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太贵 三个美国公司要建自己的医保系统

02月01日好奇心日报

1月 30日,亚马逊、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及摩根大通共同宣布,将联合成立一家独立的医保公司,为其在美国的50多万员工及家属提供医保服务。

这三家公司在声明中称,新医保公司由三家公司共同管理,但不受盈利和政策激励的束缚,而是专注寻找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简化医保系统,首先为各自在美国的员工提供价格合理、透明的高品质医疗保健服务。

该声明没有具体列出它们分别对新医保公司投入了多少资金,公司成立时间以及其他运营细节,只说在恰当的时候会公布。

《华尔街日报》称,它会在2018年年底找到CEO以及建立一个医保数据库。除此之外,这家新医保公司再没有进一步细节说明,但消息出来后,美国多家医疗和保险股大跌5% 以上,市值累计减少超过300亿美元。

图片来自QZ

这三家公司有自己的优势——伯克希尔有保险经验、亚马逊有技术和线上渠道,而摩根大通是美国第一大银行。

从去年开始,亚马逊就积极布局医疗供应链,在美国16个州提交了医疗用品分销业务申请。摩根士丹利在2017年 11月发布报告称,亚马逊最有可能进入的是医药分销领域,因为此前收购的全食有466家门市店,是一个很好的分销渠道。

去年8 月,亚马逊就开始组建一支互联网医疗技术研发团队 “1492”,探索包括从传统电子医疗病历库中分析相关数据,建立一个远程医疗诊断平台,以及寻找结合亚马逊Echo等硬件的医疗应用可能等。

而巴菲特此前就支持对美国医保进行改革,并就提出美国应该走向“单一付款人健保计划”,即雇主不再提供健保,但需要支付更高税收。1965年之后美国对65岁以上老人所实施的联邦医疗保险,就属于单一付款人健保计划的一种形式。巴菲特认为应该对全民医保进行改革,实行这个医疗保险。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在声明也说:“我们这三家公司都拥有非凡的资源,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出能够让美国雇员和他们的家人,甚至可能是所有美国人都受益的医保解决方案。”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说,医疗保健系统非常复杂,进入这个行业面对很大的挑战,但他也说,但减少医疗保健对经济的负担,改善员工及其家属的生活,将证明(尝试)是值得的。

美国的医疗设施和保险大部分由私营部分经营,政府则是提供辅助性的公共医疗保险。如果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制药商、药店、医院等需要和医疗保险公司合作,而且每个环节的角色都需要建立良好关系。

此前联邦基金会数据显示,因为看病太贵,2015年年仍有有1/3的美国人没有得到合适的医疗保障。而且此前奥巴马医改——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公民提供医疗保障,在2010年 3月获国会通过,又在2017年 5月取消。

而且从今年开始,美国多家制药公司都纷纷涨价。

《金融时报》报道称,美国最大独立制药商辉瑞将其生产的148种药品价格提高了6%-13.5% 不等,平均提价幅度在8.8%,包括该公司最为知名的药物伟哥和治疗神经疼痛的Lyrica药品。

也有报道称,艾尔建将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关键药物Namenda XR的 18个品类价格全线上调9.5%;Hikma公司甚至将其生产的吗啡价格平均从30美元涨到了58美元等。

巴菲特在去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就曾表示,美国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不是减少公司税,而是降低医疗保健系统的成本负担。

根据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数据,2016年美国医疗保健支出增长4.3%,达到3.3万亿美元,占美国生产总值的18%。

他甚至表示,美国企业国际竞争力的下降,是因为要背负更高的医疗保健成本负担——这其实就是另一种“隐形税”。

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的数据显示,美国2017年家庭保险的平均保费为1.88万美元,从2000年开始,医保费用增长速度比员工收入和整体通货膨胀要快很多。

数据线从上到下指的是,员工交保费的趋势、家庭保费平均支出、员工收入以及整体膨胀,图片来源凯撒家庭基金会

巴菲特在新公司成立的声明中说,不断涨价的医疗保健成本像是饥肠辘辘的绦虫,蚕食美国经济,虽然目前还没有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也不是不能解决的。

路透社报道,这家新医保公司最终可与制药商、医生和医院直接磋商,从而减少“中间环节”,并会利用他们庞大的数据库来更好地应对这些服务成本。可能冲击该行业的“中间环节”,指的是医疗保险商、药房和福利经理等。

而这家新医保公司,意味着它或许会改变现在的美国商业医保制度。此前各公司都是分散打包出去给医保公司,在不透明的价格体系中也十分被动。而现在,对供应商而言,一个至少50万人的医保订单有着它自己的议价权。

2018年零售季度新闻榜单!赠电商大会精品PPT!!


来源:好奇心日报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