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快手的去low化困局:平台基因还能逆转吗?

李星 2017-12-28 13:58
科技媒体专栏作家,靠谱汇创始人。
加载中

在《羞羞的铁拳》中,被换身体的“马小”拿着自拍杆在海滩边直播“铁锅炖自己”,女汉子对满屏弹幕咆哮“把礼物刷起来,飞机游艇刷起来!” “老铁们,双击666!”在电影故事中,这是“艾迪生”对“马小”在拳击场上的不作为的抵抗,而在马小同事那里,这种脑洞大开的“自残”行径肯定是脑子烧坏了。开心麻花把快手贡献的年度热词搬上了银幕,还不忘对“底层残酷物语”怪象进行调侃。

1

快手说:我只是镜子!

快手上那些杀马特少年、00后小妈妈、尬舞大爷、环抱大虾农民,交织成一幅幅荒诞的画面,很多人选择用卸载表达愤怒;去年被X博士刷屏文章中揭露的生吃病死猪肉、鞭炮炸裤裆、建筑工地表演高难度动作等猎奇内容在首页的“热门”中并没有消失,而是花样翻新。

快手官方的说辞是,快手呈现给用户的内容是机器算法个性化推荐的结果。尽管快手已获得腾讯及众多明星VC的巨额融资,是冉冉升起的独角兽,不过舆论没有因此给予正面的仰视。诸如此类,宿华这样解释道:

「我们更希望快手是这个世界的一面镜子,照出这个世界最完整和准确的样子,不想因为精英的话语权更大,就让镜子里出现更多精英喜欢的画面」;「不管你是开拖拉机还是法拉利,在快手,都是一样的」「产品和技术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还记得苏轼和佛印的那桩禅宗公案么,你“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心中有牛粪,所见皆牛粪”,关我啥事?

2

快手的用户画像谜底:“二线以下”、“高中以下”

岁末圣诞,快手合伙人、首席内容官曾光明召开一场媒体沟通会通报2017年快手业绩,不出意料,与宿华在乌镇峰会上所说的“快手已经拥有注册用户7亿人”口径一致,曾光明称“快手目前日活用户1.2亿,短视频日传量达1000万”依然稳坐短视频风口的头把交椅。

这位原网易新闻前副总编不得不面对“有态度”的新京报记者质疑,“有声音认为快手在利用低俗内容进行流量变现,曾总怎么看?”

「快手的大部分用户来自二线以下城市,最高学历低于高中,他们拍的东西在都市精英眼中看起来很low,但是他们并不在精英的判断框架里。」

UGC平台本身最大的风险就是内容把控,如何在海量内容之中过滤掉“垃圾”、“废水”内容,如今快手用户手机视频日上传量已经从百万上升到千万级,其审核压力高于任何一家直播公司,曾光明表示:

「“快手已经建立了1000人以上审核团队;“快手的审核是全行业最严格的,最到位的”」;「“快手会对违法律、有害健康等违法规则的内容进行处理,但仍会尊重用户”,“内容是平台管理,行为是公安管理”」

3

“去low化”的结界

并不是说UGC的草根内容就一定会LOW,早期UGC如优酷土豆如今靠的是购买影视版权;快手的竖屏内容井喷在制作、画质等方面确与传统网络视频平台无法媲美,其崛起的奥秘是抓住了智能手机在全国区域普及化的浪潮,相对于微博,快手的“去中心化”产品策略,让普通人拥有了难得的发声渠道。

快手还抓住了低龄学生玩手机年龄空隙,宿华曾经在找融资时这样对DCM中国管理合伙人林欣禾说:「“13-15岁的孩子,到了15-17岁的时候基本就开始用QQ了,18岁以后就用微信了,要做社区和社交,必须在用户年龄小的时候抓住他们,否则他们长大后,很难有机会。” 」林欣禾听懂了所以投了。

快手本质是聚集海量“低年龄”、“低学历”用户以及“低门槛内容”的泛社交产品,满足的是用户自拍、看附近异性、猎奇的刚需想不火都难,但 “三低”的用户特点是其商业模式的天花板。

