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供应链论道:新消费下的攻防战怎么打?

12月20日亿邦动力网

【亿邦动力网讯】12月18日消息,在2017亿邦未来零售大会上,亿邦动力研究院研究总监、跨境电商战略观察家何树煌,行云全球汇CEO王维,乐品供应链CEO占永明,UEQ创始人兼CEO杨学海,洋葱跨境云总经理邓立杰就《“新消费”驱动下 跨境电商供应链的攻防战》进行圆桌论坛互动。

据悉,2017亿邦未来零售大会由亿邦动力网主办,于12月20日-22日在广州香格里拉酒店举行。

本届大会以“智·商”为主题,包括两天的主论坛,5场主题分论坛,马蹄社等活动,国内外电商领域知名企业高管、专家学者、媒体代表共计4000人次出席。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大会上,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已成为主旋律,大数据算法、内容、社交正在和产业紧密融合。反映了,商业正处在迭代进化的边缘,这是一个低维向高维迈进的历史性时刻。

2017亿邦未来零售大会跨境论坛圆桌会议

从左至右依次为:亿邦动力研究院研究总监、跨境电商战略观察家何树煌,洋葱跨境云总经理邓立杰,乐品供应链CEO占永明,行云全球汇CEO王维,UEQ创始人兼CEO杨学海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是演讲实录:

何树煌: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亿邦动力研究院的何树煌,对于今天互动主持我是特别期待的,因为只有这个论坛我们才能够坐着,前面嘉宾都是站着,今天请业内几位大咖讲一讲,从他们身上拿一些干货,帮助大家坐着把钱赚了,请四位嘉宾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邓立杰:我是来自洋葱海外仓的邓立杰,洋葱海外仓是为国内消费者打造囊括全球爆品的海外直邮平台,采用B2B2C模式,产品有美妆、母婴、个人护理、家居、食品等,洋葱总部在广州,欢迎大家考察。

占永明:我是来自乐品供应链的郑永明,自己在各个平台做了零售,也做一些海外直邮代发、保税仓代发,有需求大家可以合作。

王维:我们涉足母婴、化妆品、保健品全球供应链,我们公司还为跨境很多卖家做供应链金融服务,包括代采质押,利用国内外利差做一些套利套汇供应链金融服务。

杨学海:大家好,我是做物流的,一直我们做进口直邮,不做保税,现在开始做出口,核心关键词是做进出口物流。

何树煌:第一个问题,在消费者消费变化以后,影响你们供应链端在哪里?

邓立杰:消费变化以后我们一直认为对品类的需求会增加非常多,消费者对整个商品品类增加,对跨界供应链解决方案上提出了一些新的需求。

在我们从消费端运营过程当中发现,每一个消费者对正品溯源诉求增加非常多,包括我看到一些调查数据,他们首先关心是否是正品、是否来自原产国,这些诉求增加以后,也进一步要求在前端供应链环节把这些环节处理好,整个在跨境链条上打造上会进一步发挥应有的作用。

占永明:我有两个感受:第一,商品越来越难拿了,因为跨境电商需求越来越大,尤其是爆款,在日本虽然有公司,但是今年很多订单我们很难完成。以前拿商品要容易很多,并且量没有那么大,今年我们也想自己做一些商品,拿一些代理;第二,对于我们反应的速度,对物流速度的要求,很多拿着国内物流时效对我们要求,在仓库布局上,从以前海外直邮的量比例往下调了一些,保税仓量增加一些,整个用户满意的方面通过这样的调整可以缓解一些压力。跨境电商从用户来讲,任何平台都有商品,所以对于电商的物流需求也基本上和国内物流需求是没有太大区别。

王维:因为跨境电商还有一个名词叫做“阳光海淘”,这是56号文、57号文就参与了这个事情,同时我们提出来如何把海淘阳光化,把直邮这个通路变成保税。这个事儿做了这么多年,现在直邮还是占绝大部分,直邮可以完美解决中长尾的问题,爆品供不应求,但是很多国外产品想进来,但是没有足够的曝光率、有足够的知名度,现在主要矛盾是国外有很好的单品想进入中国在中国卖货,同时国外爆款在中国属于供不应求的状况,我相信在做供应链的企业在研究的主要还是如何做到从爆款和中长尾商品的平衡。

