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特稿丨“解锁”华为荣耀 酷派前CEO刘江峰

亿邦动力网 2018-04-27 07:47

【亿邦动力讯】刘江峰没准时出现在优点科技新品发布会现场,主持人在舞台上卖力圆场。很久,他才姗姗来迟,径直坐到沙发上。

在出席发布会前,他特意理了发,身着黑色夹克衫、泛白的蓝色牛仔裤和灰色休闲运动鞋,但却稍显疲惫和沧桑。

彼时,刘江峰曾站在五棵松体育馆的舞台中央,豪言“三到五年让酷派重回国产一线”。

然而,加入酷派380天后的2017年8月31日,刘江峰还是发布了离职酷派的消息。

这是46岁的刘江峰第二次宣布告别手机圈。

五年来,刘江峰一年一个新起点。2013年打造荣耀,2014年离开华为;2015年创办电商“多点”,2016年加盟酷派;2017年创办优点科技。

他伴随着荣耀手机的快速崛起杀出江湖,但他离职之后的道路,却接连踩到两个“大坑”,最终折戟在酷派和“多点”。

用刘江峰的话说,他是“做手机做伤了”。

“做手机做伤了”

刘江峰心里也知道,正是在酷派那一年,让他多年来在手机圈打拼出来的丰功伟绩,烟消云散。

时光倒回两年前的盛夏。那一天,几百号人聚集在五棵松体育馆(乐视体育生态中心),等待酷派加入乐视后的首部作品cool 1。

更让观众翘首以待的是,贾跃亭历时数月挖来的手机行业大佬——刘江峰。

刘江峰像往常一样休闲装打扮,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当他亮相的关键时刻,现场的音响系统又出了问题,刘江峰“失声”。燥热的现场顿时怨声四起。

当天的主持人是前央视名嘴刘建宏,不惜站在台上干吼来圆场,十几分钟后,发布会得以继续。

舞台中央的他意气风华,信誓旦旦地许下诺言,要将酷派从手机硬件公司变成生态型互联网公司,五年内销量过亿。

曾经的豪言壮语似乎烟消雾散。

2016年,刘江峰出任酷派集团CEO,酷派作为中华酷联中的一员,最终没能挡住乐视这座大厦的倾覆。2017年8月,刘江峰黯然退场。

事实上,刘江峰本可以不趟这次浑水。

当时,小米和联想都曾向刘江峰抛过橄榄枝,而最终打动他的是贾跃亭的梦想。但他也承认,贾跃亭的步子迈得有点大,担心资源会跟不上。

这种忧虑终究变成现实。

彼时,乐视帝国风雨飘摇,酷派财报惨淡无光。刘江峰被逼在悬崖边,他曾试图力挽狂澜,但终究无力回天。

忆起种种往事,刘江峰感叹“做手机做伤了”。他说做了这么多年手机,这个市场竞争太激烈了,而且手机市场中主流品牌越来越少,中小厂商的生产空间也越来越小。

刘江峰说,国产品牌开始做起来,甚至占据主流的时候,手机这个赛道基本上就进入了下半场。

如今,刘江峰坦言,做手机比的是谁能吃苦,大家比拼的是谁的微创新更多,但技术的革新慢。未来,手机市场的品牌数肯定越来越少,这对小品牌来说很难做,除非像美图手机那样做垂直性的领域。

“手机大佬”

或许,他儿时跟爷爷奶奶在农村的生活,让刘江峰有股子野性,不爱被束缚,“管了就会有副作用”。

刘江峰也感觉自己在华为属于异类,既不怕犯错,也不怕担责任,因为运气好没有搞砸过什么,所以活下来了。

刘江峰在华为顺风顺水。他曾经在关键时刻做出重要决定:2013年6月,华为发布P6,试水中高端市场,量产之初,没人敢下太大订单,从新加坡调回总部不久的刘江峰最后拍板:下300万订单,我为此负责。

