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猫狗「乱斗」 丁磊在后

朱利安 2018-03-08 19:35
是由资深零售电商媒体人、前BAT公关专家所打造的深度阅读内容平台。
加载中

2014年2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跨境电商平台——“天猫国际”正式上线。

2015年1月9日,网易公司旗下跨境自采电商平台——“考拉”正式上线公测。

2016年2月3日,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2015年跨境进口消费报告》显示天猫国际全年业绩增长179%,雄踞行业第一。

2016年4月,网易考拉平台孵化的ODM电商平台——“严选”上线。

2017年2月16日,网易发布2016Q4及2016年全年财报显示,邮箱和电商以及其他业务收入11.59亿美元,占整体收入的20.5%,力克天猫国际,排名跨境行业第一。

2017年初,“天猫国际官方直营”悄然上线,这也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首个采用全自营采销模式的独立电商项目。

2017年12月3日,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丁磊饭局”被媒体爆出,其座上宾包括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王兴在内的一系列互联网大佬,而2014年首届以来连续3年马云都未出现在宴席的名单中的奇怪现象引发了行业好事之士的热炒。

2017年12月7号,网易考拉与网易严选低调的与京东物流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这也是国内首个接入京东物流体系的非“京东系”大型电商平台。

2018年2月7日,艾媒数据发布报告显示网易考拉蝉联行业第一,市场占比25.8%,超越天猫国际3.7个百分点,而京东全球购、唯品国际、小红书名列三四五席位。当日网易发布2017年Q4及全年财报,显示其电商业务占整体收入比的31.86%,较上年增涨11.36%。

2018年2月7日当晚, “中消协“突然发布2017年双11海购商品售假名单,淘宝网、蜜芽网、拼多多,京东,聚美优品和网易考拉均在名单之列,其中最引

人注目的是采取全自营采销模式的考拉被媒体扣上了“官方售假”的大帽子。考拉官方随即下架涉案商品,开始调查。48小时后,考拉官方发布声明澄清所售化妆品为正品,对中消协的鉴定机构是否具备有效资质提出质疑,否认售假之说。

或许,丁磊真的刺激了马云。

家宴的背后是坊间传闻与马云或有或无十几年的爱恨情仇,但掩盖不住的是今天网易考拉与天猫国际之间的围绕跨境电商领域异常激烈的竞争关系,尤其是当这层关系因为网易电商业务与京东物流达成了“充满想象空间”的合作协议后,站在AT间角逐站队的天平上的网易今天似乎有意的选择了腾讯战队。

于是,就在2017年网易财报发布当天,高调宣布其继续领跑跨境电商行业第一的当晚,考拉便遭到了疑似黑公关的袭击,罗之以“官方自营售假”的罪名,随即美股当日盘终暴跌6.28%,让网易公司在一次严重的危机公关中度过了农历鸡年最后一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另据朱思码记获悉,自2016年双11后开始组建,并于2017年初上线的“天猫国际官方直营”项目已于2018年初开始获得内部全方位的扶持,包括主搜索加权豆腐块、S级大促核心资源位优先等政策性利好,而该团队攻击方向直指同为自营采销模式的竞争对手———网易考拉。

这,或许可以理解为两家在2018年准备开战信号。

对于跨境市场而言,它不同于“拼多多”这样可以讨巧的用低成本的形式从国内三四五线市场挖取百亿级的“边角料”,而是一道唯有数十亿级资金储备才能啃下,价值1.5万亿市场规模的超级硬菜.在彼时玩得起的玩家名单中包括:马云,刘强东,沈亚,但偏偏所有人都忽略了还有一个银行账户上躺着几百亿美元,却长期假装自己热衷畜牧业的丁磊。

