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动力郑敏:数字经济驱动新的产业变革

12月21日亿邦动力网

【亿邦动力网讯】12月21日消息,在2017亿邦未来零售大会上,亿邦动力董事长兼CEO郑敏发表了题为《“智·”降临,数字经济是“登月”的船票》的演讲。

郑敏对2018年做了个判断:既有模式以流量为基础,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大平台完全主导;新模式以社交或数据为基础,市场竞争刚刚开始,每家企业暂时都还有机会;新模式的前者靠情商,后者靠智商。

据悉,2017亿邦未来零售大会由亿邦动力网主办,于12月20日-22日在广州香格里拉酒店举行。

本届大会以“智·商”为主题,包括两天的主论坛,5场主题分论坛,马蹄社等活动,国内外电商领域知名企业高管、专家学者、媒体代表共计4000人次出席。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大会上,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已成为主旋律,大数据算法、内容、社交正在和产业紧密融合。反映了,商业正处在迭代进化的边缘,这是一个低维向高维迈进的历史性时刻。

亿邦动力董事长兼CEO郑敏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是演讲实录:

亿邦动力上面发了一篇文章,标题是《零售的创新能否登月》,这是贾昆写的,我问他为什么写这个标题?他说登月意味着市场坐标发生了根本性的转移,登月以后市场空间变成了宇宙的市场,我试图根据这个主题做一点个人分享。

今天站在这个地方和大家做分享的时候,我感触比较深,今天似曾相识,但是又有不同,为什么?17年前,一个巧合的机会我被借调了一个办公室,那个办公室叫做863计划,在国家863自动化领域当时研究两个主要方向:一是CIMS,(PPT图示)这张图的起源是1985年美国卡萨和SME工程协会发布第一版的CIMS轮图。二是机器人,1986年开始,在中国机器人和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本身在同一个领域思考。大家在图中可以看到,当时的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现在叫现代集成自造系统,里面有一个红圈叫做电子商务,对于我来讲,今天的场景是似曾相识,因为在17年前我的记忆中,机器人和计算机、网络、企业经营本身就在一起,只不过展览结束以后我玩电子商务了,机器人的朋友们玩机器人了。

后来在2002年、2003年我们在办自动识别的展览,有生物识别、人脸识别、虹膜识别等等,还有芯片识别,2014年办了物联网高峰论坛,当年是简单的吉泽组合,现在是深度融合碰撞出了新的要素,这些要素将投入到社会大生产当中,产生了巨大的产业能量。

2017年新的概念非常多,但是能量最大的是数字经济,新概念我不说了,新零售是最大的风口,有智能零售、无界零售等等,但是能量最大的是数字经济。为什么提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有什么东西?在数字经济中,我理了一下,实际上数字经济并不是中国人首创的,数字经济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当被提出来的时候就是考虑怎样用互联网做生意,刚刚提出来的时候就是“互联网+”的概念。后来美国的商务部门专门出了一本书叫做《数字经济》,那本书中把数字经济+电子商务。再后来又有学者把数字经济进一步分成三层,第一层是基础设施、第二层电子交易、第三层电子商务。

在数字经济早期三次有标志性的定义过程中始终和电子商务紧密绑在一起,电子商务本来在中国的定义和美国就是不同的,2005年中国政府已经把电子商务定义成网络化的新型经济活动,这是在2005年国务院发的文章和“十一五”电子商务发展规划中,一直到去年年底电子商务发展规划依旧对电子商务是这样一个定义。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点是我所选择这个行业,虽然我们只是非常微小的组成部分,但是中国电子商务领域在我们参与过程中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新兴产业市场。

数字经济到了中国又怎样被定义?怎样被解释?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去关注的事情。2016年在杭州的G20会议中,20国集团发起了数字经济的倡议,在数字经济的倡议中,对数字定义是怎样定义的?讲了三个主要特征:第一,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第二,以信息网络为载体;第三,信息通讯技术的有效利用。

前不久在乌镇第四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合作倡议,在合作倡议中是三横十二纵的结构,三横把数字经济分成三层产业结构:一是以宽带、软件为代表的网络基础设施;二是产业数字化,包括产品的数字化、企业的数字化和产业的数字化;三是电子商务的国际合作。最近一次是国家发改委在官方网站上答记者问,官方文章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国家发改委对我国数字经济成就做了三点总结:第一,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在全球范围位居前列;第二,电子商务在全球范围内是规模最大的市场;第三,移动支付中国是全球领先的。

所以,简单把它的前世今生一理大家都知道,实际上电子商务不是没有了,电子商务从来就没有远去,只不过有了更大的归属,这个更大的归属是数字经济,在数字经济中不但有电子商务,还有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等,实际上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是更大能量的总集,这是宏观层面。当然微观层面讲什么都是可以的,因为物种的丰富和多样性是整个市场发展应该有的样子,新零售也好、智慧零售也好、无界零售也好、全渠道也好等等,但是在宏观层面归集到数字经济下。

