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or合并? 共享单车行业迎来转折点

12月18日陈晓双

一年之间,共享单车资本的催化剂快速催熟。

上一个冬天,以ofo摩拜为首的共享单车企业开始在城市中生根发芽,它们从校园或城市出发,像藤蔓一样在全国一二线城市迅速铺开。这个冬天,部分企业的生命周期也在经历了春夏秋之后迅速终结。

解散,倒闭。今年9月以来,没有得到资本后续支持的酷骑、小蓝、小鸣单车等二线共享单车企业陆续离场。而获得资本青睐的市场领头玩家日子也不好过,合并还是决战:这个终极选择现在摆在了他们面前。

投资人选定结局

投资人们似乎早已为双方选定了结局:摩拜投资人Jenny Zeng认为,共享单车行业的结局就像好莱坞电影一样可以预测,“它们将会合并”。

近期,摩拜ofo投资人集中对合并一事表态。据《财经》报道,ofo最大的外部股东——持股30%左右的滴滴,正在积极促成摩拜和ofo在年内合并,以避免涉及反垄断申报。而ofo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表示,对于两家而言合并才是最好的选择,“局比较明朗化了,再打消耗战就没有意义了”

12月13日,ofo投资方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公开表态认为,摩拜与ofo将会合并。此外,摩拜的第二大股东、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也表示“不反对合并”。摩拜的投资人之一,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认为,“大家份额都不太增长的时候是合并的时机。”另据财新网报道,腾讯、滴滴和摩拜的天使投资人、摩拜董事长李斌,从10月开始着手摩拜和ofo的合并谈判。

双方有太多理由走到一起。首先,持续不断的造车和补贴大战让共享单车行业盈利周期持续加长,也使得行业两强疲惫不堪。

根据ofo目前公布的融资数据,截至目前已经获得至少15亿美元融资,以每辆车加智能锁成本600元计算,可以生产的自行车数量为1600万左右,目前ofo在全球的投放量为1000万辆。而在今年6月,ofo CEO戴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7年底单车的单车的投放规模将达到2000万辆。

摩拜方面,截至目前获得融资数额至少为9.55亿美元,而单车成本较高,约在1000元左右,照此计算,能生产630万辆左右单车,而目前摩拜单车的投放量已经达到了840万辆。

造车成本高企,而线下运维又是一笔巨大的支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的每1万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配备不低于50名服务人员。按照ofo 1000万的投放量计算,需要配备线下运维人员数量达到5万人。照每个运维人员月薪5000元左右,仅运维一项,ofo每月需要支出的金额就高达2亿元左右。

一边是高额的造车和运维支出,而另一边,免费骑行活动让共享单车盈利显得遥遥无期。ofo方面为每位用户提供了1元包月套餐,在有效期内,用户可每天免费骑行20次,每次骑行2小时内免费。摩拜则推出了多档位的月卡套。

在月卡年卡的套餐条件下,订单对于实际盈利的转化率有多少仍存疑。以ofo与飞鸽制造的小黄车为例,其对外宣布的造价为600元左右,一辆单车需要支撑一位年卡用户使用10年才能回本。

除了大量推出低价月卡面临盈利压力外,ofo摩拜还需要面对单车的三年报废期带来的挑战。今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发布共享单车新政配套文件,明确共享单车使用三年应更新或报废。

有媒体爆料称,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摩拜和ofo小黄车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财新网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摩拜和ofo两家均动用了押金用以支付供应链开支,摩拜方面挪用超过40亿元押金,ofo则挪用超过30亿元。

在消耗战焦灼之时,也有人在赌造就三足鼎立的局面,在二线品牌已经纷纷被清场的情况下,利用机会成本迅速投资扶持新的赢家。获得阿里投资的永安行在今年10月并购哈罗单车,并自9月以来连续获得两轮阿里系领投的融资。目前合并后的新公司中,阿里系蚂蚁金服旗下的上海云鑫创投持股32.0467%,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在运营方面,哈罗单车和永安行主攻二三线市场。截至10月,哈罗已经进入国内100多座城市,投放了300万辆左右的共享单车,注册用户数超过3000万。