这款手机最终出货量超过400万部。第二年,刘江峰在华为的事业走向巅峰:他加入余承东的消费者业务团队,担任荣耀CEO。

一年后,荣耀实现2000万部销量,销售额从1亿美元上升至20亿美元。

事实上,在2013年被调回华为总部以前,刘江峰想过离开。事后谈及那段犹豫期,他给出的理由是“想做点新鲜的事情”。

此前,在获悉刘江峰的离职意向时,欧洲出差的任正非紧急回国与之面谈,但终究没能留住这位麾下“猛将”。

离开华为后,刘江峰曾向媒体坦承老东家的问题:“华为成功有其内在因素,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70%的运气和30%的努力。”

他选择在荣耀高光时期华丽转身。

“我终究是想到新的空间去闯荡一下,趁着青春的尾巴,中流击水。等多年以后回想今天时,我不希望后悔我不曾尝试,错过了又一次浪潮的到来。”刘江峰享受这种“折腾”。

在信中,他表达了自己即将创立一家生鲜电商的想法,在随后的4月28日GMIC大会上,刘江峰表示正式创立多点Dmall公司。

创业半年后,刘江峰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一头扎进来,才发现这个行业的坑很大,自己根本没想过有那么多困难。他还说,自己的资源、经验、人脉都在通信行业,在生鲜电商领域,根本用不上。

“尽人事听天命”

已近知天命的刘江峰,从华为离职之后的道路,却接连踩到两个“大坑”,除了多点Dmall公司外,另外一个则是酷派。

在担任酷派CEO时,他从一开始信心满满、到困兽犹斗、再到后半场的无力回天。

那一年,刘江峰非但没有让酷派重塑辉煌,反而让过去在行业里的种种功绩风吹雾散。

这一切早有征兆。

继cool 1之后,直到2017年1月,酷派才推出了刘江峰接任后的第二款机器改变者S1。在刘江峰的计划里,这款机器是酷派冲击中高端,改善品牌形象的力作。遗憾的是,S1成了哑炮,并没有引起响动。

他大刀阔斧地人事改革。酷派经历过5个月的人事调整,刘江峰及他的团队顺利地替换了酷派原班人马。刘江峰曾表示:“换血,大换血,管理层换了一半多。”

让刘江峰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不是力挽狂澜,改头换面,还有42.10亿港元的巨额亏空。当时,刘江峰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后悔接手酷派。”

危机还在一步步逼近。

那时,乐视危机还在持续发酵。乐视的资金困难已经从手机蔓延至体育、出行、电视等几乎所有业务。

自此,刘江峰试图让酷派撇开跟乐视的关系。

当刘江峰曾在采访中被问到与乐视的关系时,他说:“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不了解乐视的经营,乐视公司的资金情况对酷派没有什么影响。”

但这一切都太晚了。

2017年5月,酷派从2016年国产手机厂商第10名,滑落到第13名,线下销量甚至被魅族、美图超过。销量下滑的同时,酷派的亏损预警也在加重,公司无奈裁员,校园招聘暂停。

这时的酷派,比去年刘江峰加入的时候还要糟糕。

2017年8月31日,刘江峰在朋友圈发布“收山之作,敬请光临”的消息。随后,酷派集团发布公告证实了刘江峰从酷派离职的消息,“刘江峰因希望投入更多时间于彼之其他个人事务上而于当日辞任首席执行官。同时,公司委任执行董事兼副主席蒋超出任CEO。”

在酷派担任CEO 380天后,当所有的抱负随着离开化为泡影时,刘江峰留给酷派最后的祝福只有6个字,“尽人事听天命”。

华丽转身

或许刘江峰“做手机做伤了”只是一种说辞,目的只为避开手机行业。

2018年4月9日,是网上预热很久的锤子手机新品发布会召开日。在压轴环节,罗永浩郑重地向大家介绍了一款来自优点科技的“智能门锁”,而其创始人正是手机业内耳熟能详的名人——刘江峰。