杨学海:我们是物流,所以从物流这个角度来看,对于消费者整体的变化体现在两个点:

第一,消费者需求更广泛了。刚开始做保税,消费者需求更多的是爆款商品,像奶粉、尿布等等,现在直邮以后发现,直邮面向是中长尾的商品,比如说现在做的从食品这方面直邮做的量很大,刚开始不知道食品这个这么大,慢慢的前前后后备案了有1万多到2万个SKU。以前没有发现这个行业有这么大的需求,以前从一般贸易进来的品类确实很窄。慢慢发现大家买的越来越多,品牌越来越多,同一个用户在不断尝试更换,因为他们有很多选择了,到最后发现狗比人吃得好、狗比人吃的贵。

第二,从消费者来看,以前刚开始做直邮一般时效在10-12天,现在确实开始和国内比时效了,大家巴不得今天发明天可以到,因为有跨境这方面,进口清关、仓位、航空问题没有那么快,但是总体时效,从欧洲主流口岸到国内消费者手中可以达到5天左右,美国回来可以达到4-6天,时效确实在加快。一方面是客户对我们要求高了;一方面是行业成熟度高了,最大的原因在于消费者要求越来越高。

再补充一点,对于溯源体系,用户对整个链路的认知越来越清晰了,不像以前海外买的由海外路由回来的就是真的,但是发现不是这样,很多物流链路可以做假,消费者现在对这方面认知非常清楚了,他认为路由有问题,问你要通关单,你说是清关会找具体地址查询,交了多少税,或者到总署网站查,认知是极大的提高了,这个也是优胜劣汰的过程,通过消费者对时效的认知、对正品的认知、对广泛产品的认知,对整个行业是一个好事情,应该是自上而下去努力的改善这个行业,也让前端的,包括服务商、平台商能够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的过程。

何树煌:据我了解,进口这方面备货占的份额比较大,大概80%左右,问一下杨总,您做进口直邮是用什么方式做?怎样从份额比较少的地方切入?

杨学海:如果从跨境电商这个数据来说,这个比例差不多,但是从大直邮的角度来说,但凡一切海外进来的包裹、形态都算直邮,保税的量可能连10%都达不到,包括快件、邮件、邮政快件、边贸等等很多方式,包裹涌入量非常巨大。今年根据“双11”的量,今年保税包裹量大概在1个多亿,但是整个进来的包裹,包括邮政包裹,据说是在10亿。

王维:今年整个海淘1.6万亿,跨境不到1000亿,我说的跨境含1210和9610,本质上来说94%-95%是在直邮,直邮就是所谓的海淘和代购,走的是邮关。

杨学海:跨境有额度限制,只有额度更高一点,金额比例上90%多,包裹量可能在80%多。

王维:实际上直邮金额一般都不太对,所以1.6万亿是值得斟酌的,在我看来极有可能是3万亿。

杨学海:从从业者的角度来看,为什么有保税、为什么有跨境进口9610?其实就是平衡和修正原来的快件和邮政通道,因为这些通道我们不能说不合法,但是存在数据监管和调控方面一些不方便性,所以要改正。但是对于整个直邮的业务来说,为什么要做这个?一方面看到了市场,另外一方面整个直邮行业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所以并没有说市场上有一家非常能够让大家特别放心,特别稳定的服务商,我们也不能说特别稳定、特别好,但是目标是这个,希望通过我们的经验和很多的多关口平衡,还有海外多收货点的优势把稳定度、把效率做起来。刚才说到高品质进口直邮是去年的事儿了,现在改成全球智能递送,希望把进出口双向做起来。

不管从电商还是从物流商角度来说直邮都是有益的补充,直邮有直邮的世界,直邮有直邮的优势,作为平台商和经销商直邮确实有优势,当然保税也特别好。

何树煌:从12月1日起,部分消费品关税已经降了,平均从17.3%降到7%左右,所以是不是考虑一般贸易的模式,包括1210、9610怎样做平衡,请王总谈一谈这个问题。

行云全球汇CEO王维

行云全球汇CEO王维

王维:我讲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儿,中国是全球目前唯一的一国三税制的国家,分别是一般贸易税、跨境税、直邮税,一国三税意味着大家做供应链的时候会有一个决策,分别是四座大山,我们经常形容关、检、税、汇,整体来说海淘量再大也大不过一般贸易,这么多人想做跨境电商把一般贸易放在一边?因为卡在商检,你会发现现在几乎大多数的跨境类商品都是一般贸易,因为中国商检如果和工商标准换一下,中国的食品安全是最好的,所以只能做另外两条路,就是跨境和直邮。

