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特朗普启动美30年来最大税改 良药还是苦药?

经济观察报 2017-12-10 14:54

短短三个月就出炉的税改意味着什么?减税将给全球带来怎样的影响?在此关头,中国又将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即将到来的税改风浪?

2017年12月2日,经过漫长的彻夜辩论之后,美国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新一轮的税改法案。作为三十年来规模最大的税改方案,这引起了全球关注、众说纷纭。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其视为“巨大的胜利”。早在11月29日,他就曾在密苏里州告诉集会民众,税改将是他们今年收到的最大的圣诞礼物。

在美东时间12月2日凌晨2时的新闻发布会上,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将其视为机遇:“让美国更加具有竞争力,阻止就业流向海外,并为中产阶层减轻负担。”

然而,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依然认为,这是“美国历史上方向错得最严重的税制改革”。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Schumer)更是在《纽约时报》上抨击这一表决结果:将会把更多财富装满富人和最大企业的口袋,同时从中产家庭的几百万人身上榨取税收。

苹果公司或成此次税改最大赢家。维拉诺瓦大学的税务教授理查德·哈维曾在参议院就苹果的税收问题作证。他表示,参议院版本的税收法案将要求苹果为过去的收益支付314亿美元的税款,比目前将资金汇回美国需要支付的价格低了整整470亿美元——相比而言,此前欧盟开出的150亿美元罚单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短短三个月就出炉的税改意味着什么?减税将给全球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在此关头,中国又将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即将到来的税改风浪?

新一轮全球减税潮或许即将来临。12月6日,日本紧跟美国步伐,把公司所得税率降到美国同等的水平20%。

在12月7日全球化智库(CCG)举办的研讨会上,多位专家表示,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如果能够把营商环境进一步改善,基本可以抵消掉现有美国降税的影响。

为什么税改?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寿慧生指出,时值年末,共和党想通过一次大的立法成果,来弥补一年当中特朗普上台之后没有任何立法成果的空白,“纯粹是为了颜面上的政治手段”。

“这次税改,与其说是特朗普的税改,还不如说是共和党的税改”,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锋的切身感受。12月6日,倪锋刚从美国调研归来,他认为,特朗普只是“借壳上市”的政治圈外人,主导这次税改方案的并不是特朗普,发挥主导作用的基本是共和党人。

这一结论也可以在投票结果中得到验证。此次共和党与民主党泾渭分明。48名民主党参议员——投票前他们只有48小时,来阅读500页的税改方案——全体投出反对票,并在表决之后迅速离场。仅有1名共和党参议员BobCorker出于对赤字问题的担忧,而投票反对。其余51名共和党参议员均投票赞成。

对此,寿慧生认为,那些在奥巴马医改上投反对票的自由派共和党,这次基本上全部放弃原则,为了党派的利益放弃了国家利益。

曾经在政策上与共和党有诸多分歧的特朗普,此次却将共和党推动的税改视为“巨大的胜利”。这是为什么?“最大的一个解释是,特朗普与共和党在税改问题上找到了一个最大的公约数。”倪锋分析道,一方面,作为今年最有影响最大的立法成就,税改可以带给特朗普类似于奥巴马时代一样的执政成就,对于他未来执政大有好处;此外,这样的铺垫,也为特朗普在明年的中期选举中创造合作平台。

改在哪里?

这是美国又一次大规模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主要做法是为企业和个人减税,简化税制。同时,该法案鼓励海外企业回流美国,进行本土投资。

与现有税制相比,本次税改有几大主要变化:一是简化个人所得税制,税率由七档减少为四档;二是遗产税提高起征点并将最终废除;三是公司税由原来的35%降低到20%;四是海外利润汇回将享受更低的税率,由原来的35%降低至5-12%。

根据美国媒体的消息,在参议院的彻夜辩论中,对税改法案也做出了一定的调整:在取消州和地方税收抵扣、平衡赤字方面,参议院原本计划完全取消抵扣,后改为保留最高1万美元的财产税抵扣;对于防止富人避税的替代性最低税收(AMT),参议院也不再完全废除,对个人方案进行调整,对企业方案则保持不变。

在具体细节方面,参议院与众议院通过的版本之间还存在一些不同,比如在对跨国公司的海外收入征税方面,众议院计划对现金等收入征收14%的税,对流动性稍弱的资产征收7%的税。而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称,参议院方案计划对现金类资产征税14.5%,对流动性较弱的资产征税7.5%。

从12月4日开始,参众两院将着手解决两个版本之间的分歧,并拿出最终法案呈交给总统特朗普。如果一切顺利,特朗普将在今年底正式签署该法案,预计未来10年内将削减1.4万亿美元的税收。

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CCG特邀高级研究员霍建国分析道,减税效果的显现会比较缓慢,现在刚通过税改方案,具体执行需要等到明年,且执行之后没有一年也是不可能见到效果的,因此,真正见效至少需要2至3年。

良药还是苦药?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将税改视为一剂良药,认为这是“让美国更加具有竞争力,阻止就业流向海外,并为中产阶层减轻负担”的机会。但是据倪锋了解,华盛顿智库的学者对于此次税改的评价基本是负面的。

“根据我们对当选总统和国会领导人的意图的了解,他们有可能推行美国历史上方向错得最严重的税制改革。”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认为。

“美国的贫富差距正在加剧。”倪锋介绍道,税改马上会对普通人的生活产生影响,明年州立大学的奖学金都受到影响,穷人上学更麻烦了。

毋庸置疑,税改将增加财政负担。目前美国的外债已经高达20万亿美元,按照现在的税率,税改后少征收约1.4万亿美元。

霍建国分析道,美国的算盘是,通过鼓励制造业回流,或者通过制造业减税激活制造业,以扩大税基;此外,个人所得税减轻后会带动居民消费,从而起到弥补的作用;从资本回流角度,特别是海外利润较高的跨国公司,会起到一定的效果。目前,排名前30的公司在海外约占2万多亿,规模比较大。

然而,霍建国认为,这种如意算盘需要“打个对折”。前任总统奥巴马在两任八年所呼吁的“制造业回归、振兴制造业”并没有明显效果,而就业的上升并未对整个消费有明显的带动,即便减轻个税,消费税收入的上升也很有限——富人是不消费的,穷人才是增加收入消费的。

美国唯一一名投票反对的共和党参议员BobCorker给出的原因是,出于对赤字问题的担忧。他的反对意见是,这个税改必须要有预备方案,减税会增加国债,如果税改达不到原来预期的效果怎么办?他甚至提出一个预备方案,如果达不到预期结果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个机制让税率再提升回去、让国会重新退回去,但是目前,共和党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没有考虑。

制造业将因此回流美国吗?

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CCG高级研究员何宁认为,制造业回流是个伪命题。“美国减税不意味着在中国市场或者其他市场利润没了,即使走的话是走多少、走到什么程度,也要跟它自己全球生产、布局相关的。”何宁如是说。

霍建国认为,对于“制造业回流”的质疑在于,公司投资并不差这10%、15%的税率,还会考虑资源周边配置问题、产地和销地距离问题,不可能单纯从35%降到20%,有15%的优惠就迁回去,有一部分企业迁回去有可能,并不可能都回流,特别是在华的短期内,看不到撤离。

新一轮全球减税潮或许即将来临。12月6日,日本紧跟美国步伐,把公司所得税率降到美国同等的水平20%。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美国的税改,对于中国来说,机遇大于挑战。CCG副秘书长唐蓓洁分析道,特朗普的税改从某一程度来说,是一种外部环境倒逼的压力,给十九大以后国内改革的态势提供了一个契机。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 出口电商 #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