军、马云,十几年跌跌撞撞,何小鹏得出结论:一个好的企业家是创业者、梦想者、商人的组合。

抵达终点

2018年4月2日,愚人节的第二天,对于“一路向北”团队而言,这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当天上午,团队办理好进京证后,顺利抵达北京。

车队前往鸟巢、中关村、清华大学和天安门打卡,队员们也组织前往全聚德,饱餐了一顿北京烤鸭,为“一路向北”旅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6天5夜,8人3车,2553公里,对于小鹏汽车1.0来说,这是一次极客之路。

(一路向北团队全程图)

队长田彬杰在留言中写道,旅途虽完结,但我们的内心,却始终幻想着能够驾驶小鹏汽车,一路向北,去追逐那些未知,去迎接那些挑战。

“开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团队里的90后巩皓宇说,作为年轻人,就是想挑战一下。做别人不想做,不敢做的事情。

在小鹏汽车G3发布会时候,当大屏幕播放完“一路向北”的视频,场下掌声雷动。

“我们实在是压抑太久,有些东西可以是该到释放的时候”队员郝帅说,整个公司很多人都在做各种支持,一定要做出非常棒的互联网汽车,他们为公司实现这个愿望。

按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的说法,预计新势力造车企业最终存活率为20%左右。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直言“新造车企业最终能够活下来的,不过三四家”。

但何小鹏表示,两年时间里小鹏汽车团队已经从一千人左右涨到五千人左右。2018年,小鹏汽车在研发团队还将继续增加到1700,明年到3000人。

AI+互联网是机会巨大的赛道,何小鹏已经找到新的方向。

何小鹏觉得,市面上很多产品不是真正意义的互联网汽车,只是有个大屏加个SIM卡。根本没有解决交互和快速迭代问题。

为此,何小鹏特意请来原特斯拉AI项目的谷俊丽。何小鹏心目中的AI car,要互联网和硬件系统经常迭代,还要有自动驾驶。

何小鹏将互联网思维想法,加入传统的造车中。他坚信,汽车是将成为大数据平台,不仅完成数据收集和生成,更要让数据在整车内,快速流动起来。

4月26日,小鹏汽车G3首次预订,29小时,2000辆车全部售罄。

当天,何小鹏也在微博中写道,“20年前兼职卖过电脑,20年后开始卖车。今天战绩不错。”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单篇购买 ¥0.0
# 汽车电商 # # 独家 #
赞(0)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
打开打开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