一般贸易税既然降低意味着什么?国家释放了一个信号,要大力扶持进口,中国不能这样做贸易顺差了,这样货币体系会产生衡。当时我第一反应是非常好,因为国家要扶进口,不是冲击谁还是扶持谁,我会做一般贸易吗?我也会做,不是说税降了,是国家开始扶持了,意味着“关、检、汇”三样东西随着政策利好会进来。包括“四八新政”,六部委出台这样一个文中,核心不在税,给跨境增了11.9%的税这个事儿撇开不说,我觉得这个不是影响行业的核心,影响行业的是“检”,开始以货品的方式进行“检”,所以这是一系列问题决定的,所以这是我来解读这个政策。

最终来看,国家肯定对进口是大力扶持的,否则不会出这样一个政策。

何树煌:最近有一个政策说跨境电商的过渡期适用城市扩大了,这个问题问一下洋葱的邓总,关于试点城市适用的过渡期政策扩大以后,对这个行业您觉得影响具体在哪些方面?

洋葱跨境云总经理邓立杰

洋葱跨境云总经理邓立杰

邓立杰:目前跨境电商在中国的推动增长速度非常之快,包括发货、清关以及未来税率降低,在后期发展结构中,这次降税对一般贸易是比较利好的消息,对跨境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是综合税率。实际上当我们跨境直邮或者一般贸易都在做海外商品的时候,整个市场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所以在中国整个影响范围会越来越多。经常和做跨境分销商朋友聊,他说中国二线、三线、四线市场是最好的市场,我也观察到在广州一些小区做进口店铺,但是存活率会出现问题,租金问题、人工问题、购买渠道问题。随着政策向国内推进,包括布局,未来像西南区、西北区二三线城市中,随着推广程度越多,会让整体营销范围,包括销售额度会扩大的非常多。

何树煌:问一下乐品的占总,你们做日本产品,中国做这方面的平台非常多,你们的差异化体现在哪里?

乐品供应链CEO占永明

乐品供应链CEO占永明

占永明:日本企业的特点是很难拿到代理权,刚开始做的时候以爆款为主,大部分集中在母婴、美妆,我们企业也是这样做的。这些商品适合于直邮放在香港直邮仓,适合保税就放在保税仓。去年开始接触了一些二线、三线日本品牌,因为日本品牌100年以上的企业特别多,我们会挖掘类似卖的比较好的品类,和他们谈,拿到比较好的授权,我们去年开始做。

日本商品一般贸易母婴已经做得比较成熟了,一开始从跨境方式做他们的代理,一开始做备案工作和日本谈判工作比较长,基本上是线上做日本商品的推广和营销。

何树煌:我想向杨总谈一谈,我们现在讲跨境电商很大一部分的物流渠道,包括资源都是在境外的,您这方面怎样整合网络资源?

UEQ创始人兼CEO杨学海

UEQ创始人兼CEO杨学海

杨学海:进口刚开始最早海外点就有一个香港,因为香港最近,并且最方便,后来逐渐有了日本、美国,我们在日本也有公司、在美国也有公司,后来发现通过日本、美国这些经验,每个国家注册一个公司,我们在日本注册公司前前后后花了8个月左右,租办公室、仓库费用清单拉了整整一页,我们发现这样下去可能不行,所以后来在欧洲、韩国采用合伙人制,找一家本来正在做的,或者有仓库的,符合我们条件的,我们输出系统和SOP,让他们帮助我们操作,采取这种合伙方式,所以把海外这些点用了大概三个月时间把欧洲六个国家的点搭起来了,包括韩国和日本的点做了改制,进口拉顺了以后开始同步做出口,出口这些点和进口还不完全重合,因为到欧洲有一个点能够清关,慢慢进出口节点拉出来了,在美国有纽约、洛杉矶,我们现在还在琢磨一个事儿,就是“点对点”之间。之前香港人在美亚、日亚货也多,所以很多货到香港就地派送,澳洲人在美亚上都买东西,逐渐先建主节点,然后逐渐两条线拉网络,慢慢的把这个网络拉平。