在起步之初便独辟蹊径的押注了类似京东商城那样的自营采销重模式,其团队选取以母婴行业低毛利的快消品作为其平台切入口的怪招,又在流量长期短缺的情况下坚守并后来居上的超越 “天猫国际”,甚至孵化出了“严选”这样的新型电商形态。在网易的电商组合拳下,今天阿里巴巴甚至不惜破除“自营电商”这个尘封十几年且极易遭到商家、品牌方诟病甚至翻脸的“敏感词”,也要“借胆”用“天猫国际直营”和“心选”进行反制——否则,只要时机成熟,网易就可以通过高频消费培养的用户习惯,进而完成这部分高端用户的平台迁移,比起敢跟天猫刚正面的京东,淘宝绊脚石般存在的拼多多,考拉、严选则是直接向阿里零售生态圈的头部进行狙击。

如果时间只是网易的一把杀猪刀,丁磊日后则必然将成为电商行业的屠夫。

天猫国际,壮士的断腕

“为了生存 ”

当2017年底“天猫国际自营“项目被官方力推的信息一经传出后,一位同时为自营项目供货,又身为天猫国际旗舰店入驻的商家用这样一句话概括了自当前平台的变化。

做不做自营必然不是脑袋一热的向对手看齐,其背后复杂的利益关系逻辑需要牵动整个阿里巴巴集团跨境电商生态圈当前三种生态:

买手代购。淘宝网全球购为首,天猫国际专营店为辅。

POP商城。天猫国际旗舰店为核心,。

自营采销。天猫国际官方直营店。

那么做自营意味着什么?

“也就是说当前天猫国际生态圈的流量成本已经高到了用传统POP商城已经无法做到更快的增长,因此官方自营的出现其实就是说平台自己都冲进来了,逼着TOP店铺或者TOP商家好好做"

来自前淘宝全球购的相关工作人员认为官方自营实际上本该作为天猫国际跨境电商布局的第一步,而天猫国际POP商城模式在长期以来所留下的缺陷在跨境电商方面被无限放大,而最终在今天被迫选择了“政治不正确”的自营。

“实际上几年前内部已将老顾客流量划分为私域,并把官方流量划分为公域时说法已经进一步印证了这个生态圈的流量分发体系已经不足以支撑平台了,而地主家的余粮吃完了地主才会挨家挨户通知大家做好顾客回流,毕竟饥荒面前地主也只能保住自己家人和一部分人的利益“

可是在流量层面上看,京东、唯品会乃至网易考拉跟天猫国际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且天猫抢点时间更早,就算跨境电商用户和其流量基数跟天猫和淘宝网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也不至于会发生今天这样的尴尬,

那么又是谁导走了本该属于天猫国际的流量?

令人震惊的答案竟然是天猫。

“我们曾经操盘过UGG海外旗舰店,但是有意思的是天猫商城也有UGG官方旗舰店,可是我们跨境的产品比人家差价好几百,UGG旗舰店的品牌方到天猫这里投诉,天猫比天猫国际更为强势,然后我们只能被迫下架,此后所有好卖的款式都是这个下场,这就是同一家公司内部平台间的‘内斗’ ”

来自前宝尊电商的一位运营负责人告诉朱思码记,在过往几年时间里,天猫国际和天猫商城其实存在着竞争关系,如同淘宝全球购的代购商家完成帮助天猫完成海外品牌市场测试一样,天猫国际收割了全球购的流量最终开设了品牌的海外旗舰店,而更强势天猫则把海外品牌拉入国内,完成了最终收割。我们举例,天猫国际销量排名常年第一的美国商超“COSTCO海外旗舰店”在2017年中后旬由于引入天猫旗舰店后立刻发生销量大跌,其核心爆款的坚果、蔓越莓干都被天猫店收割,于是今天的天猫国际的COSTCO海外旗舰店成了可有可无的边角料。

“内战真的还谈不上,毕竟还是两个团队”

来自前天猫国际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朱思码记介绍,自己团队在2015年仍然与天猫业务线的同学坐在一起,然而到了2016年后就独立出去一个团队的人坐了,而事实上天猫事业群和天猫国际尽管都是天猫,但跨境横向业务线不同,只是在大行业方面还是划分在天猫事业群中。

“天猫国际有很多品类为什么不能碰?因为老逍说‘我们没必要再造一个天猫’了,可是谁也没想天猫变成了大盘,而且无休止的扩张,国际能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吧?”

