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在雄安 村淘已和村民渐行渐远

12月16日亿邦动力网

【亿邦动力网讯】河沿上,上千名村民从周边村镇汇聚而来 ,扎堆在树荫下搓麻将,宛如农村操办红白喜事的流水席。这一度成为大清河边亮丽风景线。

大清河自北向南蜿蜒流入白洋淀。

白洋淀自古就以物产丰富、风景秀丽闻名于世,素有"日进斗金"之誉。

“雄县”这块肥肉自然引来无数狩猎者的垂涎。

2015年,电商巨头阿里和京东这对老“冤家”,就将目光转向这里,在这片尚未开垦的“处女地”掀起一轮电商“争夺战”。

农村电商,是未来十年的又一个万亿级的财富金矿?

吴萍的村淘店门头上挂着“农村淘宝”白色大字,方正舒体,显得圆润亲民。广告牌右下角绘有房屋的图案,框内书写略小的红底白字:“人好货好啥都好”。这些白色字迹褪色严重。

这似乎预示着村淘点“变味”了。吴萍村淘点不再单纯做代购,开始围绕村民做代理业务。她有个接近500人的村民微信群,每天在群里和朋友圈发四类广告信息:“淘宝产品河北大学成人高考报名车险代办旅游团招募

旅游团招募是她最好的生意。吴萍在雄县旅行社有认识的朋友,又能在村里组织起来村民,所以这个兼职“顺理成章”。

2017年的暑假,吴萍招募400多名村民去保定市满城神湖旅游,拉满九辆车,浩浩荡荡。

“变味”的并非吴萍村淘店一家。

赵北口镇东街村的村淘点也“变身”“好莉来蛋糕坊”。这里原本是一个淘帮手服务站,广告牌是店主去广告公司制作的红底写真。除“农村淘宝”四个大字外,阿里巴巴logo和村淘网址尤为醒目。

这与村淘的初衷渐行渐远。

2017年天猫双十一,海量商品通过近3万个村淘点直供农村消费者;国际大牌和一线品牌下沉到农村市场;众多商家为农村消费者推出“村淘定制款”;各类农产品借村淘供应链实现走出原产地、进入城市餐桌……

就在这一天,农村淘宝总订单量接近2000万笔,成交额接近32亿元,比去年天猫双11增长了8倍。

“不做这些业务,我们根本没法生存。”吴萍感慨。其他村子的村淘点都做代理业务,这样既能挣钱,又能充分利用店里空间。

“县小二也知道代理其他业务情况。上一次开会,县小儿对我们说,在保证村点正常运营的情况下,你们可以干点别的事。”

县小二是阿里巴巴的正式员工。他是村小二的上级领导,负责发工资,每月定时召集村小二开会。

对于村淘点的“副业”,县小二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吴萍所在的雄县位于大清河流域的腹地,是冀中平原上一个典型的农村样本。

早在雄安新区成立前,阿里巴巴和京东就已“染指”这里。

京东是在雄县布局最早的电商巨头。

2015年初,京东在华北地区的第一批“京东帮”服务店开到雄县。京东在县城开了服务中心,招募合伙人。在农村,京东设立京东帮服务店,负责家电下乡的送货、安装、维修等工作。

阿里巴巴比京东迟了近一年,但势头更盛。

(2015年11月17日农村淘宝雄县服务中心开幕式)

2015年11月17日,雄县经济开发区,一度被淘宝的橙色所淹没。

西区的一栋二层办公楼,被刷成橙色,周边沿街的路灯杆上,全是“招募合伙人”的橙色广告。

在办公室的楼顶,立着四个大字:农村淘宝。

阿里巴巴高层、地方政府领导、和村淘合伙人们,聚在了橙色楼前,宣布农村淘宝正式进驻雄县。

“我希望未来两年,能够为雄县当地培养1000位农村电商的从业人才,能够有更多个网络交易过亿的淘宝村”,农村淘宝天津河北大区总经理刘艳秋,在当时说得情绪激昂,引发一阵欢呼。

