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鲜食的一米云站有怎样的新零售逻辑?

09月09日腾讯创业

餐饮业房租、人力和食材成本的逐年增加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德勤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劳动力成本过去 10 年升 5 倍,2016 年,中国员工薪酬增长 8%,位列世界第一,远高于世界 2.5% 的平均水平。另外,中国总体租金增长 7%。中国劳动力与租金成本的上升,使得实体门店的生意利润压缩。新零售大潮下,与“吃”相关的传统餐饮业急需+互联网进行解、重构。

另一个参考数据是,每天全家便利店能卖出 30 万份便当,也就是说,全家一年的便当销量过亿份。那么,如果有比全家便利店距离消费者更近、购买成本更低、出品质量更稳定的解决方案,是否有成为这个市场的另一极业态的可能性?

近期接触的一米云站认为大有可能。一米云站是一家通过智能存储终端切入餐饮市场的创业公司。在联合创始人董哲看来,一米云站更像是 Sysco (美国餐饮供应链巨头) + 友宝的混合形态,即后端餐饮供应链+前端硬件终端而成的“新物种”。

不过区别于友宝等前端的贩卖机形态,一米云站的硬件终端更像是“丰巢”模样的快递柜。董哲称之为终端功能柜,这种柜子一组有 48 个小格子间,单格分别控制,切格子内能够保证 65 摄氏度恒温。对于这种模块化设计,董哲表示,它不仅能够提高配餐效率、降低终端硬件成本,还可以保证快速组装,进而规模化扩展。

某种程度上来讲,一米云站这种业态所切入的市场既有便利店的鲜食部分,又有传统餐饮的外卖部分。而以 2016 年的数据来看,中国外卖市场规模达到了 2340 亿人民币,增速接近 21.5%。 

但董哲认为,巨大的市场规模下仍有不少痛点:

以外卖为例,其流程概括下来大致分为 5 步:食材采购、下单、后厨生产、物流配送、取食。一方面,大多数外卖品牌缺乏成熟的餐饮供应链,因而其这部分的成本得不到优化;另一方面,由于后厨生产依赖厨师烹制水平,常常无法保证稳定的菜品口味和质量,再加上配送成本占据总成本结构的近 30%,其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榨。

从这个角度出发,董哲拆解出了一米云站的一整套链条,即:菜品研发—中央工厂(标准化制作高完成度食材)—线下加工点(配送点,只需简单加热,参考真功夫和麦当劳后厨)——经由线上点餐平台——触达智能取餐柜——用户取食。

用户在其微信公众号上下单后,会由统一的物流配送体系送到功能柜,这部分配送时间最长不超过 30 min。

董哲表示,一米云站由于后端供应链能力,配送点处烹制的是来自中央工厂的成熟度很高的产品,因而不需要专门的大厨烧制,可以优化 75% 的人工成本;在菜品上,目前其后端有团队专门研发菜品 SKU,保证菜品丰富度和汰换率。

事实上,和一米云站类似的还有近期较火的无人快餐贩卖机,如饭美美等。董哲认为,一米云站和它们相比,一是已有更成熟的供应链,且是轻资产合作模式,无需花很大成本自建中央厨房;二是冷链加热炒,食物的稳定性和口感上都更接近于鲜食;三是场景和想象空间更大。

他表示,不同于自动贩卖机,一米云站的功能柜可以在非中餐时间段拓张品类,董哲表示,午餐相对刚需、高频,若以此为切入口,还能够拓展其他鲜食高毛利品类,如生鲜、水果、下午茶等等。

目前,一米云站所面向的场景以写字楼和学校为主,其他适用场景还包括住宅小区、医院、园区、景区等。

团队方面,创始人刘旋斌为食品科学与工程学士,此前曾任职于麦当劳供应链,后任职于真功夫供应链,负责真功夫全国供应链的重组和优化;也在维也纳集团餐饮事业部担任总裁;华为餐饮供应链专家,负责华为全球餐厅的供应链优化。联合创始人&CEO 叶文亦是连续创业者,拥有长江商学院MBA学位,曾为国内某著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以及跨国公司市场负责人,战略和管理经验丰富。

据悉,目前一米云站处于试运营状态,初始日订单在 4000 单左右,正寻求各领域的合作伙伴。

618全网电商数据报告现已发布!

来源:腾讯科技

分享到
下一篇
返回顶部

快快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将精彩资讯发送给更多好友