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如果打不死对方 合并比烧钱更好

12月12日网易创业Club

朱啸虎表示,“说实话,我们还是很焦虑、很困惑”。

最近一年,朱啸虎在论坛被主持人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下一个独角兽在哪里?

最近一个月,朱啸虎被记者问得最多的是,摩拜和ofo什么时候合并?

投中了饿了么、滴滴、映客、ofo,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被称为是“独角兽捕手”;一向敢说敢言,怼马化腾、为被投公司发声站台,朱啸虎是他的投资公司的代言人。在投资人中,朱啸虎和周亚辉属于鲜明的敢说敢干的投资人风格,但最近朱啸虎低调了很多,在乌镇被记者撞到问起摩拜和ofo合并的时,连说“不知道不知道”。

在上周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网易科技独家专访了朱啸虎,对新零售人工智能、合并、2017年遗憾和2018年的变革等话题进行了对话。

精彩观点如下:

1. 对新零售还困惑,还不知道哪种模式能跑出来。新零售最好的切入点肯定是,经济模型能算得过来的,能赚钱的,且容易高速扩张的,目前还不明朗。估计明年3、4月份会明朗些。

2.2C的人工智能服务和应用可能在2019年才起来,针对企业服务的会较早期出现。

3.研究政策、研究BAT还不如研究用户。

4. 如果打不死对方, 合并是比烧钱更好的选择。

5.创业千万不要追逐一个大大的概念,最重要还是到底能帮用户解决什么问题,问题是不是足够痛,是不是足够刚性。

以下是网易传媒科技总监杨霞清访谈朱啸虎的实录,略加编辑:

新零售现在还算不清帐 到底怎么赚钱?

杨霞清:不知您这一年来有没有一些压力,因为大家都觉得您是“独角兽捕手”,每个人都会问您下一个独角兽在哪里?您今年上半年推了共享充电宝,下半年大家都在谈新零售。

朱啸虎:说实话压力很大,因为下一个风口真的很难预测,互联网变化太快了。去年是直播和共享单车,今年变成新零售了,完全没有关系的变化。下一个到底在哪里?很难说。虽然新零售现在这么火,到底什么样的模式是靠谱的,什么样的模式更容易跑出来的,目前来说还不清晰。这对投资人来说也是很大的考验。在新零售领域,我们投了四五家公司。

杨霞清:但还没有见到您特别为哪家新零售公司站台。

朱啸虎:现在还都比较早期,都在试错阶段,就看能不能迅速的试错,迅速的摸索出最合适的模式。

杨霞清:风口的周期越来越短了,上半年是共享充电宝,下半年是新零售,风口变换如此之快,是不是忽略了商业本身价值?

朱啸虎:我们也一直在讨论,新零售有很多商业模式,但商业模式本身未必成立。新零售我们一直在很困惑,这些模式到底能不能成功,我们现在不知道。从简单的数据逻辑来看,可能很多商业模式,我们算不清这个账,就是它到底怎么赚钱,现在看不明白,看不清晰的。这么做到底对不对,是不是应该先投进去然后再看?这对投资者都是非常困惑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到底应该赌怎么样的模式。我们还在摸索,看哪种经济模型是能赚钱的,是有用户黏性的,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价值。

杨霞清:新零售会像直播、共享单车是很短的周期吗?

朱啸虎:我们认为新零售是一个非常宽的跑道,是一个非常大的周期。最主要是消费者的变化,90后、00后我们叫“九千岁”,这个用户群的行为和70后、80后是不一样的,他们对价格的敏感性降低了,他们对服务、品质、体验等方面的要求更高了。他们这些消费行为的变化,能导致整个零售行业会出现很多的变化,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长期的事情,而且是非常宽的跑道。

杨霞清:那现在的问题,只是从哪里切入。

朱啸虎:对,以什么样的方式切入是非常好的问题,我觉得现在还没有被证明。最好的切入点肯定是,这个经济模型是能算得过来的,能赚钱的,而且比较容易高速扩张的,从目前来看还不是那么明朗。

杨霞清:新零售大家首先会想到Amazon Go,新零售可以分为几种模型?

朱啸虎:主要有三种模型,一种是非常重的模式,自建线下店,像阿里的盒马生鲜,模式很重,投入很多钱,但是用户体验确实非常好。第二种模式轻一些,像无人货架、无人便利店。第三种是赋能传统零售,和传统零售合作,帮他们转型成新零售。

杨霞清:这三种模式哪个模式会跑得更快?

