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ragamo股价创最低价跌幅 增长目标难保

12月20日无时尚中文网

在中国人需求推动奢侈品行业整体重新抬头、多个奢侈品集团呈现靓丽增长的背景下,若干意大利同业、如Prada SpA普拉达(1913.HK)、Tod’s SpA(TOD.MI)以及英国的Burberry Group PLC(BRBY.L)博柏利仍陷于挣扎,而多次以“过渡”掩饰衰退的Salvatore Ferragamo SpA(SFER.MI)菲拉格慕更加每况越下,基本上偏离了中期发展目标。

今年2月,Salvatore Ferragamo SpA菲拉格慕在投资者日活动上提出了在三年内收入增长两倍于市场平均水平、改善毛利率和EBITDA以及严格控制资本开支的中期目标。5月仍表示能勉强维持中期目标的该集团在14日周四发表公告,称董事会在评估发展计划以及对IT和市场营销的重大投资后,认为2018财年仍将处于过渡时期,无法再重申中期目标。

Salvatore Ferragamo SpA(SFER.MI)在周五盘中急挫最多9.5%至20.42欧元,创两年最低价位以及最大单日跌幅。2017年迄今为止该股累计下跌了11.1%,而欧洲奢侈品行业指数录得37%的升幅。

RBC Capital Markets LLC加皇资本市场分析师Rogerio Fujimori认为Salvatore Ferragamo SpA菲拉格慕在强项鞋履和皮具领域都面临更激烈的竞争,急需全面升级。但他同时相信该集团有潜力编写另一个复苏故事,当然短期风险也不少,例如清理过季库存的过程对利润率形成巨大压力。

Salvatore Ferragamo SpA菲拉格慕新首席执行官Eraldo Poletto已经执掌超过一年,紧随着Eraldo Poletto加盟的设计师Paul Andrew也已从女装鞋履创意总监升任为女装创意总监。Exane BNP Paribas SA法国巴黎银行奢侈品部门总监Luca Solca认为Paul Andrew扩权以及原女装成衣设计总监Fulvio Rigoni不到一年就下台意味着该集团还在寻找正确的道路,更甚的是目前距离唤醒这个“沉睡的美人”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在2月初的投资者日活动报告中,Salvatore Ferragamo SpA菲拉格慕表示今年要在品牌、产品、零售和人力资源四大方面改善商业模式。现在该集团正重设发展策略、清理库存和改革设计,但作为意大利最火轻奢品牌Furla SpA芙拉前CEO的Eraldo Poletto和近年快速冒起的Paul Andrew仍未能像Marco Bizzarri和Alessandro Michele之于Gucci古驰、Hedi Slimane之于Yves Saint Laurent以及Nicolas Ghesquière之于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呈现令人眼前一亮的新形象和绝地反击的业绩。

据数据显示,Salvatore Ferragamo SpA菲拉格慕前九个月因为要清理库存核心利润EBITDA同比锐减25.1%至1.62亿欧元,EBITDA利润率随之骤降520个基点至16.1%,而去年同期为21.3%。收入按年下滑0.9%至10.05亿欧元,截至9月底的同店销售下跌1%。

主要市场中只有亚太地区维持坚挺,固定汇率计实现3.5%的增长,由中国内地零售渠道15.5%的增幅独力支撑。欧洲、北美和日本均出现倒退。分别占集团43%和37%收入的鞋履和皮具两大品类收入增长停滞。

前九个月的资本支出从去年同期的4,600万欧元上升至5,100万欧元,主要投入在配送中心和门店网络。

有分析师相信若Salvatore Ferragamo SpA菲拉格慕持续未能走出低谷,终有可能成为同行的收购目标。Salvatore Ferragamo SpA前首席执行官Michele Norsa曾在2016年初指出,随着该集团年销售规模达到15亿欧元(2016财年收入14.38亿欧元),奢侈品同行应该已经吃不下。然而最近一年分别录得收入27.66亿英镑和31.84亿欧元的Burberry Group SpA博柏利和Prada SpA普拉达都卷入过并购传闻。诚然,近年被并购的Bulgari SpA宝格丽、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Loro Piana诺悠翩雅和Rimowa日默瓦年收入都距离15亿欧元甚远。

再者,Ferragamo菲拉格慕家族仍然是集团最大股东,目前家族成员团结且都参与日常管治,也多次强调“想都没想过”要出让股权。

周五尾盘,Salvatore Ferragamo SpA(SFER.MI)下跌6.51%至21.10欧元,市值约38亿欧元。

【亿邦App】每天都有电商热点事件等你讨论


来源:服装新闻网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