于是基于这两层的收割关系的受制,食物链最顶层也最为血腥的天猫国际自营项目正式出炉:它不同于过去天猫超市的供销代售模式,国际自营的采销模式则是真真实实的以阿里官方的名义向品牌方采购货品,然后在自己平台销售赚取差价,这显然是最顶层也是最适合跨境电商的商业模式。

为什么偏偏跨境电商适合自营模式?

跨境电商是卖的越多价格越贵的商业模式。进口电商的产品都来自海外生产,海外国家产能与国内商家无法相提并论,更何况今天如果不是大集团大订单的自营采购,即使蚂蚁搬家的代购去扫货也不一定可以搞到。当给到中国市场商品数量配给都一样的情况下,只有资金储备雄厚的大集团的大订单才能保证自己能优先拿到足量的货品。

扶不起的是老外。天猫国际POP模式早期经常会和国外品牌或大型商超签署独家的合作协议,使得天猫国际表面上拥有一堆大牌给平台撑场面,但是事实上老外只给了天猫面子,背地里却是大摇大摆找自己当地的经销商给竞争对手的平台供货,毕竟海外采购没有独家或者二选一政策的说法;另一方面,在过去分秒必争的数年时间里阿里为了引入海外品牌开设旗舰店,官方不惜成本的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结果是这些不懂中国更不懂电商的老外仍然没有把自己的跨境业务做起来,即使有代运营支持下仍然是因为沟通成本,价值观差别,以及时差问题而做的一塌糊涂,于是在基于“business is business”的说法下,唯有自采才能让天猫国际和竞争对手处于同一起跑线。

跨境的供应链有严重的不可控性。例如跨境热销的奶粉在国外都是在药店实行配给制销售的,欧洲和澳洲作为国外最大的奶粉产地,当地国家即使全部产能给到中国市场也未必能够满足中国新生儿的胃口,同时当地时不时罢工涨薪,且一年中国内电商备货高峰的6、7、8月是其法定假期造成了诸多的不便,甚至当地政治局势和与中国政府的关系都会决定了货品能不能按时按量发往中国消费者手中。因此自营能够有效解决整个链路包括仓储、物流、采购、清关、销售的一整套复杂繁琐但缺一不可的环节通畅问题。

左-天猫国际总经理奥文 右-网易考拉CEO张蕾

那么天猫国际在力推自营后,奥文将面临的难题是什么?

自营与旗舰店间一触即发的矛盾.按照最新架构调整后的天猫国际已经将采销团队人员分散进入各行业线,其关键作用就是为了尽可能的降低旗舰店与自营间的矛盾.”问题在于我们受制于强势的平台,所以品牌方的全网控价在天猫自营面前几乎不起作用,即使商家断了自营的货,他们采销也会从国外不惜冒着串货的风险去搞进国内来压低价格,可我又能拿他们怎么样,旗舰店不想开了?”来自品牌方的焦虑不无道理,在天猫国际自营项目之初,其高层是打着扶持品牌的旗号进行招商的,这对于刚刚进入国内时间不长的海外品牌能够触及自营大流量快速出货,以及和国际一线大牌站在一起显然是好事,但到了中层的目标变成了实打实的GMV,而最终落实到执行层时已经成了平台通过手持全网大数据,一边压榨品牌方出货价,一边掠夺全网流量的冲KPI的“耍流氓行为”,而京东、唯品会、考拉这类自营平台最希望看到的一幕就是天猫的商家起来跟天猫对着干。所以在“上帝模式”下做自由是否能够权衡好多方利益并维护好现有品牌方的价格体系,将是关键。

人才储备的缺失。众所周知,阿里的电商人才以运营强悍而闻名,但在重模式的采销方面却是一个尴尬的空白。尽管其当前团队通过不断吸收竞争对手,包括聚美优品、网易考拉、京东、唯品国际的人才有了一个大致的架构,但想要在跨境这个需要不断拓展新的品类才能保证平台增长战线上,做了10几年商城模式的阿里面临着专业人才的断层的威胁。

