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鉴科技汪玉:AI赋能的关键是规模化

12月13日杨雨林

在2017年这批“人工智能”浪潮的创业者中,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毕业于国内外的顶级高校,学历以博士为主,对技术有深刻的认识,大多曾供职于国内外的顶级研究室,或者在高校任职。

深鉴科技的联合创始人汪玉便是其中之一,作为清华大学电子系的长聘副教授,汪玉与清华的缘分已经有超过20年了,从高中的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全国理科班”到清华博士,再到成为清华教授教书育人,汪玉把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都献给了清华。

成为清华的教授后,随着教学的深入,汪玉发现了一个大多数学生都会存在的问题——对于毕业后的未来显得十分迷茫,“我应该继续专研学术还是应该走入社会,学校学习的知识在实际工作中到底有什么作用?”而把青春都献给科研和教书育人的汪玉,开导学生的解释则稍显苍白——只说不做,没有任何意义。

2016年抱着教书育人,更要科研落地的想法,汪玉与具有清华电子系背景的韩松、姚颂一起创立了深鉴科技,从清华教授到创业公司联合创始人,在这创业的1年多,商场的博弈带给汪玉的是对于商业模式更加深入的思考,以及产品落地的实际运用。

创业一年,深鉴科技便拿到了三轮融资,而在今年8月份,深鉴科技拿到了由蚂蚁金服三星风投领投,招商局创投与华创资本跟投的4000万美金A++轮融资。

在本次2017年全球青年创业者大会上,腾讯科技对汪玉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AI赋能的关键是规模化,要将技术落地到一个足够大的现有市场

在这波人工智能的创业浪潮中,有两个创业方向:1、以算法为主,做算法研究 ;2、以硬件为主,做AI芯片;深鉴科技主要做的便是AI芯片,主推关于AI芯片的深度学习加速方案,提供基于神经网络深度压缩技术和DPU平台,为深度学习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其次,通过神经网络与FPGA的协同优化,提供高性价比的嵌入式端与云端的推理平台,现已应用于安防与数据中心等领域。

但在成立之初,深鉴科技却主要是以无人机的芯片研究为主,对于从无人机领域切换到安防领域这个决定,汪玉表示:“内部其实争论了很久,但最终我们遵循一个准则要将技术落地到一个足够大的现有市场。”

在整个大安防市场中,深鉴科技把目标瞄准了泛摄像头领域,原因在于:“1、在技术上,因为FPGA技术的积累,FPGA平台的产品可以直接做,2、摄像头应用广,与视频相关的事情上都可以做,包括前段时间的幼儿园事件,未来都会有摄像头,3、AI在这个市场中承担的是赋能者的角色。”

在整个2017年,深鉴科技都在探索如何赋能这件事,对于“赋能”,汪玉表示:“赋能必须是一个模块化的可复制的东西,才有可能更大规模的推广,这样商业模式才能够走得出来,你要是一个一个做项目的话,特别对于硬件公司周期又长,是不可能做起来的。”汪玉认为,“不管是资本方还是应用方,大家都更希望尽快看到容易落地应用的东西。而这也能帮助企业去找寻自己的商业模式。”

2017资本助推人工智能,但2018年资本对人工智能的态度将会走冷

2017年可以说是人工智能行业大爆发的一年,汪玉认为2017年的人工智能爆发主要是在于算法的成熟,以及大量资本的入场。

汪玉表示,算法公司的起家都是在2012年、2013年,做AI行业深度学习是根本,如果算法不起来,根本不会有AI这波机会。

而在硬件方面,2013年才开始研究,2015年才把硬件做出来,2015年时才开始出现硬件创业公司,而到了2016年的时候便开始有公司拿到融资,同时大公司也开始加大AI方面的投入,这时投资人便开始考虑人工智能会不会迅速起来,而2017年爆发,有一部分原因便是资本的大量涌入,从而促进了这波人工智能风口的爆发。

但是,汪玉表示在2018年资本应该会趋于保守,小公司将很难拿到钱,除非在某一领域做得非常的深入,原因在于“目前不管是算法应用还是硬件,都已经诞生了头部公司,同时大公司也会加强投入,竞争将非常激烈。”

和大厂相比,创业公司的优势在于创新能力更强

对于和大厂的冲突,汪玉表示:“目前深鉴科技和BAT并没有直接的冲突,但从整个AI领域来看,大平台不管从技术还是从销售渠道,还是从已有用户,都会有优势。但是在解决难题上大平台也许不如创业公司。”

汪玉认为,大公司会有更多落地场景的实验,不管是技术还是销售渠道或者用户,都会有优势,在芯片方面,传统的芯片厂商在2018年将会非常激进,他们的优势在于资金优势,上市公司可以在二级市场融资,但是,在我们引入阿里投资后,资源方面已经得到了补强。

而面对大公司,小公司的优势在于创新能力更强,解决难题上有更大的优势,汪玉认为,创新有两类:1、去解决非常难但是值得做的事情;2、解决一些不算太难但非常复杂的问题,大公司往往在解决复杂问题上做的比较好,但是在解决难题上却不如小公司。

而小公司可以专注于某一细分领域的问题,在解决难题的同时,加大技术壁垒,从而占领这个市场, 但是汪玉也表示,“目前来看还是应该加强合作,不是所有的技术都要自己重新研发,合作才能共赢。”

对于创始人来说商业变现的能力是最重要的能力

从一个大学教授到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汪玉认为对于AI企业的创业公司来说,目前较为欠缺的还是商业上的能力。如果对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进行能力优先级的排序,汪玉认为:“商业能力是最重要的,其次为技术能力,最后为融资能力。”

汪玉说:“不管创始人的基因是什么,最后都是带领团队在打,这个团队中肯定有懂技术的核心人员,但是懂商业变现的却不一定每个公司都有。其次,在融资能力上,比拼的就是商业化的能力。是否有能力让产品变现,才是能否活下去的关键”

而在2018年,深鉴科技的目标也是把商务推广,汪玉说:“2018年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推广,把我们的东西尽可能推出去,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你公司得活着,不能光靠融资,见钱回来是最重要的事情。”

618全网电商数据报告现已发布!

来源:腾讯科技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