7月6日,我们编辑(贾昆)写了一篇文章的时候,特朗普在这个月11日签署了NASA的重返月球计划,我们这些外行看一个热闹而已,但是我仔细琢磨了一下重返月球意味着什么?他对整个经济发展主要贡献是什么?因为特朗普是一个生意人,重返月球的计划在推动美国新科技和高端制造所有的资源进行整合,因为你要重返月球,你重新建宇宙飞船,并且在月球上建立相关基地。通过国家级战略性的项目快速拉动、驱动、刺激新科技和高端制造业迅速整合,从而给经济注入强大的活力。

在中国,数字经济的提出我认为有同等效果,数字经济国家级的战略实际上在中国驱动新科技与产业变革的融合增长,线上线下融合、电子商务和信息化融资、软件和硬件的软盒,大数据系统和人工智能融合等等。无论是重返月球还是数字经济,其根本目的都是驱动新一轮的经济进入高速增长。

2018年,既有的电商,也就是大家所说的传统电商,既有模式以流量为基础,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大平台是完全主导的,新模式是以社交和数据为基础,市场竞争刚刚开始,每家企业暂时都有机会。

第一,社交网络用电量最高的绝大多数都是微信,每个人大量时间用在社交网络上,人在哪、时间在哪、消费一定在哪,这是最朴素的规律。

第二,数据,我刚才和王晶院长交流的时候,因为在十几年前的识别不是基于大数据的,现在的识别表面上看起来是技术,实际上背后是大数据的积累,积累了大量的人脸数据库以后是用人工智能数据进行出题,进一步深度学习和识别。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公司本质上是大数据的运营公司。

2017年对我比较有触动的案例比较多,盒马、云集、猩便利、顺逛、孩子王、大连大商。(PPT图示)下面这三个是有传统企业背景的,上面三个就是纯新的商业业态。这6个对我触动比较深的案例有几个共性特征:

第一,重度的会员制,会员的数字化。很多人说会员这个事儿早就做了,那个只是你有了一个会员的登记,不代表是能够可以和你交互,不代表信息数字化。所有的会员的数字化,在几个典型模式中,我认为成功的关键共性都在这儿,云集是,孩子王是,顺逛是。

第二,场景模式在发生改变。首先是混业经营,盒马混业经营是零售混餐饮、外卖,有一个公司是大连大商集团,在东北是非常厉害的零售企业,他们也在推进类似的竞争,他们是零售混金融,无论线上做的好的平台、线下做的好的比较,分期销售在很多平台占比已经站到17%-25%,如果你有100亿销售额其中17亿来自用户的分期付款。

第三,品质的升级。我们发现以上六个案例中品质保证是所有供应链特征的起点,而且在品质上有新突破的公司跑的更快,盒马我去过很多次,买海鲜去了,我发现非常奇怪在盒马买的生鲜,特别是皮皮虾,几乎每天都可以卖完,确实在品质和价格上优于其他大型的连锁零售企业,我就在想人家干连锁干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不能把生鲜这个品类运营的像盒马一样?没有道理,只有一种可能,如果这样干的话肯定不挣钱,因为盒马背后有大量的资本在支持,这是我最初认为的,但是如果是这样是有问题的,因为没有可持续,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盒马开店都是挣钱的。盒马可以把生鲜这个品质做到高品质,相对低的价格,背后依赖是大数据,背后 投资公司把周边的、支付宝的用户行为数据各个方面,不涉及到隐私的通通开放,盒马很清楚周边的消费者在各个品类消费能力、消费规律是什么,所以可以做到日日鲜。

第四,(PPT图示)这六个案例,他们没有一家是对现有的纯线上大平台有依赖的,云集今年是上百亿的销售额,猩便利发展速度也非常快,孩子王不用说了,顺逛也有高速增长,你们会发现他们和纯线上平台基本上没有关系,不依赖。所以,真正的大时代开始了,在这个大时代开始的时候,电商的第三级一定会出现,在电商第三级中每一家企业都是有机会的,因为重度的会员制、会员的数字化谁都可以做。把你的商品品质做提升、做突破,谁都可以做,混业经营也是可以做,但是为什么说暂时还有机会?看起来每家都有机会,但是一旦新的竞争对手成型以后市场竞争度进行了新一轮提升,以前谈的是沃尔玛周边几十公里是零售的死亡地带,今后可能是盒马周边几十公里范围内是零售的死亡地带。

用一句话结束,“电商及数字经济,一切逻辑的起点”,谢谢大家!

【亿邦App】每天都有电商热点事件等你讨论


来源:亿邦动力网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