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押金监管缺位 银行称要靠企业自律

12月11日澎湃新闻

共享单车二线阵营多家企业曝出押金难退,两大龙头摩拜、ofo曝出“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的消息,揭开了共享单车行业的潜规则——押金挪用。

近日,有银行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那些声称设立了专用账户的(共享单车)平台,我只能说,并没有监管到他们所说的那个程度。其实更多的还是在靠平台自律。

目前,国内主要的共享单车企业,大多都宣称跟某家银行针对押金达成合作,但各方对具体如何监管,普遍讳莫如深。

有银行业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来看,没有官方的监管规定,只能是企业把钱放在银行,主动让银行监管它,怎么管是双方自己商量出来的。就算是开了一个所谓的用来放押金的户,具体钱是不是只能用来退押金,需要看他们的监管协议是怎么写的,不过这一般是商业机密,双方也不会公开。”

有银行业内人士直言,不少企业其实都在玩文字游戏,“将开展”“包括但不限于”等表述背后,只是双方签订一个大的战略框架协议,对细则并没有要求,“银行嘛,都有拉存款的动力,只要不担责,表述模模糊糊一点,打打擦边球就行了。”

对于双方在押金监管方面的具体协议,截至目前,摩拜和招商银行,ofo和中信银行方面均未对澎湃新闻记者置评。

无人监管的押金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共享单车行业都对押金的用途讳莫如深,除了摩拜、ofo正面回应有进行押金监管,其余的企业都对此态度暧昧。

2月28日,招商银行、摩拜单车联合宣布双方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在押金监管、支付结算、金融、服务和市场营销等方面展开全方位合作。摩拜方面表示,此前已经在招商银行开设了押金专户,对用户押金进行集中统一管理。

4月13日,ofo小黄车与中信银行达成战略合作,ofo将与中信银行共同探索共享单车+金融服务的创新模式,为双方用户提供更广泛领域的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押金托管、支付结算、跨境金融、资金托管、授信支持、市场营销等。

目前,摩拜的押金为299元/人,ofo为199元/人。按此前双方披露的数据,这两家的用户量均已超过1亿。

有银行业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那些声称设立了专用账户的,我也只能说没有监管到他们所说的那个程度。其实更多的还是在靠平台自律。”

对于摩拜提到的押金专户,根据《人民币结算账户管理办法》,专用存款账户是存款人按照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对其特定用途资金进行专项管理和使用而开立的银行结算账户。该办法规定,对基本建设资金、证券交易结算资金、信托基金、金融机构存放同业资金等资金的管理与使用,存款人可以申请开立专用存款账户。

而ofo提到的托管业务,是指托管银行基于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履行资产保管职责,办理资金清算及其它约定的服务,并收取相关费用的行为。按产品类别分,托管业务可分为证券投资基金产品托管、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托管、保险资产托管、社会保障基金托管、企业年金基金托管、客户资金托管业务等。

上述银行业业内人士指出,“托管也好、专户也罢,这背后最关键的问题是谁来监管。比如说基金的托管,这背后同时受到证监会、银监会、基金业协会的监管,各方都有相关的法律规范可依,资金流动每一个环节的监管都非常清晰,银行相应地按规定履行资金监管职责也容易一些。而对于共享单车的押金,这个钱从哪儿来的,最终去到哪里,企业一端目前是没人监管的,银行更是无从知晓。”

银行的角色

“无人监管”的后果之一,就是普遍的挪用。

“挪用押金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一名共享单车行业人士此前这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关于挪用押金的用途,前述共享单车行业业内人士指出,造车、公司开支都有可能,只要你运营得下去,留30%还是80%都是你说了算。

“银行抱着拉业务的目的,不可能主动严监管。”这名共享单车行业业内人士透露,有银行主动找到他们公司,承诺提供理财、上下游供应链融资服务、每张信用卡的推广报酬等,“所谓的监管协议,怎么监管,都是我们和银行在谈。太严格了,我不存这里就是了。”

在这场监管缺位的合作中,共享单车企业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它们控制着押金去向的主导权;而银行只需付出少许模糊的信用背书,即可获得动辄上亿的资金流水。惟一的风险承受者,是共享单车用户。

“银行依据什么来监管企业?目前来看,没有官方的监管规定,只能是企业把钱放在银行,主动让银行监管它,怎么管也是双方自己商量出来的。就算是开了一个所谓的用来放押金的账户,具体钱是不是只能用来退押金,需要看他们的监管协议是怎么写的,不过这一般是商业机密,双方也不会公开。”上述银行业业内人士表示,“银行怎么知道你这些钱一定是押金?怎么知道你的押金都进了我银行?通道都是企业可以自己调的,如果第二天收的钱都去了别的银行也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押金存单抵押贷款

即便是押金真的躺在专门的账户内纹丝不动,企业也有借用的手段。

前述银行业业内人士透露,有一种操作手法,”我们了解到一家共享单车企业,用1亿元的押金存单,转手又在银行贷了1亿元出去。这样押金账户上确实有1亿元趴在哪儿,但已经通过贷款的形式转走了。”

上述银行业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押金只是放在公司的基本账户和一般账户上,那更谈不上监管了, 完全是企业自己在管理。”

此前小鸣单车爆发押金难退问题时,华夏银行方面就曾向澎湃新闻表示,该公司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所有的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我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

该银行业业内人士认为,企业其实都在玩文字游戏,“将开展”“包括但不限于”等表述背后,只是双方签订一个大的战略框架协议,对细则并没有要求,“银行嘛,都有拉存款的动力,只要不担责,表述模模糊糊一点,打打擦边球就行了。”

在澎湃新闻记者此前的采访中,共享单车行业业内人士也曾直言,“现在没有强制的条例说押金不能动,交通部最新发布的也只是指导意见,并无强制性。实际上押金并没有被监管。”

中消协:尽可能免收押金

今年8月,交通部、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

《指导意见》称,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于9月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单车的押金主要是企业自己在监管,“我们和各地的行业协会都有签订管理办法,之前有提过分城市(监管)等各种意见,但都没有落地的文件,目前的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具体应该如何监管,所以我们也在等,每家(共享单车企业)应该都是一样的。

为此,交通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11月23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交通部会同国家发改委、住建部、人民银行、银监会等有关部门深入北京、广州、成都、常州等城市,以及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和自行车制造企业等进行了调研,全面了解掌握有关情况。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交通运输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系统分析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

中国消费者协会则是在继续鼓励企业免押金。

12月5日上午,中国消费者协会在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约谈相关企业。中消协指出,共享单车企业应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对于企业收取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要采用安全透明的资金监管方式,确保消费者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

【问答】朋友圈经济如何进行裂变式营销?

来源:新浪科技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