打击专营商家是一把双刃剑。打击代购和消灭专营店是平台迈向正规化,远离灰关、假货问题的核心,但历史上2015年双11过后的天猫国际开始利用菜鸟物流系统打击专营店的事件,直接造成了当时这部分占据数量大头的商家们出淘投向竞争对手,给网易送去了超越天猫国际的一次关键助攻。“白求恩(跨境事业群总裁Michael Evens)几次要求彻底清算全部代购商家,但是面对着蚂蚁搬家的规模体量,内部并没有按照’西方思维’来处理”,在天猫国际的一位工作人员看来,当前专营店与旗舰店数量的比例为6:4左右,而GMV产出看2:8的比例已经给专营店判了死刑。而当前如果需要进一步清退这占据6成的商家时,又会造成多大的麻烦,给直接竞争对手甚至微信电商带来多大的红利,“打与不打“对于天猫国际来说是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面对代购、海外旗舰店、官方自营三股力量的矛盾,内部天猫旗舰店长期以来的流量收割,以及外部犬牙交错的势力和当前暂时落后的局面下,恐怕阿里觊觎又想吃下的这1.5万亿“生活方式”级的增量市场难度,要比打三四五六线要来难的多的多。

网易考拉,屠夫家最快的杀猪刀

有关天猫与京东的竞争关系为何如此激烈的问题,核心还是事关两家公司在模式、经营理念、价值观、创始人性格方面的此消彼长,而最关键的一点在于京东本该被阿里掐死于尚未彻底起势的摇篮中,但随着京东规模体量的增大伴随其边际成本的降低,最终成了已经摆不平的心腹大患。

那么今天看来,考拉似乎成了一个跨境版的京东。

对于网易这家公司来说,在考拉项目之前只涉足过团购、电商营销平台、在线票务几个大电商行业的次重点,且这一系列电商项目此后均以不了了之告终。上述项目除了战略、战术、时机上的不清晰外,更重要的是来自电商人才储备缺失下导致在整体电商思路上存在了一定的缺陷,笼统的说法也就是——它没有电商基因。

假设是跨境电商是一个牌局,庄家阿里是什么牌都有,京东有物流和采销两张大牌可以最后出,唯品会有国内外一水的品牌资源可以随便做顺子,而网易唯一能拿的出手的牌估计只能是丁老板那天下第一的员工食堂。

不过3年后,考拉起来了。绕过了自建物流或是POP商城模式的弯路,及时躲过了灰关代购商家引发的大坑,抵制诱惑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向水深但暴利的跨境美妆行业,最终今天成了行业第一。这不符合情理,更不符合逻辑,如果不存在这个项目运气极佳,那就必然就是玩家作弊开挂。

网易考拉首家线下体验店已经在杭州来福士广场抢先开张,早前严选旗下酒店也已经开张

网易考拉究竟采取了什么样的策略?

一,天下归心。据朱思码记独家调查得知,当前网易考拉最大的两个类目:跨境母婴事业部总监,和跨境美妆个护事业部总监均来自阿里巴巴集团,前者来自天猫母婴类目,后者则是来自今天的直接竞争对手——天猫国际美妆类目。另据前唯品会高管抱怨,网易考拉在其招兵买马之时不仅带走了自己手下一名高级采销总监,还带走了公司超过20人的团队。因此,今天其团队成员囊括阿里、京东、唯品会、聚美在内的一系列平台人才,彼时不惜血本的采取“人事攻势”所换回的是在2015年跨境电商仍处于窗口期的节点上直接快进PASS了上述平台历史上所走过的那些坑坑洼洼,并在对手一线业务负责人的指导下完成了对行业与老东家们的精准狙击,而且由于上述平台体量的变大导致逐级汇报下决策的犹豫又给了身为只是网易旗下独立子公司的考拉留下了一个突破口。而时间回到2018年,竞争对手如若采取同样的人事攻势时,却无法做到当年考拉HR部门帮助其团队完成0-1的基因突变,因为时机错过。可能天下第一的员工食堂确实起了作用。