之前和很多人聊过关于新的五个城市的状况,新的五个城市不是跨境电商试点城市,是新的跨境电商的综合实验区,这次1月1日可以做进口了,相比来说做跨境电商重要的是看两个方面:地缘、政府,看政府补贴,政府给钱多不多,仓库是否免费,每年政策是否支持特别好。地缘好不好,货容易不容易进来,不容易进来也行,政府有补贴,补进来。

从北往南,比如说大连、青岛、合肥、成都、苏州,这些相比起来地缘位置优势最好的是青岛。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跨境电商进口经过这两年的发展,消费平台端越来越集中化,以前大大小小跨境电商企业、独立电商、APP三五百家是有的,我听说最多的时候超过1000多家,现在看真正市场上比较活跃的不超过20家、30家,大家觉得有希望不超过10家,这个范围已经很窄了,这5个综试区刚开始各地的物流公司、报关公司、本地仓储企业其实是把主流电商的门基本上踏破了,但是现在电商公司基本上和政府谈,政府给的条件,还有就是地域,大家都在谈布局。

这个时候我们看有些城市确实不具备太强的竞争力,但是因为是是综试区,不光进口还可以做出口,出发点就是像农村淘宝,给每一个地方把心气建立起来,给你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先行先试或者是政策框架,根据自己的发展定出适合本地化的跨境或者外贸整个生态链的特色优势,最后根据这些优势汇总,再出台综合的跨境电商整体政策,普遍性的先试,但是对于每个地方未来的发展方式和契机,甚至发展的优势差异确实蛮大。

何树煌:我总结一下,三个点:一看补贴;二看区位优势;三看整体生态环境如何。

两个月前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供应链应用与创新发展》,提到关于智慧供应链,听一听王总谈一谈对于智慧供应链的想法。

王维:一个是发展线上供应链金融,助力中小企业发展,另外是发展智慧供应链,命题很大,现在和跨境有一定关系,涉及到IOT,其实从我的角度来看,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刚才聊的到底用什么样的通关方式,到什么城市去通关,其实都是人为的判断这个事情,总体的物流成本、通关成本、通关时效,判断最后得到的结论。在我的理解上,因为政策的波动而引起的决定。

所谓的溯源,从本质上来说,如果做跨境电商最终谁能够解决供应链端到端的问题,就是整个溯源体系怎样建立的时候就是谁掌握了整个体系。但是这个怎么解决其实是很难的,很多企业都在做研究,我们消费者也关心这个问题,而实际上这个问题是我们都在努力想解决的,中检做了防伪溯源码,贴到商品上,但是防伪溯源码也有假的,本质上很难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公司也在思考怎样解决。

目前来说我们也是很传统的,每票货都要完整链路证明、通关证明,但是买手性直邮真的无法控制,直邮里最恐怖的不是假直邮,最恐怖的是把中国的商品运出去再直邮回来,这个量非常巨大,这个怎么解决?

我记得我在国务院参事室参加会议的时候提出一个建议,我建议真正解决供应链问题应该企业解决,核心要发展跨境供应链型企业,由企业背企业应该背的责任,而不是C背C的责任。比如说C2C,不要说跨境,国内也是很多假货。所谓的智慧供应链,核心问题就是供应链涉及到的是四流:信息流、商流、资金流、物流,如何打造四流合一,四流合一才是智慧供应链,无论是京东还是阿里巴巴,这些顶级巨头都在围绕四流在做。

何树煌:最后请4位嘉宾用每个人一句话讲一讲你们对2018年跨境电商的看法。

杨学海:我们公司两年了,年会主题是“聚未来,再出发”,这儿也可以用这个,我的想法还是聚焦在未来,还是重新出发,因为政策一直变,努力调整再出发。

王维:四个字——厚积薄发。因为我们这个行业前面被打击的比较厉害,我相信2018年一定是再一次焕发行业风采的时候。

占永明:不管政策怎么变,需求还是在增长,在符合国家政策的要求下,去灵活的调整海外的采购能力,包括物流能力和用户运营能力,这才是经营之本。

邓立杰:2018年市场份额越来越大,洋葱海外仓会迎接一切挑战,同时拥抱一切机会,谢谢大家!

如果你“智商”最高,请出来勾兑


来源:亿邦动力网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