目前快手最主要的盈利模式是通过给予一部分流量高的用户直播权限,将粉丝的打赏收入进行五五分成。快手给了一部分赚钱的红利,有的用户不惜剑走边锋不断冲击“感官阀限”以获得更高的流量。

比如,极品丑男陈山开豪车拥美女让网友们自尊心大受伤害;假冒省公安厅副厅长的17岁打工少年杜应伟;社会大哥快手黑叔深入到凉山给穷人发钱,直播后把钱收回;12岁郑州少女逃学拜师“红毛”学尬舞被同门涉嫌强奸等等。

快手投资人、XVC合伙人胡博予在知乎撰文说:“鬼才知道这个APP能靠直播赚这么多钱。我当时脑子里YY的商业模式是短视频广告。不过就连这个还不好意思和投委会说,当时的memo里面根本没写变现潜力,只在‘Risk and Concerns’里面提了一句‘变现能力是个风险因素’”。

尽管找到了直播的变现模式,但是快手依然被人质疑是利用了“这些人的low”赚钱,有“原罪”的。

曾光明2017年初加入快手之后,快手在市场策略上有了很大改观,比如赞助《吐槽大会》、《奔跑吧,兄弟》,在一线城市的地铁、机场、高铁、写字楼随时可见快手的户外广告。但从曾光明的表述看,用户群体的成分并未根本改观,“二线以下”和“高中以下”足以让很多优质品牌商望而却步,“短视频广告”盈利模式自然很难有所作为。

在IPO之前,快手已被草根内容和直播打赏模式“套牢”了!

4

快手产品机制反思与平台监管之责

为什么快手上打流量擦边球的争议内容屡禁不止,把快手贴上“农民应用”并打上“low”的标签,本身就是对农民极大的侮辱,事实上现在很多地区的农民有地有房、生活富足,觉悟和素质都很高。我们应该反思的是,究竟快手的技术和产品机制是不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快手产品做到了极简,并以算法进行内容兴趣推荐,但是为什么初始注册用户在“热门”之中刷到全是相当震惊的内容,这是不是无形之中流失了很多用户?

在快手没有大V导向,没有搜索功能,用户只能漫无目的的刷,系统如何根据用户点击行为就判断这是用户的“兴趣”呢?假如无意之中点击了残障人士的表演,机器一个劲推荐残障人士内容,会不会产生“审丑疲劳”,为什么不把屏蔽标志设计的更醒目?

快手的初心是“每一个人值得被记录”,但是要想在快手上生财,就必须得大量吸粉,在内容红海之中只能“博出位”,快手为什么没有扶持优质的、流量低的内容的引导机制?

抛开技术局限不论,平台是否对内容监管职责是必须面对的问题;除了对低俗、无底线的炒作内容除了执行严格审核规定,对低俗内容进行警告、关闭部分权限、最严重的封号等都是运营手段。

在快手的“免责声明”和“用户须知”之中明确了快手对用户上传内容享有“免费的、永久性的、不可撤销的、独家的、完全的许可和再许可权利”,但用户违禁内容产生的法律风险则由用户承担,这本身在逻辑上就自相矛盾,成为“黑锅你背,赚钱我来”的游戏。

可以预见,随着快手流量的上升,审核队伍还会增加,甚至还需要不断完善AI审核技术才能真正减少人工审核的遗漏。

结语

在快手上有很大温暖人心的短视频,比如笔者在腾讯视频上看到一个叫做“广州雨神”的歌手拍摄的MV《广东十年爱情故事》感动了很多人。在短视频草莽创业的阶段,难免会有各种乱象,进入繁荣期成为国民级应用之后,外界对平台的社会责任、价值导向以及商业模式单一化质疑本身也有助于快手良性发展,解铃还须系铃人,快手最终能否“君子豹变”还得取决于快手的反省及产品机制创新。

此为亿邦专栏作者文章,如要转载请签订内容转载协议,联系run@ebrun.com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 网络视频 # # 亿邦专栏 # # 快手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