二,自营为道。虽说考拉自营电商是翻版的京东,但是丁磊其实并没有信心像刘强东那样铁了心要弄出中国第一物流公司决心,而只是像京东那样选取了先自采后开放招商的策略。“挣扎期时如果我们是天猫国际那样POP商城的话,商家可能半年后看到销量几万块也许就走光了,他们一走的结果就是平台崩盘然后项目解散,所以也只有自营模式不惜血本的挺住才有今天,而在后续类目重点突破的时候自营又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更关键的是采销对供应链掌控的保证”来自网易考拉的相关工作人员认为在彼时决策层也并没有所谓模式之选,因此我们看到了考拉和天猫国际的模式几乎是相反的:前者先自营后招商,后者先招商现在却做起自营。另外一方面,自营的链路更短,客诉情况更低(跨境标品不存在换货只有退货),根据天猫国际相关负责人对考拉流量的监控表明:其当前核心流量入口除了“什么都值得买”等外部导购网站外,最大部分的流量还是竞争平台对手客诉和比价后发生的用户转移——譬如天猫国际,而这部分隶属于高端人群的海淘客户一旦形成购物习惯后,则背叛成本极高。考拉相关工作人员肯定了这个说法,并补充其当前流量来源除了自家的邮箱导流外,基本来自老客与收割竞品平台流量。

三,母婴切口。跨境电商市场里,谁占据了美妆和母婴的大盘,谁就能拿下。根据现有全网市场数据显示,美妆占比约为33%,母婴占比超过20%,当拿下这两个体量过半的类目后便会形成强大的消费者迁移效应。因此几乎所有涉足跨境电商的平台都会按顺序选取高毛利的美妆类目,其次再是母婴作为补充,但网易却刚好相反。

事实上,如果从母婴行业角度看其作为最适合跨境电商平台切口的核心基于三方面:

从类目运营的角度看,母婴类目下属6~7个二级类目,国内线和跨境线的品类销售排序的名次不同。

国内市场奶粉纸尿裤占比忽略不计,国内市场前三排名为童装、推车座椅、玩具。

跨境市场奶粉排名第一,第二是玩具,第三是童鞋童装。

当国内奶粉出事以后,伴随国家打压中国游客按顺序去香港-韩国-日本-东南亚抢奶粉纸尿裤的政策下,且随着当地政策的保护已经从过去的买方市场变成了稀缺资源,基于蚂蚁搬家的代购涉足门槛变高的情况下,跨境所有品类里该品类的稀缺程度最高,在有奶粉纸尿裤的情况下就保证了平台的销量和流水。

从消费频率角度看。母婴对比美妆,母婴行业平均毛利只有15~20%,而美妆则是80~90%且公关费用极高,快销品属于脏活累活一般平台不会碰,但好处在于高频。举例,一个新生儿一周纸尿裤消耗量在两包左右,奶粉消耗量保持在1周1盒,但美妆的消耗量至多为1个月一次,因此假设母婴切入的网易考拉与美妆切入的聚美优品存在竞争关系时,存在一种高频打低频的攻击波。当这种模式形成节奏后,网易考拉的高频消费习惯被妈妈们培养后,考拉的美妆部门完成类目快速拓展,立刻反手就给对手致命的一击,同时沿着这条自高向低的打击路径:母婴-美妆-保健品-服饰箱包-家具个护-奢侈品,显然当前考拉已经完成了对女性客户的收割并开始入侵男性顾客市场,而第一步则是像京东那样从男性用户热衷的数码3C配件领域作为切入口,而目前的拓展情况来看,考拉划出了从数码3C-户外运动-生鲜为核心的线路,这与多年前京东拓品类的路数几乎完全一样。

商业逻辑角度看。高频刚需的母婴快销品前期必须是以亏损补贴的情况下才能站稳脚跟,而在后期通过高毛利的美妆进而拉平,然后实现全平台盈利的思路,因此所谓富二代才能做的跨境电商道理就在这里——没有前期采销的成本,和平台持续亏损的思想是做不好跨境自营的生意的。但路径如果变为先美妆后母婴,那么即使前期能够奇迹般的带起用户信任度的节奏下,面对旧的类目持续盈利,而新拓展的类目亏损严重,这恐怕是任何一个平台负责人和执行层都不愿意看到的画面,砍掉这个亏损的项目显然是想当然的下一步。