这次,刘江峰带着三款智能门锁在锤子的新品发布会亮相。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借用锤子的发布会宣传扩大自己产品的影响力,除了私人关系外,他们之间还是是单品合作,单品入股的关系。

长袖善舞的刘江峰和罗永浩渊源颇深。

罗永浩说,在2016年下半年,锤子科技在“濒临”倒闭的情况下,他个人举债最高的时候超过了9000多万。当时,他甚至写了“遗嘱”。

刘江峰透露,他于2016年以个人名义投资了锤子科技,由于当时锤子的估值已高达26亿元,因此他并没有挣到一分钱。关于是否考虑转让或退出股份,刘江峰笑称自己“炒股变成了股东”,但并没有想过卖掉的事。

“我经常跟老罗说,你是个小众品牌,你就安安心心的做小众品牌,千万别想做大众品牌,当然他自己不承认。”刘江峰曾劝过罗永浩。

这次刘江峰和罗永浩再次“同台”。

“老罗也入股了。” 刘江峰认为,从酷派出来后,自己本没有必要再创业,如果去做投资,每天见各种各样的人其实可以很轻松,但是有几百人曾经跟着自己一起做事,他有责任把他们安置好,而创业是最好的方式。

这次优点科技发布的新品智能门锁,也是优点的第一款toC产品,三款智能门锁都具备C级锁芯(专业人员需要270分钟才能打开)、瑞典FPC半导体指纹识别模块(银行级,一次性识别率99.9%,最快0.3S解锁),支持包括指纹、密码、手环在内的多种开锁方式,支持虚位密码、临时密码,还可远程查看所有开锁记录等功能。

“做锁亏钱的不多,但做手机挣钱的真不多。手机的毛利率20%多,这都算不错了,但智能锁比手机高很多。”刘江峰坦言。

重整旗鼓

从酷派离职不到一年,刘江峰的名片换成优点科技CEO。

2017年10月,刘江峰与凯迪仕宣布成立优点科技公司。同年11月,双方宣布战略并购芝麻云。

芝麻云是一家专注于中国互联网大住宿领域的服务平台,业务主要是通过云端和物联网技术对房屋(公寓、民宿、酒店)进行互联网和智慧化的改造,将房屋的运营管理,数据化和自动化,打造高效运转的大住宿生态系统。

这次优点跨界整合了多种技术团队。他集合温州、广东中山等30年的老锁匠,以及一批来自以曾在华为做手机的技术团队,负责门锁的通讯、互联,甚至腾讯、百度迅雷互联网行业的人才,负责智能门锁的APP。

刘江峰说,目前,优点做智能家居是三位一体,独一无二。他希望在这个领域里面,真正通过这种跨界资源的整合、技术的整合,在体验上带来一个新的提升。

对于未来的产品规划,刘江峰表示,智能门锁只是优点科技第一款试水的产品,今年还会陆续推出智能马桶盖、新风系统以及照明系统,包括人工智能的台灯,提供帮助小孩纠正坐姿这样的附加功能。同时,下一批的产品会更偏年轻化、时尚的这个方向走。

刘江峰也有自己宏伟规划。他希望在五六年后,公司能在线下建立1000家生活馆,他希望这个体验是一种整体的体验,比如大家住在这个酒店,能清晰感到酒店里的智能化,同在家里没有区别。

“一个初创公司怎么在行业脱颖而出”一名媒体人在发布会现场问刘江峰。

“坦率讲,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刘江峰没来得及思考,脱口而出。

“我觉得团队最重要。”他说,对于这种刚起步的小公司,把产品在设计上做好,而且他打造团队。

正如刘江峰说的一样:“我不去看别人做得怎么样,而是把自己的产品做的更好。”

4月9日晚,优点科技官方数据显示,在优点科技2018智能锁招商会上,公司签约总额已经达到了1亿元。

刘江峰转发这条微博并评论“V5”。(本文作者丨闪闪)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 B2C # # 重磅 # # 华为 # # 酷派 #
赞(0)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
打开打开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