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松鼠章燎原:要么第一 要么灭亡

12月19日唧唧

有一句话,一直挂在三只松鼠办公室走廊的墙上,“要么第一,要么灭亡”。这是三只松鼠创始人兼CEO章燎原心底的声音,他始终认定,“宁可做鸡头,不做牛尾,就是我宁可把事情做小,但也要争第一。”

章燎原的野心,可以从他犀利的眼神里看到。按照他公司员工的形容就是,他的眼睛“像鹰一样”,而且走路的时候,步伐很快,“有点像要赶去‘杀人’一样”。

这样一位有野心,又喜欢在“虎口”下夺食的人,人生路途就像坐着过山车,跌宕起伏。

混社会的日子

虽然章燎原爱自称“屌丝逆袭”,其实他的家境并不是特别差。他的父亲在安徽宣城市煤炭部门工作,这在80年代的农村,足以保全一家人的温饱,而且天然自带一种强烈的优越感。

不过可能是热血期过于“作”的原因,青年时代的他,却混得比较坎坷。

他的初中是在镇上念完的,由于中途转学言语不通,没有什么朋友,成绩也下降得厉害。这样的转变,活生生让一个乖巧的男孩熬成了“小混混”。

在读单位定向委培的中技校时,孤独的少年章燎原,学会了抽烟打架来重拾昔日的风光,在不断的赊账、被追债与还债中度日。

有一次,他与朋友找做生意的表哥玩,被一个场景深深地刺痛了。当时他表哥买了五六瓶3元一瓶的矿泉水,让章燎原洗手,旁边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却等着捡矿泉水瓶。那一刻,他猛然醒悟,不能变成捡矿泉水瓶的中年人,要做就做表哥这样的人,创业是出路。

为此,他东鼓捣西鼓捣,在街上卖过光碟,南下东莞打工时做过电工、刷过油漆、砌过墙,还在夜总会当过端盘子的服务员。如此四处流离颠簸,最终还勉强吃饱饭,就连受委屈也只能躲厕所里憋着哭。

如此翻来覆去折腾了两年,却一事无成,家里人便找关系安排他,进了当地最大的国企海螺集团。在海螺集团他继续混日子,喝酒打架照样不耽误,中途还拿了一些钱和朋友合伙开服装店冷饮店饭店,不过也没什么起色,在海螺集团呆了三年之后,他离开了。

从2000年到2003年整整三年的时间里,他都在继续捣鼓自己的事业,开过饭店,也跑过摩的,却都不顺利,身无分文,一事无成,抽根烟都是女朋友买的。这段日子,被他视作最难的一段。

当他跑摩的被城管抓了第三次时,他哭了起来,多年的委屈一股脑都全发泄出来,“从未感受过成功的喜悦,我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倒霉蛋。”

“虎口”下夺食

经过接连挫败后,他总算想清楚了,决定先不自主创业,去企业做营销类岗位。于是,他应聘到一家塑胶企业,第一次成了白领,在公司里总算有了工位、电脑和电话机。与此同时,他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从此打开了一扇通往电商的大门,初见成功的曙光。

为了利用好互联网,不会英语的他,事先找人翻译好的一些信,然后在各大英文网站寻找潜在客户,一旦发现可能从事塑胶行业的人,把信发到他们的邮箱。

很快,他就发现电商行业在未来有潜力。随后,他跳槽到宁国市一家叫詹氏食品的公司,成了销售员。

在詹氏食品公司,这一干就是9年,从营销员做到总经理,帮助这家公司实现一年产值近两亿元,他慢慢摸索到自己喜欢的商业方向。

没多久,他被外派到芜湖开专卖店,旋即生出一种“练兵多年终于上了战场”的感觉。那时候,他的目标是以后的货都能卖给世纪联华。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极有自知之明地先拿小超市练手,一边学着谈堆头费、进场费,一边学习做税务、工商注册,幸运的是,两年后,他带领的芜湖区域业务增长第一。

那一年,章燎原29岁,升职成营销总监,他觉得自己扬眉吐气极了。

事情的改变发生在2011年,章燎原抓住电商B2C的尾巴,在网上做了壳壳果首次试水电商,没想到,销售额便达到2000万元,这在无形中给了他更大的信心,于是建议加大力度,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坚果品牌。

只不过,这一提议并没有得到公司领导层的认可,有些人甚至觉得章燎原走火入魔了,理由就是电商是虚拟的,没有实体店靠谱。

多次提议未果,他只好离职单干。

离开老东家之时,章燎原信守承诺,没有从中带走任何一个部下。刚创业时,跟随他的这四个人,不是刚毕业的小白就是混得不是很好的职场“老油条”,他们如此自我评价,“团队只比垃圾好一点点”。

上市之路变故多

他们在芜湖租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民居作为办公室间宿舍,尽管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他们的热情却异常高涨。在2012年5月,也就是三只松鼠上线前一个月,他们一群人还特意聚在一起吃饭喝酒,每个人脸上洋溢着草根、青春、理想、感情……

据传言,刚创立三只松鼠的时候,这个小团队在大排档喝啤酒吃红烧肉,旁边是一群工人大声吵闹。章燎原激情洋溢地“画大饼”,“我们会去海螺酒店开年会,我会给你们发汽车。”海螺酒店在当时这群创业团队眼里,是“像白宫一样高级”的酒店。

没多久,章燎原就已经凸显出他能够兑现诺言的本事。三只松鼠过去的五年时间里,算得上顺风顺水,备受资本市场青睐。从2012年4月开始,先后获得150万美元、617万美元、1亿元人民币和3亿元人民币等投资金额。

在2015年第四轮融资时,章燎原更是意气风发地笑称创业很简单,天天就是喝酒吃饭吹牛,“这3个亿(第四轮融资)对我们压力很大,因为我以前吹的牛都实现了,现在不敢忽悠了。”

也正是在那时,章燎原说出了他的上市计划,未来两到三年内将启动上市计划,且前提是公司销售额达到40到50亿。

事实上三只松鼠的业绩,也如他所言,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25.1亿元,2016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

没想到,三只松鼠在今年上市时却走得异常曲折、诡异。换句话说,作为创始人的章燎原,在这一年里过得并不是太顺利。

2017年3月29日,章燎原带领三只松鼠向证监会递交申请,正式冲刺IPO。但在10月便以“更换签字律师”为由主动提出中止审查。随后在10天后恢复,并公布了最新的招股说明书。

12月12日晚间,证监会取消对了其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章燎原等管理层依规保持缄默,坊间各种传闻及揣测涌起,真可谓是“好事多磨”。

如今上市风波还没过去,不知心中只认定“要么第一,要么灭亡”的章燎原,会如何走出这次困境。

【亿邦App】每天都有电商热点事件等你讨论


来源:电商报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