“跟阿里比,我觉得网易它还是有那种长期以来要低成本享受中产阶级生活的一家有情怀的公司。阿里对行业的情怀不高,从来都是对新生市场的割韭菜,C2C割掉有了淘宝,B2C割掉有了天猫,跨境割了一茬有了天猫国际,新零售现在盒马鲜生就是收割半径5公里的流量,当C店不符合时代就要用淘品牌来淘汰他们,当淘品牌不符合大牌利益的时候就要大牌来淘汰,因此它是更迭制的,而网易的情况则是像‘严选’,其实它明显LOW于考拉这种消费升级的平台,但只要有盈利的可能那就会做下去”一位同时给考拉和天猫国际供货的品牌方看来,网易公司的思路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它有时候甚至莫名其妙的降纬,但会默默的坚持下去,最终变成了一个简单但是很赚钱的商业模式。

“丁磊养猪对年,肯定知道市面上的猪肉大多数催熟的所以不好吃,而真正的好吃的土猪肉都是养很多年再杀来吃,只是懂这个道理的养猪人基本都是优秀的屠夫”

树上的出头鸟们,请向我看齐

2017年12月4号,互联网大会的第二天。丁磊居然当着一众大佬的面前怒赞起京东物流来,结果惹得隔壁刘强东高兴的拍手致敬。7天后,严选副总裁肖南华在一次大会上爆料网易考拉和严选目前正在和京东物流战略合作。也正是这次合作后,天猫国际迅速做出了针对性极强的反制措施,引发了即将打响的2018年跨境行业大战。

丁磊盛赞京东物流,刘强东拍手致谢

“京东物流接入网易后台以后,下一步就是拿到消费者数据,而如果他们有了消费者数据以后截流或者不截流完全就看自己了,毕竟当年顺丰可是截流我们天猫、淘宝做了嘿客和优选,去年跟顺丰口水战也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来自前菜鸟网络的一位物流专家判断如果京东能够拿到考拉、严选的数据,那么必然意味这是两家是朋友,甚至是盟友,而且是“最高级合作的形式”。

事实上从表面上看京东全球购是网易考拉不折不扣的竞品,且从账面上看京东全球购+唯品国际后的体量约为26.2%,只高出考拉接近0.4%个百分点,但如果把已经达成战略合作的唯京联盟与网易考拉进行叠加后,那将直接拿下中国跨境电商市场份额52%的半壁江山,恐怕没有比这样的组合更人更感到后怕了。

其实从企业发展轨迹上看,和阿里办公楼只有相隔不到50米距离的网易并不是一家急于站队杭州公司。特别是从网易云音乐最近和阿里音乐的合作,到过去淘宝刚刚起步时163.com给予淘宝网足量的曝光,以及同为浙商的两位创始人之间友谊都曾传为一段佳话,不过事情到了2018年时两家却因为各自不同的利益正在走向对立面,甚至成为敌人。

如果“朋友”的敌人和自己必须走到一起而放弃另一段友谊,那么必然是这位“敌人”与自己有着结构性互补的关系。从当前腾讯战队的资源配置来看,朱思码记认为网易至少有4条致命的缺陷需要不惜站队的形式来解决:

网易是没有自建物流体系的伪自营。在前期网易选取跨境自营采销时想必对物流问题做过深思熟虑,因此在单量不高的情况下选用顺丰合作的模式来暂时以较低成本的情况下勉强度过挣扎期,但随着今天网易考拉体量向百亿级的规模过渡,2015年的讨巧之举在今天成了累赘,亦或许是今天网易考拉选择投向京东物流出于单量激增的条件下没有选择的不得已,但作为首个接入京东物流的非京东系平台之后是否会产生其他反应,我们不得而知。