然而,曾经的豪言壮语似乎烟消云散。

从雄县沿白马中路一路向北,马路两旁的村淘点至少五家。一连数天,白马中路边上的付家营、后营、中营村淘点均处于闭门状态。大营村村淘点旁边的京东帮——京东大营村合作点,同样大门紧锁。

“越不开门越没人,越没人越不开门,这就形成一个恶形循环。那种不开门的村淘点,它们还有必要转型?没用,真不如直接关了。”大营镇一位村小二感叹。

(大门紧闭的中营村村淘点、付家营村淘点和京东大营合作点)

尽管部分村淘点和京东帮关门歇业,但这并未阻止两大电商巨头在农村疯狂攻城略地。

2016年底,京东帮对外宣称,已经有1731家,覆盖2.5万个乡镇,45万个行政村,京东帮销售额占到整个京东大家电品类30%。

农村淘宝更加疯狂。2017年,农村淘宝足迹已覆盖29个省,近700个县,近3万个村服务站。有着近6万人的乡村服务体系。村淘点曾被阿里巴巴称为改变乡村最敏感的触角。

农村电商包含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而且对于农村来讲,电商的意义更应该在于农特产品上行。“村淘刚开始设计是帮助农民卖货,听起来很好,可是现在走着走着都没有了。”吴萍说。

“门店暂时开着呗,反正没有死。”吴萍有些落寞。村民在需要东西的时候,他们还能想到你,这就不错了。

但是,有些村淘点长时间不开门,光指望代购,村民渐渐就不去了,“慢慢就做死了。”

吴萍曾在村淘点上卖掉一辆厢式货车。

购车的人是她同村的村民。听说这位村民想买卡车,吴萍向他推荐村淘,出于对她信任和关系,这位村民花4.5万买辆福田奥铃厢式货车,这个月的业绩额锁定在9万。吴萍成为县里村淘点的“创业明星”。

那一年, 电商市场向广大农村下沉。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0月份,已有包括宝洁、联合利华、惠普、西门子等600多个全球品牌入驻村淘平台,其中以清洁、洗护等产品为代表的快消品称的上是农村网购市场的“引流款”。

这些畅销品并没有带给村小二高收入。

大营村的村淘点在乡镇集市上,付丽见顾客上门,放下手中的手机,懒洋洋地从床上起来。

付丽算了一笔账,她上月工资1000块钱多点,去掉介绍人(皮家营农村淘宝服务站)30%的返点。然后,刨去房租、电费和两个人的误工费,她最后只剩几百元的收入,“所以干着不来劲嘛。”

距付丽村淘点不到500米,东、西路两边是中营村村淘和京东大营服务站。附近村民说,这家村淘点的村小二家里孩子小,所以她的店“经常不开”,而京东合作点也经常不开门。

“我现在后悔做村淘了。”付丽说,上个月,她去县里开会,淘帮手只去五个人,甚至有人抱怨说想关门。

原本付丽在村里开办箱包配件厂,收入可观。“假如继续在家开厂子,我付出这么大的辛苦,肯定比这挣钱多得多。”

吴萍是雄县农村淘宝的第二批村小二。

她成为村小二结缘于第一批合伙人表弟的村淘生意。之前她是小作坊的老板娘,当时看见表弟做村淘生意赚钱,她觉得“成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肯定赚钱。”

吴萍经历了严苛的选拔。成为村小二的条件是首先必须拥有“十万”的原始资金,这是用来帮村民购买产品的垫付金。

人脉关系也是村小二被考察的对象。县小二给吴萍布置的考题是:“连续一星期,每天上传和村民合影的照片,另外同村里七名选手比拼一个月,业绩最高者胜出。”

考察期间,吴萍拿着传单,走街串户,宣传村淘政策,并和村民合影。

那时,村民都在种地,农资需要到大营镇上购买,网上订购玉米肥的需求很大,她给村民讲解村淘的好处,最终推销出去几十吨肥料。这让吴萍“觉得还行”。

这种好时光持续很短。

2017年4月1日,新华社播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设计雄安新区的决定。吴萍的家乡被划为定位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新区。

