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牛“双星”创始人:于敦徳与严海峰

12月28日唧唧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哪怕是吵架也得有另一张嘴搭腔,其实创业也一样,更多时候需要的不是一夫之勇的单打独斗,而是一个团队的优缺互补,比如携程四君子、阿里十八罗汉、腾讯五大金刚……

在途牛,两位创始人于敦徳和严海峰也是一对优缺互补的兄弟,含蓄内向的于敦徳负责“踩刹车”,外向奔放的严海峰负责“踩油门”,所有员工都亲呢地喊他们为“老于”和“锋锋”。

途牛“双星”于敦徳与严海峰_人物_电商报

两人这样“一踩一刹”搭档了十几年,直到今年11月底严海峰的离职才告一段落。

价值观和工作方法都相同的两人,一路走来非常默契,对于此,于敦徳曾说过,“如果我们两个都觉得对的地方,往往就不会错。如果我们两个都不同意的话,那这件事很可能就是有问题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很多时候相处久了总会“各奔前程”的一天。11月17日,途牛宣布上市后首次单季度盈利,但在这个值得举杯欢庆的时刻,于敦德发内部信,宣布“锋锋(严海锋)和Conor(杨嘉宏)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现任职务,我代表公司全体同事衷心感谢两位伙伴对途牛的贡献和付出。”

就此这对肩并肩奋战了十几年的搭档兼知己,最后“分道扬镳”。

离职后,功成身退的严海峰拉着前途牛CFO杨嘉宏进军科技金融,创办了互联网创业公司——小黑鱼科技,开启人生第三次创业“春天”。

大大小小的风浪都有严海峰陪伴着于敦徳,不过这次没有。继续留在途牛的于敦徳最近就不是太顺心,因为这几天途牛陷入裁员风波。12月21日有途牛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匿名区爆料,位于南京的途牛旅游网总部在当天上午突然辞退不少于400名员工,有的部门被整个裁掉。

此消息一出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对途牛在上市三年半终于扭亏为盈之际,大规模裁员表示诧异与不解。

第二天途牛公关部出面回应,表示裁员人数并非400人,而是不到200人,至于裁员的原因,则是“人员架构调整优化”,已经对离职人员进行了N+1的赔偿。

其实这次裁员并不是毫无预兆,早在去年,途牛就多次明确表示过控制成本以尽快实现盈利的期望。今年11月底,于敦德也透露途牛计划建一批自营门店和地接社采取自营模式来把控质量。

两人相识于青葱岁月,这种校园友谊基石相对比较坚固。2001年,东南大学在99周年校庆之际,开通校园门户网站“先声网”并在全校范围内招兵买马,这时痴迷于计算机的数学系大二学生于敦徳跑去面试,结识了排在他前面的金融系大一新生严海峰。

相谈甚欢的两人,当即约定“要是有一人选上,另外一人落选了,那选上的人就要给落选的人开小灶,无偿分享在先声网的工作心得”。其实,面试先声网对于于敦徳来说,没什么难度,智商超过130的他在计算机方面极有天赋,就连那些计算机系同学都叫苦连天的C++编程,他反而觉得太过简单,没有一点挑战。

果不其然,一周后两人同时收到了“先声网”的录取通知书,且都被分在了新闻频道。掩盖不住兴奋的两人,当天就去了校门口的一家川菜馆大搓一顿,以示庆祝。一顿饭下来,两人成了知己。

毕业那一年,于敦徳跟博客网的创始人方兴东去了北京发展,负责产品和技术。当时的博客网还很小,只有7个人但发展空间足够大也足够吸引人。

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就帮助博客网从3000名一跃进入全球百名榜,成为中文第一博客,并成功拿到1000万美元的融资。这段经历让他尝到互联网的甜头,同时领悟到“做业务不能多而杂,一定要专而精”。

2005年严海峰也从东大毕业,他邀请于敦德回南京一起加入一家初创型公司——“儿童研究院”,一个任CTO,一个任COO。

一进入这家公司,他们就把公司名称改为“育儿网”,而且网站、论坛、博客统统冠以“育儿”。这种看似平常的改名字实则大有文章。就这么一改,育儿网的搜索流量蹭蹭往上涨,短短半年,育儿网已经成为垂直网站的第一名。

2006年底,两人密谋着出来创业,但对于做社区还是电子商务犹豫不定,后来严海峰跟于敦徳说,“再也不想做社区了,因为不赚钱,压力太大了,每天都烧钱,睡不着觉。我们要做就做,有现金流的生意,让我们每天可以收到钱,这样心里会比较踏实。”

果然,于敦徳当即决定做电子商务。2007年1月1号,途牛正式上线,做旅游行业的电子商务,两人分工跟以前一样,一个是COO,一个是CTO。

选择旅游方向,源于两人泰国之旅的惨痛经历,当时两人结伴同游泰国,等到飞机落地才醒悟过来自己处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光是问路就耗了半天。直到遇到一个大陆旅游团,两人如遇大赦,想都不想就赶紧申请加入,这才痛痛快快玩了一周。

至于途牛刚开始的商业模式,两人的逻辑高度一致地决定“大部分人往左走时,我们一定要往右走”。靠着“景点库、路线图、拼盘”三大创新玩法,途牛的业绩开始有起色。

但是挣钱速度还是赶不上烧钱速度,到了2008年初,100万元的启动资金就快见底了,而每月30多名员工还等着开工资,网站也急需升级,如此一算,没有个四、五十万撑不了半年。

严海峰只好硬着头皮去融资,结果金融危机之下所有投资人都捂紧口袋,见了大概七八十位投资人都被狠狠拒绝了,后来剩一家在上海的戈壁投资。

当严海峰对于敦徳说要去上海见这家投资公司时,于敦徳问“见了这么多,还去见吗?”严海峰无奈地笑笑说,“总得见,要不然公司可能就挂了。我就见这最后一家,见完以后,如果还融不到钱,我们就回来让公司赚钱,就不做规模,而是做盈利的模式。”

一个星期后,戈壁投资的蒋涛过来做了尽职调查,最后他们拿到了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此后融资越来越顺。

就这样两人默契配合,一个负责技术一个负责融资。2014年5月9日,途牛网登陆纳斯达克,以“要旅游、找途牛(Go Tour,Go Tuniu)”的口号亮相世界,成为美股市场上第一家专注于在线休闲旅游的中国公司。

如果你“智商”最高,请出来勾兑


来源:电商报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