巨头的棋子?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似乎陷入一种困境——必须站队阿里或者腾讯。《华尔街日报》将之形容为:“巨头手中的棋子”。目前ofo和摩拜的日均使用频次均超过了2000万,两者在移动支付上的巨大体量也让阿里腾讯对这一行业虎视眈眈。

摩拜方面则有微信支持导流,今年1月摩拜单车开通小程序,上线首日的访问次数达到600万人次。小程序端每周的用户增长率达到100%。ofo方面,今年4月获得阿里系资本蚂蚁金服战略投资,随后双方展开了多方面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免押金、扫一扫的入口、保险、账户体系等。除了支付宝扫码骑行增加线下支付场景外,ofo与支付宝推出的信用分免押金骑行活动,也与支付宝信用分体系相辅相成。今年3月,双方宣布,上海地区芝麻信用分650分以上的用户可通过信用授权免押金使用小黄车的服务,随后信用免押金服务进驻杭州、广州、深圳、厦门等城市。

而出行领域的巨头滴滴,也参与到这场争夺战中来。作为ofo最大的外部股东,滴滴持股30%左右,拥有董事会两席。通过投资ofo,滴滴补足了其在出行产业链的重要一环。而如果ofo摩拜合并,摩拜也将不再是滴滴的敌人。这家共享单车行业领头羊正在出行领域加速布局,今年9月以来,摩拜平台先后接入首汽约车、嘀嗒拼车等服务,此外还在11月与贵州新特电动汽车签约,准备进军共享汽车、共享电动车等领域。

滴滴的态度明确,积极推动双方合并。据财经报道,知情人士称滴滴是本次合并的重要推动方,正在积极促成摩拜和ofo在年内合并,这样可以避免波及反垄断申报。

如果摩拜ofo合并成真,腾讯系将在新公司占据主动权。腾讯是摩拜单车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在10%-15%,拥有董事会一席。而ofo最大外部股东滴滴也有腾讯参股。

马云对媒体表示,知道腾讯希望两家共享单车公司合并,但共享单车要有公益心态,“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为了在共享单车领域圈地,阿里也在增加筹码。除了两轮投资二线共享单车企业哈罗单车和永安行外,有消息称阿里将跟投ofo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

而对于共享单车目前战况,马化腾直言:“正在被用作支付服务的营销工具。可怜的小股东们被锁死。”

未来:下一个滴滴uber的故事

对于ofo摩拜的管理团队而言,似乎还没有到决战时刻。双方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绝无可能,摩拜CEO王晓峰表示,“不觉得有任何合并的可能。”另据《新京报》,接近ofo高层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其在内部达成共识,大家都不愿意合并。

ofo方面似乎正在争取这场战争的主动权。今年11月,滴滴派驻ofo的几名高管出走,其中包括了ofo执行总裁付强、市场负责人南山等高管。新浪科技报道称,这意味着ofo与滴滴之间出现裂痕,此前滴滴系近日否决了戴威的多条决定,其中涉及新业务与收购等。

人们很容易将ofo与摩拜的共享单车决战与一年多前的网约车大战类比。

滴滴uber合并前合并之前,双方对于用户和司机的补贴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uber方面,2016年4月每周补贴为5000万,而到了合并前夕,补贴升至每周5亿元。

而现在共享单车正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决战:在线下疯狂投放单车,在每一个地铁站口,公交车站和写字楼前,让城市接近窒息。截至今年9月,北京市共享单车投放总量高达235万辆,而按照常住人口中,每50人拥有一辆共享单车的比例计算,北京仅需要43万辆共享单车。

不过战争继续的前提是——弹药充足。财新网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截至12月1日,ofo账面包括押金在内可动用的现金仅剩下3.5亿元,共计超过30亿元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而摩拜方面亦动用押金超过40亿元,账面现金尚有70亿元。

此外,投资人的态度似乎也左右着企业的最终走向。滴滴uber合并时,双方投资人对于双方的补贴大战一直持消极态度。有投资方指出,“滴滴和Uber大约融资了200亿美元,这简直就像一场战争。”而在合并前,Uber一位投资者已与滴滴股东进行了十余次会议和电话磋商。

就目前而言,ofo摩拜的多位投资人公开喊话希望二者合并,36氪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某些投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在逼宫了”。

ofo摩拜延续网约车大战的结局,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问答】朋友圈经济如何进行裂变式营销?

来源:界面公众号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