“我没想到影响这么大”。吴萍始料未及。

在她成为“城里人”后,村淘点首先面对的是产业搬迁带来的消费力下滑问题。那时,雄县的支柱产业是塑料业,占比超过50%。新区规划出来后,要求生态建设先行,重污染的塑料产业被搬迁出去,村民收入随之减少。

“村民在家没事干,没有收入,花销就小。”吴萍说,大家都不买东西了,村淘点生意越来越不景气,“现在属于过渡期吧,慢慢肯定会变好。”

大营镇上新开的两家oppo手机专卖店,这让吴萍更愁了。

吴萍说,网购主要以30岁左右年轻人为主,留守老人要么不会操作,要么不放心,他们喜欢集市上的实体店,可以现场挑选。

集市是村淘点最直接竞争对手。吴萍说,村淘点跟镇上集市冲突特别大,上面的领导曾对村小二说,其实咱们跟超市没冲突,因为超市卖的东西咱不卖,咱们的东西超市没有,乡里相邻的关系很好搞。

但是,吴萍后来发现,村淘越来越不能生存,你只能跟镇上集市冲突,你弄点这个那个,只要是便宜的你都能卖,但是大家都特讨厌你,“说怎么哪都有村淘,什么事都插一脚。”

村民付应龙就从来不去村淘点或京东帮代购。

“干嘛在他们那买,还要绑定(切换到家乡版淘宝并绑定村淘点),你看多麻烦,而且快递直接发到别家的代收点。”付应龙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村淘县级领导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有一次,吴萍参加村小二大会,县级领导说村淘要转型,尤其在雄安,但没具体说如何转型。

“雄安的村淘工作不好干,这里没有可模仿的模式,只能跟着变化走,实在做不下去,我也只能关门喽。” 吴萍说。

“京东帮在雄县没有?你也可以这么说吧。” 雄县京东帮一位李姓负责人表示,京东帮是以前推广的,但现在京东帮准备升级成京东便利店。但雄县还没开京东便利店,最近的便利店在定兴县。“雄县还没有成型。”

三年前,农村电商开始大热后,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平台纷纷布局农村市场,以期在广大农村市场确立自己的话语权。

据《电商参考》报道,2017年初,京东还在筹划布局开1万家京东帮专卖店,到5个月后,京东帮线下服务店大面积关停。

“其实从2016年开始,京东帮逐渐退出京东的新通路战略。”广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村电商研究者说,因为加盟京东帮的帮主是兼职,对他们来说,只能是有一单算一单,没有单量也没法强求。

“京东给这些帮主的返点是1%~2%,我了解到身边做京东帮的帮主大多因为返点不高,都在考虑出兑京东帮的线下服务店。”

“农村电商最大的难点是共享物流建设。”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农业部农产品市场流通专家洪涛说,阿里巴巴、京东、供销e家、邮政、电信和乐村淘等都在下面建了很多网点或者体验店,而且智能物流发展迅速,无人机、无人仓发展很快,但他们不是缺少资源,而是缺少资源整合,这就需要大家有开放与共享精神,形成生态圈,“打造共享物流体系。”

洪涛还称,农民触网意识不强、支付方式不信任和分润模式等问题,村淘和京东帮依然没有解决,注定会在农村走的崎岖而艰难。

但是,京东的扩张野心丝毫不减。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对外表示,未来五年,京东要在全国开100万家便利店,其中一半在农村。

阿里巴巴也有未来五年的战略计划。

2017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对外宣布,脱贫工作已成为阿里巴巴的战略性业务,未来5年,将投入100亿元到这项业务中,探索出“互联网+脱贫”的新模式。

这也印证了马云曾经说过的话:只有农村富,中国才会富;只有乡村强,中国才会强;只有乡村振兴,中国才会振兴。

【亿邦App】每天都有电商热点事件等你讨论


来源:亿邦动力网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