朱啸虎:需要时间检验,可能还需要再跑个半年,明年的三四月份也可能会清晰点。

人工智能2C的应用2019年才起来

杨霞清:除了新零售,今年人工智能也特别热,关于AI的投资机会,有观点认为,创业者在底层的芯片和中间层的机会很少,被英伟达、BAT等巨头占据了,创业者只有在“AI+行业”有机会,您对人工智能是什么样的投资策略?

朱啸虎:任何一个行业的兴起都有一个过程。PC互联网刚兴起时,首先涨得最好的肯定是硬件公司,像英特尔。人工智能刚起来,最先受益的也是硬件公司,像英伟达,过去两年它股价涨了10倍以上,现在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企业用户会多一些,像PC刚出来时,售价比较贵,都是企业买了PC来做办公用。人工智能也是一样的,人工智能在硬件之后是企业服务公司,我们投了差不多十几家人工智能公司,大部分都是面向企业应用,为企业、为垂直行业来提供行业解决方案。安防、金融、医疗、教育等各个行业都有。

第三阶段才是针对消费者应用,就像2007年iPhone面世,两年后的2009年出来了第一款风靡全球的全民游戏——愤怒的小鸟。第一代具有人工智能芯片的手机刚刚出来,华为、Google都推出了包含人工智能芯片的手机。那么面向消费者的AI应用,我感觉2019年有可能会出来。

杨霞清:AI针对企业级应用,哪些行业的应用会更快的起来,比如说金融?

朱啸虎:关键是看解决什么问题,如果你解决的是行业的痛点,那这个推出速度很快。如果你正好打通了一些企业非常需求的一个点,比如像金融反欺诈、医疗行业的安全,这个就非常痛点,所以推出速度很快。如果是给医生参考意见,这种就相对就会慢一点,因为他不那么痛。

杨霞清:针对消费类的AI应用可能比较慢?

朱啸虎:对。从历史上看,硬件普及度稍微高一些后,才会有大量的应用出来。今天人工智能芯片的手机刚出来,大部分消费者还在升级换代的过程当中,用户群还不大,所以AI针对消费者的大规模应用,可能还需要等一两年。

因为在没有人工智能芯片终端的情况下,做消费者应用是做不起来的。但是企业相对来说比较有钱,比较愿意去部署机器,所以企业应用会更早一步起来。

杨霞清:那您怎么看AI另外一些2C的应用,比如自动驾驶,消费机器人等?

朱啸虎:自动驾驶,如果只有99%的准确性肯定不够,可能要99.99%可能也未必够。万一它出现一个事故,可能造成的影响力会非常大,所以它的要求太高了,所以可能需要点时间。消费机器人需要应用场景。到底这个场景是不是够刚需?如果只是一个玩具,推广的速度也不会那么快。如果一个价格比较平民的玩具,可能玩一两次就不用了。但是像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场景非常明显,它包含的基础应用是放音乐,这是非常刚需的基础应用,它的推广速度会快一些。

杨霞清:所以AI音箱大家现在都在做。

朱啸虎:对,不管人工智能是不是上面的一个噱头,但它包含一些基础应用是音箱,主要它本身作为音箱的音质还是可以的,它的普及度会相对高。同时它还可以控制一些智能家居,提供一些额外的服务。

研究BAT还不如研究用户

杨霞清:我们来谈谈投资退出的问题。有个观点提到了“深口袋”的问题,认为国有资本、产业资本和BAT是“深口袋”,是投资退出的主要的渠道。早期投资和创业应该多去研究政策的走向和BAT的需求。

朱啸虎:说实话,我觉得研究政策、研究BAT还不如研究用户。关键是,别人为什么会收购你?核心还是你抓住了用户,关键最核心的还是用户,研究你的用户,到底需要什么东西,为你的用户提供好的产品、好的服务,提供他们迫切需要产品和服务,才能体现出你的价值。只要你有价值,不管是产业资本还是BAT,都会有这样的需求。

杨霞清:之前您也在一个论坛提过,说创业者大部分需要站队BAT,站队才能活得更好。如果需要依附于BAT才能活得更好,对整个创业生态来说是健康的吗?

朱啸虎:站队并不妨碍公司的独立发展。如果阿里、腾讯只占10%,你说这个叫不叫站队?关键还是有没有独立的决策权。这些公司应该有独立决策权的,不管是滴滴、美团点评还是58,这些公司CEO在独立,独自掌控自己的公司。关键是你怎么定义什么叫站队。

杨霞清:还有一种现象,很多B、C轮公司,其实还是挺希望被BAT能看上。

朱啸虎:从投资角度来看,如果拿了阿里、腾讯的投资以后,这个企业的风险能大幅降低。拿了BAT投资,并不是说独立发展空间就小了。

杨霞清:很多产业资本和国家资本的进入,对早期投资会有什么影响?