网易长期缺流量的情况没有得到任何变化,甚至更差了。据易观数据2月显示,2017年全年电商APP排行榜中淘宝、京东、拼多多名列前三,而考拉排名21,严选更是名列41,考拉活跃度环比增幅为负7.10%,严选更是跌了24.36%,如此糟糕的成本令人大跌眼镜的同时不禁与网易在运营、品控、市场营销方面的表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发力太晚,导致顾客引流做的不够,现在抢到很好的位置却很容易力不从心。前期如果依靠扩品类保持增长的问题倒是不大,但现在已经扩到了11个类目还不包括工厂和独立的严选,可见天花板接近。假设按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即便考拉能够领跑跨境电商行业,但伴随着微信小程序,社交电商跟着流量乘风破浪,甚至不知道哪天微信上的会不会又杀出一个“拼多多”这样的狠货。对于网易考拉来说,在缺流量的情况下能坚持不死,还能拿下行业第一只能说明这个跨境市场尽管已经过去了3年但还只是处于婴儿期,百亿级规模只是万亿级市场的一个零头,而一二线真正的大流量和消费升级还没有完全释放这部分势能,如果自身还是解决不了,那么最后一条路只能是依靠资本运作,或者直接站队腾讯来缓解这种糟糕状况。

网易考拉一旦和天猫国际刚正面,且在不站队的情况下并不会占到多少便宜,相反天猫国际存在反杀的可能性极高。在天猫国际长期因为国际旗舰店、专营店代购以及天猫旗舰店的关系而疲于奔命时,考拉获得了最佳的成长机遇,然而丁老板的一顿饭彻底改变了这种情况,使得今天阿里不惜冒着得罪商家的风险也要玩命赌一把跨境自营。“从目前来看,强推自营对阿里在短期遇到品牌方的反弹导致矛盾激化的可能性非常高,但是只要挺过挣扎期,且天猫大盘能带起节奏的话,3年时间内会有一个全新的变化,特别是哪天网易和天猫国际真打起价格战的话,网易能赢的可能性恐怕不会那么高,毕竟这跟京东618,天猫双11不是一个情况,因为跨境这条战线上大家货源、模式、运营策略几乎一样,但是天猫大盘的客群跟网易客群可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一位业内人士对于3年内网易考拉的增长仍持乐观态度,但对于已经完成“敌前大掉头(俗称抢T字头横位)”的天猫国际在3年后的表现充满信心。

海战中抢得T字横位队形的舰队往往能后发制人的集中侧面火力击溃敌军

网易考拉在跨境市场最大的美妆类目方面的挖掘空间仍然只是皮毛。考拉因为“自营售假”的新闻成了其平台自诞生以来最大的负面消息,其背后美妆行业存在的风险因为此事件而被公开曝光。所谓美妆行业水深,核心在于高毛利下假货的高发,若考拉这样的平台在日后与天猫发生竞争时,且再来一出仿效猫狗大战的二选一时:试问无货可卖的考拉是否会转向海外经销商和当地合作方处扫货?若存在这种情况,其背后串货的可能性就会比今天高出几个数量级,更何况电商平台大多和监管机构的关系是猫和老鼠,否则此次消协打假的事件断然不会发生。同时美妆受众在考拉人群覆盖仅限于妈妈们,面向95后,乃至00后的女性的旺盛消费欲望,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多样化的用户习惯,对于模式上还处于官网+APP的网易来说,真正的对手可能还躲在水下。

2018年3月7日,政协委员丁磊带提案来到北京,媒体心心念念的提案内容没有世界经济,大国外交,或者区块链技术如何改变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五年,依然还是跟老本行养猪直接相关的农村扶贫,食品安全等民生问题。

在商战中,我们永远不要让你的敌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变得和敌人越来越像。

敌人希望你这样想的目的,就是因为敌人不希望你那样做。

因为最危险的敌人,永远不是以一张可怕的面容出现的。

此为亿邦专栏作者文章,如要转载请签订内容转载协议,联系run@ebrun.com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 跨境电商 # # 亿邦专栏 # # 朱思码记 # # 天猫 # # 网易考拉海购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