朱啸虎:产业资本和国家资本大都是后期投资,对我们早期投资是利好。有更多的资本来扶持我们企业的后期的持续增长。

杨霞清:您一直敢于为被投公司发言,在投资圈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朱啸虎: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们作为早期投资来讲相对不一样。早期投资和创业者的关系更紧密一些。我们投他的时候都很小,那些创始人可能都默默无名的,企业都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早期投资投进去了,就得和他们一起成长。相对而言,早期投资更愿意为企业发声。

如果打不死对方 合并比烧钱更好

杨霞清:我看到你在朋友圈谈到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合并,说“这是一次没有打到山穷水尽,仅靠管理层的智慧和信任就合并。”如果某个行业第一第二最终合并了,最核心的还是创始人觉得合并比不合并好?

朱啸虎:很简单,如果把对方打不死,这时候可能合并肯定是比继续烧钱打下去是更好的选择。我觉得创始团队需要看看,对于用户的利益、团队的利益、股东的利益需要有一个权衡,能不能把用户的利益、股东的利益、自己的利益结合起来,需要考虑整个全面的格局。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是非常好的案例,双方在打到山穷水尽前就能达到合并共识。

杨霞清:我看有人在朋友圈下给你留言说,您也像王刚一样,去当某某公司的CEO吧。

朱啸虎:我不会 (笑)。王刚确实付出很大心血,而且确实是运满满和货车帮双方都选择更愿意信任王刚,这是他个人的魅力。

杨霞清:您投的一些热门公司,像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的发展,跟您之前的预期一样吗?

朱啸虎:共享单车说实话比我想象的发展的要快的多得多。当年绝对没想到,没想到在ofo一年半左右就发展到每天两三千万单,整个行业也发展到日单五六千万,这个确实远超过我们想象。共享充电宝也发展的非常好,小电现在每天差不多40万单左右了,这个量很快,公司财务状况也非常好,这个需求点打得相当不错。

杨霞清:今年已经看到了一些共享单车的倒闭

朱啸虎:行业洗牌也比我们想象的来得快得多。不仅仅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同样的洗牌都来得很快。

中国互联网创业跟风现象很明显,任何一个创业好的想法,很多人会冲进来,洗牌非常快,十二个月左右整个行业就会洗牌。周期非常短。

杨霞清:那么对创业者而言,背后的投资人很重要。

朱啸虎:最终还是靠他团队自己发展,我们投资人能给的帮助很有限。最终还是靠团队自己的执行力。共享充电宝是非常典型的案例,并不是进一个餐厅就有效的,你进去以后能不能使用,能不能长期使用,非常重要。整个行业和团队本身执行力高度相关。资本能给的帮助毕竟还是有限的。

2017年的困惑和2018年的变局

杨霞清:2017年快结束了,这一年,您在投资方面有什么样的感触?

朱啸虎:说实话,我们还是很焦虑、很困惑,今年的新零售到底应该怎么投,到目前为止还不是一个非常肯定的答案。我们一直反复思考,到底应该怎么来破局一些新零售。

杨霞清:在人工智能方面呢?

朱啸虎:人工智能相对来说是更长期的跑道,说实话我们倒不是那么担心个别的项目,这个是相对比较长期,可以更从容的布局。但是新零售可能就半年到一年左右的时间,而且这个赛道很大,新零售到底应该怎么铺,我们还在反复的思考。

杨霞清:你会担心会错过?

朱啸虎:肯定担心啊。

杨霞清:2017年有没有什么遗憾?

朱啸虎:我们就是还在困惑,到底这个新零售怎么投法,现在还在困惑,到底投的对不对,现在还不知道,还谈不上遗憾。我花相当多的时间在新零售上。

杨霞清:2018年,会有什么变化?

朱啸虎:2018年新零售应该格局会比较明朗化一点,人工智能肯定会持续的发展,其他的我觉得现在还不好说,刚才说了看不准,等到它出来的时候才知道。

杨霞清:最后再给创业者一些建议?

朱啸虎:关键还是抓住用户的痛点,我们千万不要追逐一个大大的概念,最重要还是要你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帮用户解决什么问题,问题是不是足够痛,是不是足够刚性,这是不是用户需要。创业者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亿邦App】每天都有电商热点事件等你讨论


来源:投中网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